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珠师上官冰儿

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珠师上官冰儿

        少女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捂住檀口,似乎没想到姒穆清为什么会这么问。

        “他是邪珠师,觉醒的时候需要异性亲人作为祭品。”

        邪珠师,姒穆清挑了挑眉,跟邪魂师类似的东西吧!可看起来比邪魂师麻烦多了,居然要乱伦。

        “你是他姐姐?”姒穆清打量了下少女,少女的年纪明显比男孩要大。

        “不是。”少女脸上出现了点羞愧,低下头把自己的脸埋在胸里,“我是他的长官,刚刚是过来给他护法的,一时大意就……”

        少女一开始还想要为自己辩解一下,但清脆如百灵鸟的声音越来越小。

        “被他特殊能力坑了一下,暗魔邪神虎是很诡异霸道的魂兽,寻常的修炼者在不认识的情况下被坑一把很正常。”

        姒穆清的话语中带着精神念力,确保少女能够听懂他的话语。

        他的目光转向身体已经开始膨胀的男孩,沉思了下,取出了一截暗紫色脊椎骨。

        满地打滚的男孩一下子停了下来,目光死死地盯着脊椎骨。

        姒穆清抛了抛手中的暗魔邪神虎魂骨,男孩的目光随之上下晃动,尖锐的五指深深抓进泥土里。

        渴望和忌惮充斥在男孩的脑海里。

        “呵。”姒穆清随手一甩,魂骨爆射向男孩。

        男孩一个虎扑,砰,脊椎骨洞穿了他的肺部,男孩双手青筋暴起,握住了脊椎骨的尾端。

        咳咳,男孩口中溢出鲜血,一缕缕暗紫的流光从脊椎骨中涌入他的身体,他居然就这么开始了细说魂骨的流程。

        男孩身上狂暴的气机开始稳定了下来,原本变形的身体也恢复了原状。

        “看来有效。”姒穆清挑了挑眉,说道。嗯,这笔账,他会算在这小子的头上。

        少女惊讶地捂住檀口,这一幕她从来没有听说过。

        “谢谢前辈。”

        “不要叫我前辈,还有,真要感谢就那点实质性的补偿来。”姒穆清开口就要补偿,委实是出乎了少女的预料。

        “前辈想要什么,我尽力去为您办。”少女咬牙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何况恩人对她也绝不是滴水之恩。

        “都说了不要叫我前辈,叫我穆清就好,你这么叫,难道是刻意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担心我有非分之想?”

        姒穆清的反问让少女惊慌失措,两只手连续摇晃:“冰儿绝无这一想法,还请前辈明鉴。”

        “冰儿,那你还叫我前辈?”姒穆清刻意逼迫她,被一个花季少女叫前辈,这一点都不好,显得生疏。

        “穆……清……”冰儿拗不过姒穆清最后只好随了他的意,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

        姒穆清满意地点了点头,用目光示意冰儿向下看去。

        冰儿蓦然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抱胸蹲了下去,这过于剧烈的动作让她身上已经显得破碎的衣裳再次发出了撕裂的声音。

        刚刚她惊慌失措时双手放弃了拿着外套,因此搭在她身上的外套滑落了下去,让姒穆清着实欣赏了一把好风光,肤如凝脂,雪白的耀眼。

        冰儿的凝如冰玉的肌肤上涌现了一片鲜红,羞耻地快要钻到了地缝中。

        姒穆清见状只好把地上的外套拣起,拍了拍尘土,披在了她的身上,又自己转过身去,给冰儿穿上的时间,刚刚根本没有给冰儿穿衣的时间,结果……还不错。

        窸窸窣窣,细微的声音引人遐思。

        姒穆清看至男孩身上几乎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皮肤五官等修改就不提了,就连气质上都多了一种邪魅之感。

        在他吸收完魂骨后,姒穆清把自己的魂力注入他的体内,开始借助他来窥探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

        魂力在他的体内流转一周,姒穆清在他的左右手腕中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可以类比于斗罗的武魂。

        姒穆清探查完后,又在床边拣起一部功法,上面有着四个大字,他不认识。

        他粗略的翻了翻,只看了看其中的配图,然后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向男孩,见过找死的,没见过这么找死的。姒穆清安慰自己说不定不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冲击死穴,哪有这么白痴的功法!

        等到冰儿穿好衣服,细声细语地告诉姒穆清可以转过头来了。

        姒穆清看见冰儿,眼前一亮,一双柔媚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却又无比漂亮的青色眼眸,蓝色的长发简单的束起,简简单单的一件男生外搭配着不伦不类的紧身裤,却被她穿出了柔媚似水的气质。

        “果然人好看穿什么都掩饰不了自己的美丽!”姒穆清真心实意地夸奖道。

        冰儿柔媚的笑了笑,抹去了泪痕的她散发出了绝对的光彩。

        姒穆清把那本书递给冰儿,问道:“我还不知道冰儿你的全名呢?”

        冰儿接过书籍,回道:“我叫上官冰儿,是天弓帝国的一名营长,子爵。”

        上官冰儿话语间满是自豪。

        姒穆清微笑着点点头,他根本不在乎上官冰儿是来自哪个国家。

        “冰儿,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来自遥远的地方,并不会这里的语言,能不能教我学习语言,还有一些风土人情,就当做你的回报?”

        上官冰儿巧笑嫣然,一双美眸似乎会说话,道:“当然可以,但这不是回报,穆清,你对于我的大恩大德难以言说,这些举手之劳哪能当做报答。”

        姒穆清挑眉,差点听成了大恩大德难以回报了。

        上官冰儿在看完了那本书后,同样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待男孩。

        “这本功法叫不死神功,但应该叫必死神功才对,它居然是以冲击死穴作为突破的关隘。”

        “天珠修行有四个层次,分别叫天精力、天神力、天虚力,天道力,每一重都有三个级别对应不同的天珠。”

        天珠,姒穆清沉吟,是他在男孩手腕上里的有趣宝石吗?

        上官冰儿主动伸出自己的右手,黑色的衣袖下落,露出一截雪白皓腕,上面有着两颗宝石烨烨生辉,与如雪肌肤交相辉映。

        “这就是我的天珠,红碧玺。”上官冰儿不卑不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