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舔狗不得好死

第三百九十二章 舔狗不得好死

        上官菲儿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姐姐,你,居然偷吃?

        上官雪儿黛眉微皱,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妹妹误会了什么?

        上官菲儿在上官雪儿的眉宇间流连许久,松了一口气,眉宇未开,不是她想得那样。

        “姐,大色狼已经是我们的妹夫了,你这样单独和他相处不好,尤其是妹妹现在因为筹备婚礼不能和他见面。”上官菲儿语重心长地对上官雪儿说道。

        上官雪儿惊异地打量了上官菲儿一眼,道:“看来冰儿的回归终于让浩渺宫的小魔女长大了。”

        “我和穆清只是在聊剑术,彼此之间清清白白,要不是他是男人,我是女孩,真想跟他彻夜长谈……”上官雪儿叹息一声,“真是可惜,难得遇到这么聊得来的人。”

        上官菲儿嘴角一抽,你还想抵足而眠,促膝长谈不成?姐,你这个想法很危险,知道吗?

        上官雪儿现在还没有看出上官菲儿在想什么,那她就不是心思纯净了,而是傻了。

        “这件事我告诉过冰儿了,她已经同意了,还跟我说有空多去陪陪穆清,现在她要筹备婚礼,要准备洗去天珠,她很担心穆清照顾不好自己。”

        上官雪儿神情冷淡的复述着上官冰儿说的话语。

        上官菲儿沉默,她要不要提前送三妹一个帽子作为礼物。

        “你要好好修行。”上官雪儿叮嘱自己的妹妹。

        往后一个月中,上官菲儿看着自家姐姐一如那日,清晨离开,深夜而归,而流言蜚语也在上官雪儿这一行为中扩散开来。

        八卦在这浩渺宫也是盛行的,何况上官雪儿是整个浩渺宫年轻一代最出色的女子,仰慕者无数。

        至于上官菲儿虽然平易近人,但是她浩渺小魔女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    因此她姐姐的仰慕者更多了。

        上官菲儿面前战凌天死死的攥着拳,    手背上青筋暴起,    脸部肌肉绷住,面色僵硬。

        “战大哥,你找我有什么用?”上官菲儿手指把玩着着发梢,    两条白皙的大长腿在空中晃悠,耀人眼目。

        战凌天目光避开上官菲儿,    作为常常被上官菲儿借着上官雪儿的名头压榨的浩渺宫天才,    平常他一向是对上官菲儿敬而远之的。

        “二小姐,    我想知道宫中的流言是不是真的?”

        “都说雪儿小姐有了心仪之人,所以现在浩渺宫已经开始筹备婚礼了,    而且宫主准备在三天后先订婚。”

        战凌天沉声说道,话语中包含着一丝不可察的颤抖。

        上官菲儿眼中闪过一丝怜悯和恶作剧的光芒,道:“婚礼是真,    订婚也是真。”

        此言一出,    战凌天身上的天力骤然爆发,    随之又变得面色苍白,    失魂落魄的模样显得仓皇失措,头颅深深垂下。

        上官菲儿微微摇了摇头,    捉狭道:“但订婚的不是姐姐,是妹妹。”

        咔嚓,战凌天猛地抬起头,    就像落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订婚的是你,不是大小姐!”

        上官菲儿脸一青,    怒道:“谁稀罕跟那个大色狼订婚!”

        “是我失言!”战凌天讪讪一笑,只要订婚不是大小姐就好,    “二小姐,宫主为你挑的夫婿一定是才貌兼备。”

        他脸上的庆幸怎么瞒得过上官菲儿,    她纤手一撑,从墙上跳了下来。

        “我要去见大姐,你去吗?”上官菲儿灵动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眼中闪着恶趣味的光芒。

        战凌天一阵心动,上官菲儿的表情明显有诈,但是那可是自己的女神啊!能见一面也是好的哈!经过这一次的波折,现在他对于自己的女神那也是朝思暮想啊!

        谷贰

        “去去去!”战凌天说道。

        上官菲儿满意地点点头,入毂中了,她脚上穿着一双小蛮靴,迈着两条修长笔直的腿,向着姒穆清的住处走去。

        战凌天赶紧跟上去,一边问上官菲儿,上官雪儿的近况。

        “姐姐啊!她最近心情好了很多呢,脸上笑容都变多了!”上官菲儿笑眯眯的说道,她很期待战凌天的表情。

        ……

        上官雪儿微微喘息,额头上多出了些许汗珠。

        “给。”姒穆清随手递过一张手帕。

        上官雪儿不在意地接过,擦了擦脸颊,道:“菲儿最近一直天天往我这跑。”

        姒穆清修建着盆栽的枝叶:“看来她对冰儿真的很关心啊!”

        上官雪儿点点头,唇角绽放出一丝璀璨的笑花,就像春寒解冻,道:“菲儿一直是最小的,受尽了宠爱,养成了古灵精怪的性子,如今成了姐姐,终于有点长大的样子了。”

        “大伯说,婚礼不能草率,需要准备两年,但你和冰儿的订婚就在两天后,    你要是觉得急,    我可以跟他们说,    就延长一段时间。”

        “延长什么?冰儿那丫头本就心思敏感。”姒穆清摇头说道,“就两天后吧!也省得冰儿忧心,也让大伯放心。”

        “嗯。”上官雪儿点头,她对自家大伯的心思不说了如指掌,也是洞若观火,要不是冰儿刚刚回来,心有愧疚怕不是会把菲儿那丫头一起嫁了,来稳定关系。

        “这些天我们一直在谈论剑法剑意。”上官雪儿撇开心中的杂念道,“但我每一剑都输于你,明明技巧是一样的,但是威力就是天差地别。”

        “这是境界和功体的差距。”姒穆清随口说道,“就算一样的技巧和根基,也难以发挥出相同力量。”

        “功体?”

        “功法和体质。”姒穆清剪下一片枯黄的叶子。

        “你修炼的浩渺无极冰心诀虽然强大,却不能支撑你的剑道发挥的淋漓尽致。”

        “你的身体也是如此。”

        姒穆清随意的伸出左手,莹莹剑气在他的掌心流转散发出如玉的光芒。

        “这……”

        上官雪儿移开目光,那锋利的剑气锋芒刺得她热泪直流,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下。

        “要感受一下吗?”

        姒穆清眉宇间笑意盈盈,问道。

        “好啊!”上官雪儿的声音没有一点的犹豫,纤纤玉手搭在了姒穆清的手掌中。

        姒穆清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在他体内流淌的剑气没有一丝变化,以最纯粹的姿态进入上官雪儿的体内。

        上官雪儿的眼中浮现出痛楚,脸色变得苍白,整个人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的娇躯。

        姒穆清另一只手扶起上官雪儿的身躯。

        “姐!”

        “混蛋,给我放开雪儿小姐!”

        随着暴怒的话语中是杀意凌然的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