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四章 那一声娇柔柔的夫君

第三百九十四章 那一声娇柔柔的夫君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这三天中姒穆清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日常,和雪儿谈剑论道,时不时调戏一下自己二姨子。

        “走吧!”臭着一张脸,上官天月声音冰冷。

        任谁刚刚找回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就要嫁人心情都好不了,尤其是自己另一个女儿和他关系相当不错。

        这让上官天月看姒穆清更加不爽了,要不是上官天阳一力支持,上官天月根本不想这么早嫁女儿。

        姒穆清笑眯眯的,一点都不在意,让自己岳父发泄几句怎么了,反正她女儿归他了,而且昨天还约好了明天要和上官雪儿一起去中天城逛逛。

        因为姒穆清在这里没有长辈所以一切都是他自己准备的,包括服装、聘礼、媒人礼、酒席礼以及最重要的订婚戒指。

        流程很简单,浩渺宫已经全部办好了,姒穆清只需要去参加订婚宴,然后交换戒指就好了。

        姒穆清和双数的人出发前往上官冰儿所在的楼阁。

        这清幽安宁的天珠岛上难得有那么一件喜事,于是路上一群人围观,喧闹间,大家都知道了浩渺宫三小姐要出嫁了。

        姒穆清看着眼前活色生香,上官菲儿俏生生的立在他面前,伸出手,恶形恶状道:“给红包!不然不让大色狼你进去。”

        姒穆清满脸笑容的抽出红包递给上官菲儿,今天大喜日子……

        上官菲儿收了红包,心满意足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姒穆清洗了洗手,擦手,身后的人员把聘礼交给了上官天阳。

        走进阁楼,接下来就是捧甜茶,也就是许久不见的上官冰儿奉茶给他的亲友。

        “夫君。”一声夫君响起。

        一身西装的姒穆清看着眼前的三个娇娃转身从新娘房中走出,面对三双似水柔情的美眸,姒穆清嘴角一抽。

        “请夫君和亲友品茗。”三位女子同时奉上了香茗。

        这个搞事的主意肯定是上官菲儿出的,姒穆清想道,上官雪儿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上官天月心一抽,脸部嘴角抽搐,哪怕明知道这是假的,这一幕他心脏也承受不了啊!

        “赶紧选,臭小子!”

        上官天月没好气地说道,    他干脆闭上了眼睛,    眼不见,    心不烦。

        上官天阳站在一旁,若有所思,道:“郎才女貌,    不是吗,二弟?”

        “哼!”上官天月冷哼一声,    不说话,    自己一个女儿已经落入了魔掌,    另一个乖巧的也是好感刷满的模样,要不是妹夫这层关系在挡着,    怕不是轻而易举就沦陷了。

        那个古灵精怪的,抱着维护姐妹关系的心思在插手,可是自己不也接触的更多了,    上官天月想到这些就闹心头疼。

        “小子,    一炷香的时间,    三个中你就只能选一个,    必须是冰儿,选错了你一个也捞不着。”上官天月声音森森,    看样子只要姒穆清选错,他立刻撤销这场订婚。

        旁边战凌天脸色冷漠,点燃了仆人手上香炉中的盘香。

        袅袅青烟升起,    来往宾客都好奇地盯着这一幕。

        “三位小姐,一母同胞,    又心灵相通,这该怎么分辨?”宾客窃窃私语。

        “哪用得了这么久。”姒穆清失笑道。

        “这就是冰儿。”姒穆清伸手一揽,    左侧的美女就落入了自己的怀中。

        上官冰儿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谷谴

        右边的美女垂然欲泣,泪光盈盈,    哀道:“夫君,竟然连妾身都分辨不出来吗?”

        中间的美女抬袖掩住自己绝美的容颜,露出的美眸笑意盈盈,温柔无限。

        “上官菲儿,你输了,记好了。”姒穆清轻轻点了一下右侧的上官菲儿。

        “雪儿装扮不错。”姒穆清夸赞道,“和你平时清冷出尘比,别有一番味道。”

        “你怎么认出来的,明明连老爹都没有分辨出来我们三个谁是谁?”

        上官菲儿惊呼道,无意间就给了自己父亲一刀背刺。

        上官雪儿若有所思,道:“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胡思乱想什么?”姒穆清敲了敲上官雪儿的额头。

        上官冰儿笑意盈盈,不论什么原因,姒穆清直接从三姐妹中挑出了她,委实让她心中盈满了喜悦和爱意。

        “那你是如何分辨出了我和姐姐、妹妹?”

        “不要跟我说是直觉?”上官菲儿拱了拱琼鼻,黛眉微蹙。

        “夫君,冰儿也很想知道。”这时冰儿已经敬完了甜茶,扯着姒穆清的衣袖问道。

        “很简单,从身体上。”

        姒穆清这一说,上官菲儿双臂立刻挡住自己的胸口,嗔道:“大色狼,你什么时候了解我和姐姐的身体了?”

        姒穆清摇了摇头,感受到四周的目光,这些家伙都想到哪里去了。

        “雪儿十二年练剑,剑意早已浸入了骨子里,哪怕她再怎么温柔似水,模仿冰儿的动作神态,对我而言,    她都是如同黑暗中的火炬一样显眼。”

        “至于菲儿……你,擅长的应该是手脚上的功夫,    也就是近战。”姒穆清目光在上官菲儿修长白皙的美腿上一扫,    “腿部的功夫尤为出色。”

        上官菲儿大惊失色,    一双美眸溢出满满的好奇,因为他说的都对,这时上官菲儿真的对自己这个妹夫起了探索欲望。

        “因此你的气血尤为旺盛,远超你的姐姐和妹妹。”

        “冰儿,她和我修行的是风之道,风的气息已经改变了她的气息,那种温暖和煦的风我想我不会忘记的。”

        姒穆清说着,五指穿过上官冰儿的秀发,顺滑柔软。

        “冰儿,这是给你准备的戒指。”

        姒穆清取出一枚蓝光盈盈的宝石戒指戴在上官冰儿的中指上,柔声道:“这一次准备的有些仓促了,等结婚时我送你一枚更好的。”

        “这一枚已经够好了,冰儿已经心满意足了。”上官冰儿眼眶中盈满了泪水。

        “妹妹。”上官雪儿心中充满了怜惜。

        上官菲儿眼中充满了向往,嘴角抿起。

        上官冰儿踮起脚尖,柔软双臂环住姒穆清的脖颈,送上香唇。

        唇瓣柔软带着丝丝的颤抖,上官冰儿的初吻带着一种香甜和义无反顾。

        姒穆清手臂反抱住上官冰儿纤纤细腰,用力的回吻。

        鼓掌声首先从上官天阳的手中响起,然后渐渐扩散,直至如同雷鸣。

        这一天,姒穆清夺走了上官冰儿所有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