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唐仙的震惊,姒穆清的疑问

第三百八十四章 唐仙的震惊,姒穆清的疑问

        上官冰儿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母亲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妈,这样我成什么人了!”上官冰儿跺着自己的脚,羞恼地质问自己的母亲。

        唐仙毫不在乎上官冰儿的羞涩:“什么人,你都要为他终身不嫁了,我能不急吗?”

        “谁为他终身不嫁了,我就是想要一直陪在您的身边。”上官冰儿咬着嘴唇,道。

        “不用,我这里不用你陪。”

        唐仙毫不犹豫地祭出杀手锏,在她面前玩傲娇?

        “你既然不愿意为了他终身不嫁,那好,明天妈妈就为你安排相亲,保证个个都是青年才俊,而且一心一意的对你。”

        “不要!”上官冰儿脱口而出,“我不嫁人!”

        唐仙挑眉,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看你还狡辩。

        “我……”上官冰儿怯怯懦懦,半响才吐一句话来。

        “我才十六岁,还小呢,不着急找男人……”

        在唐仙似笑非笑的表情下,上官冰儿低下螓首。

        “哼,你是我从小养大的,你什么心思我会不清楚,一点好感都没有你会带一个异性回家。”

        “娘,别逼我了。”上官冰儿侧过脸,“我不会做这种事情。”

        唐仙摇摇头,无奈地叹息一声,虽然为自家丫头不争气感到无奈,但这才自己那善良柔软的丫头。

        “你来掌厨,相比你也会发挥自己的全力吧!你应该会很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吧。”唐仙把厨房交给上官冰儿,自己走到了客厅里。

        姒穆清正在翻阅掌中的照片,从上官冰儿一岁开始,到六岁……十六岁的照片一应俱全。

        唐仙袅袅婷婷的坐在姒穆清对面,道:“穆清,我想问你,你和冰儿是怎么认识的?”

        姒穆清抬起头,把当初发生的事情悉细说了一遍。

        唐仙听得贝齿紧咬,雪白的手臂上青筋暴起,她以为仅仅是兵凶战危,身体上的危机,天珠师哪有不经历生死危机的话。

        但是居然是差一点就失去清白和生命的危机吗?唐仙心中涌出无止尽的后怕和杀机。

        “他已经得到了惩罚。”姒穆清轻柔的话语就像一盆冷水让唐仙冷静了下来。

        “这里多谢你了。”唐仙大约明白自己蠢女儿是怎么沦陷了的,无尽绝望中峰回路转,难怪一颗芳心沦陷的彻底。

        这简直梦中的白马王子。

        傻女儿,唐仙心头泛起怜惜。

        “穆清,我问你,你打算怎么处理和我家傻丫头的关系?”

        “我收她做徒弟,如何?”姒穆清侧着脸问道。

        “不如何!”唐仙咬着牙说道。

        “我家丫头为了你,都做了终生不嫁的准备了,她可是认死理的很!”

        “你这相当于毁了她一生的幸福。”唐仙对着姒穆清怒道。

        “伯母的意见呢?”姒穆清抬眸,等着唐仙的回答。

        唐仙五指握合,美眸中闪着莫测的光。

        “穆清,伯母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天珠师,意珠属性有哪几种?”

        这是考查家世背景?姒穆清眨眨眼,伸出自己的左手露出十一颗变石猫眼。

        “变石猫眼,天帝级?”唐仙傻眼了,然后她一下子跳起来,暴怒道。

        “你个老牛吃嫩草的混账,简直和上官天月那混球一模一样!”

        “不对,你比他还混账!”

        姒穆清一时之间都被骂蒙了,然后才道:“谁老牛吃嫩草了,我才十六岁!”

        编,你继续编!唐仙压根不信姒穆清的说法,但这一刻她也乖巧了许多,没有人比她更熟悉天帝级的天珠师有多强了。

        “你难道没有测试年龄的方法?大可以试一试。”姒穆清沉声道。

        唐仙神情古怪的为姒穆清做了测试年龄的手段。

        然后是良久的沉默。

        唐仙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冒昧问一下,你的意珠属性有哪些?”

        姒穆清倚着沙发靠背,道:“冰儿居然没有跟你说?”

        “十三种,土、水、风、火……”

        唐仙嘴角一抽,要不是姒穆清每说一种都操纵了相应的力量,她根本不相信居然有人的天赋能到这种程度。

        “伯母,你还没有说你的意见呢?”临了,姒穆清补了一句话。

        “娶她,但我不希望冰儿在婚后受到任何人的欺辱,包括你,也包括你之前的爱人。”

        唐仙目光灼灼,或许之前有其他方案,但现在她只接受这一种。

        “放心,冰儿不会有配不上你的说法。”

        “她是大陆第一圣地,浩渺宫的三小姐,我大女儿,冰儿的姐姐如无意外应该就是浩渺宫的继承人。”

        姒穆清眼底疑惑,道:“在我的推测中,伯母应该相当痛恨花心的男人才对?”

        “否则又怎么会带着冰儿离开他的父亲,不过这么一提,上官天月,冰儿的父亲就是浩渺宫之主了?”

        “不是,浩渺宫之主是上官天阳,上官天月的哥哥,但他膝下无子。”

        唐仙把浩渺宫的情况简略的说了说。

        十三处龙穴,姒穆清的瞳孔一缩,看来整个大陆上浩渺宫应该是最清楚龙族下落的势力。

        “没错,我很痛恨花心的男人。”唐仙眼底流露出了一抹嫌弃。

        “但女儿都要为你终身不嫁了,我还能看着女儿单相思一生不成?”

        性子外表柔弱,内在却极为刚烈,而且认死理,就像一团清水一样,可以装到任何的容器中,本质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姒穆清轻咳一声,他本以为只是吊桥效应而已,随着时间的流逝就会消失,但他忘了一件事,会随着时间而动摇的感情,还是她们这些女主的感情吗?

        一动心,便是一生一世。

        “这个我答应了。”

        姒穆清的目光变得凌厉锋锐:“伯母,我问一句,你当初为什么要带着冰儿离开浩渺宫?”

        “你应该清楚,冰儿留在那里对于她的未来才是最好的。”

        “你这是怀疑我的用心,怀疑我利用冰儿来报复上官天月那混球?”唐仙冷哼一声,看在他是在替冰儿考虑的范畴上,她就不计较了,和她打不过这女婿没有任何关系。

        “我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天赋最好,二女儿次之,唯独冰儿最为寻常。”

        “正常来说,冰儿在浩渺宫中虽然身份尊贵,可是天赋所限,却不会得到太多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