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订婚

第三百九十三章 订婚

        “枪法?”姒穆清目中寒意一闪。

        寒光乍现,牧星剑自动挡住了战凌天的枪锋。

        “是你的追求者啊!”姒穆清笑着说道。

        上官雪儿美眸中闪过一丝尴尬。

        “战凌天,住手!”上官雪儿厉声道,情绪浮动下一丝鲜红从唇角流下。

        “雪儿!”战凌天眼中闪过焦急。

        “姐姐!”上官菲儿脚一踏,身体犹如柳絮,轻柔地飞向上官雪儿。

        姒穆清顺势松开握着上官雪儿的手掌,袖袍一挥,凛冽剑气逼退了战凌天,令他止步在三尺之外。

        “姐姐?”上官菲儿天力源源不断的注入上官雪儿的体内。

        “我没事。”上官雪儿安慰了一句二妹,“战凌天,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战凌天手里持着枪,眼神愕然。

        “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上官雪儿眉宇凌厉,青眸中满是冰冷。

        “你是我什么人?”

        “凭什么来管我和他的事情。”

        上官雪儿词锋凌厉,半点不给他回答的余地。

        “他……”战凌天吐出一个字。

        “他是我妹夫!”上官雪儿斩钉截铁道。

        姐姐?上官菲儿在心中轻轻叫道,她从没有见过姐姐这样怼一个人。

        “我们才是一家人,你是什么?”上官雪儿嘴角一勾,伸手抹去血迹。

        “可是他是你妹夫,怎么能牵着你的手?”

        “难道你们不避嫌吗?”战凌天拄着枪,问道。

        上官菲儿在上官雪儿身边点头,小声道:“姐,他可是冰儿的夫君,你这么做可不好。”

        上官雪儿黛眉微皱,檀口欲张,就要解释。

        “只是修行上的指点而已,碰碰手怎么了?”姒穆清插嘴,“别说手碰手,嘴对嘴,脸对脸我都见过。”

        上官菲儿和战凌天顿时一片震惊,上官菲儿一脸警惕,道:“大色狼,你果然要借修行之名,对姐姐动手动脚?”

        “菲儿?”上官雪儿捂住了上官菲儿的樱唇,“战师兄你可以离开了。”

        “我……”

        “战师兄,你以往的照顾,雪儿感激在心,但雪儿专心于剑道,    未来要继承浩渺宫,    无心于情爱之事。”

        上官雪儿声音冷淡而疏离,    彬彬有礼而拒人于千里之外。

        战凌天眼神怔怔地看着上官雪儿,上官雪儿与其对视,双目中一片清亮和平静。

        “无心情爱?”

        “那浩渺宫的传人怎么办?我知道宫主有意为你招婿入赘浩渺宫。”

        “我还有妹妹呢。”上官雪儿抿着唇,    “这一点,不劳你操心。”

        手掌紧紧握住枪杆,    战凌天落魄一笑,    道:“大小姐……是凌天妄想了!”

        战凌天转身离开阁楼。

        上官菲儿眼中出现一抹怜悯,    道:“姐,没必要这么决绝吧?”

        “早些断开对于他也是一件好事。”上官雪儿冷冷清清地说。

        谷惹

        “你以后真不嫁人了?”上官菲儿见状瞬间把战凌天丢在脑后,    战凌天算什么,姐姐才是最重要的。

        “你和冰儿嫁个好人家就够了。”上官雪儿微笑着对上官菲儿说道。

        上官菲儿撅着唇,螓首半倚在上官雪儿的身上道:“我才不呢!姐姐我们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

        “等您有了心仪的人就不会这么想了。”上官雪儿勾了勾上官菲儿的琼鼻。

        姒穆清看着这姐妹情深,    橘势大好的一幕,    轻轻咳嗽了一声。

        “菲儿,    你来此是为了什么?”

        “总不能是为了让那个小子给我添麻烦吧?”

        姒穆清举着茶杯轻轻晃动着酒杯中的琥珀色的茶液。

        “我是为了赌约而来的。”

        “这一场分辨就在你和三妹订婚的时候,    到时候你要从我们三个中挑选出你的新娘,并且分别之处我们谁是谁,    由我们的父亲和大伯作为见证者。”

        “选错了,可是有惩罚的哦。”上官菲儿俏皮的一眨眼,唇角微微上扬,    青色的眸子中闪烁着灵动。

        “我不会选错。”姒穆清简单的说道,“但你要加惩罚,    那么赌注就必须增加。”

        “你输了,就给我端茶倒水,    铺床叠为婢两年。”

        “或者我抽你百下,放心不痛哒,    我会用这个抽。”姒穆清淡淡地说,随手挥了挥手中的龙鳞剑鞘。

        “谁怕你啊,赌就赌!”

        “你别耍赖就行,到时候本姑娘让你给我当马骑,放心,不会让你大庭广众下当马的!”

        上官菲儿性子颇急,一口就答应下来,上官雪儿颇为无奈的摇头。

        菲儿这性子早晚吃大亏,还不如在穆清手中磋磨一番。

        上官雪儿于是也点头,道:“今天被人一打扰,我继续体会那种剑气。”

        “剑气体悟一次就够了,过犹不及。”姒穆清剑眉星目,眼神清淡。

        “我会指点你如何去铸造剑体,如何开脉冲穴。”

        “但更重要的是境界。”

        “当然这只是我划分的境界,你有什么不同意见,那就用手中的剑来打败我吧!”

        姒穆清随口一说,上官菲儿黛眉一挑,娇躯坐在一旁,自然而然的隔开了姒穆清和上官菲儿。

        “说来听听,姐姐的剑道必然很高。”上官菲儿的话里洋溢着自信和骄傲。

        上官雪儿的目光注视,这一点她也很好奇。

        “第一境而已,斩凡尘。”姒穆清轻抿一口这浩渺宫独有的云茶。

        “这不可能。”上官菲儿惊叫道。

        “为什么不可能。”

        “姐姐的剑法已经超越了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上官菲儿说道,“这是父亲和大伯共同下的判断。”

        “这只能说大部分人连剑道的门槛都没有进入。”姒穆清不屑的说道。

        “所谓斩凡尘,就是斩去心中的脆弱等种种负面因素,以此来打造一个晶莹剔透的剑心。”

        “你心思纯净,自然是斩凡尘了。”

        “那么你口中的第二境呢?”上官菲儿露出小虎牙,要是他说不出个所以然……

        “叩剑心,    回首往尘,展望未来,    这一境界需要叩问剑心,明悟自己想要踏出是怎样的一条剑道,然后去一步步的践行。”姒穆清带着回忆的语气说出,    “我就是这一个境界,完成这一境界,剑道已是人域的极致。”

        “下一个境界不属于凡尘。”姒穆清冷淡的说道,并没有详细的解释。

        上官雪儿叹息一声,眼中却又充满了神采,干劲勃勃,剑道之路悠远,而今她才刚刚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