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体珠凝形套装

第三百七十九章 体珠凝形套装

        毫不客气的话语让姒穆清为之一愣,他是没有想到,开门做生意的人居然能到这种程度,这是垄断了。

        姒穆清目光看向上官冰儿,最熟悉这里的就是她了。

        上官冰儿靠近姒穆清的耳畔,轻声低语。

        “呼延博是这附近的唯一一位大师级凝形师,而且他隶属于中立,不属于翡丽帝国。”

        “他制造的凝形卷轴,一百份中必有一份可以成功凝形。”

        上官冰儿吐气如兰,娇躯靠近,淡淡的樱花香气让人心中一荡。

        还真是垄断啊!姒穆清一边想着,一边拿出一块骨骼。

        浓郁的甜腥气味瞬间就充斥在房间中。

        烨筠和上官冰儿立刻皱起了柳眉,凤眼一睁,小嘴微张,手掌捂住自己的胸口,恶心欲吐的烦闷感觉不断。

        周小胖看见其他人脸色难看,立刻也伪装出一副烦闷的感觉。

        “这是什么天兽的骨骼?”

        风宇主动挡在了呼延博的身前,对着姒穆清质问道。

        骨骼整体如同流动的鲜血,散发一种让人作呕的甜腻香气。

        “只是一块骨骼而已,当初有一名邪珠师得到了这块天兽骨骼,他以千名人类性命为祭品,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将人类精血和怨灵封印在里面。”

        姒穆清缓缓对他们解释着,这魂骨乃是一块龙蛟臂骨,那名邪魂师在察觉自己无法吸收后,果断开始用人类的怨气和鲜血侵蚀魂骨,妄图改变自己无法吸收的情况。

        他知道这件事后主动接了这一监察任务,追杀万里,中间,追踪遭遇反击伏杀,大小百余战,足足花了半年时间才把邪魂师逼入死境,双方决死一战,鏖战一夜,姒穆清才把对方彻底杀死,用剑锋斩断了他的四肢,毁灭了他的魂魄,自己也濒临死亡,是张乐萱找到了垂死的他,然后精心照料了一个月才恢复过来。

        这件龙蛟臂骨也成了他的战利品。

        风宇眉毛狠狠地跳了跳,在姒穆清平淡的话语解释中他能感受到其中的惨烈厮杀,那是双方穷尽心力和智慧的生死搏杀,稍有不慎就是死亡。

        这不是一个被家养的虎狼,而翻江倒海,腾云驾雾的神龙。

        呼延博刚要开口拒绝,风宇就给了他一个眼神。

        “我没把握!”风宇凝重的眼神,让呼延博安静了下来,他是吝啬,是性子怪,可不代表他傻。

        “我可以回答你问题,那三张卷轴我也可以送给你。”

        呼延博说出这句话时,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脸部的肥肉狠狠地抽了抽。

        这么大方?姒穆清看着呼延博肉疼的模样,微微笑了笑。

        很明显他们脑补了很多东西,当一个人平淡的跟你说着杀人的事情,就算本人没有威胁的意思,也会被人脑补出来。

        “第一个问题,凝形卷轴是不是以量身定做,十二体珠是不是可以组成完整套装?”

        呼延博眯起的小眼睛中闪过一丝惊讶:“你说的那叫体珠凝形套装。”

        上官冰儿俏脸略显惊讶,这件事情她还真得不知道。

        “第二个问题,凝形师是如何制作凝形卷轴的?”

        呼延博忽然抬起头,脸上原本的表情消失,反而开始夹杂着期待和忐忑。

        “小子,你叫啥?”

        “你有往凝形师发展的意向?”呼延博搓了搓手,显得很是激动。

        “凝形师?找徒弟很难吗?”姒穆清一眼就看出呼延博打得主意,不就是想要弟子吗?

        呼延博神情尴尬,当然很难,空间系天珠师就没有穷的,而凝形师的学习更是艰难,大师,宗师,神师。

        “我只铸剑。”姒穆清淡淡地给呼延博说,他并没有拜人为师的念头。

        “我并无拜师的念头,只是对于凝形卷轴为什么可以帮助体珠凝形感到好奇。”

        “最后一个问题,凝形的体珠真的无法修改了吗?”

        呼延博失望过后,脸色瞬间变得冷硬。

        “当然不能。”硬邦邦的话语。

        姒穆清也不在乎他的想法和态度,于是在打了个招呼后,就离开了,只留下了被自己净化了一遍的魂骨,并告诉他们该如何使用。

        周小胖走在后面眼神闪烁,很明显在打着呼延博的主意。

        “冰儿,你介不介意跟我说说你的家世?”姒穆清摸着下巴,对身旁的上官冰儿问道。

        “当然没问题。”上官冰儿唇角含笑,刚刚姒穆清就把装着三幅凝形卷轴的木盒给了她。

        烨筠闷闷不乐,一口咬着,狠狠地拽下一颗山楂,这就开始了解家世了,下一步是不是要拜访啊,然后三书六聘,洞房花烛啊。

        上官冰儿很快就说完了自己的家庭情况。

        后面的周小胖还时不时地插嘴补充,但每一次插嘴只令上官冰儿更讨厌他。

        “所以你没有见到过你的父亲?”姒穆清沉吟,“那么你修炼的功法和天力的基础都是他给你打下的?”

        姒穆清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私生女这个词。

        “不是,功法和修行都是妈妈指点我的,我父亲从来没有出现过。”上官冰儿脸上浮现一抹怨恨和失望期待混杂的复杂表情,她的嘴角抿起,长长的睫毛颤抖。

        “小时候我每次提起父亲,妈妈都会大怒,久而久之我就再也没有提过了。”

        上官冰儿的失落肉眼可见。

        姒穆清伸手揉了揉上官冰儿的秀发,这过于亲密的动作让上官冰儿下意识的侧过头。

        “诺,尝一尝。”姒穆清伸出手,掌心是一颗糖果。

        “我小时候伤心时就吃一颗,可甜了,不管什么伤心事都会被冲散。”

        姒穆清的话让上官冰儿失笑,她又不是小孩子,是一枚糖果就能哄得好的吗?

        上官冰儿心中虽然这么想着,她两根手指捡起糖果,扒开糖纸,小心翼翼地送进樱桃小口。

        “唔!”上官冰儿美眸睁大,脸颊上涌上鲜红,飞快地跑去一边借水喝。

        “哈哈哈!”姒穆清大笑声在咕咕喝水的上官冰儿耳畔想起,“很甜吧,冰儿丫头!”

        上官冰儿眼神愤怒,小拳拳捶他胸口,这哪里甜了,简直辣死了,上官冰儿恼火之下,把恩人和天帝级天珠师的身份完全抛之脑后。

        姒穆清脚步微移,确保自己能够被她打中,却又不会全部打中。

        打闹了一会儿,上官冰儿脸颊红润,呼吸微微加重,一扫往日的忧愁,精神焕发。

        “不闹了!”上官冰儿撅着红唇,“都是你在让着我,没意思!”

        姒穆清伸手摸了摸了上官的头顶,这一次她没有再躲避。

        “冰儿,介不介意带我见见你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