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英雄救美

第三百七十一章 英雄救美

        太阳西落,黑暗笼罩了大地,星月的光辉在封建的时代中为夜晚守护着宁静。

        不论是月明星稀还是繁星满天,对于姒穆清来说总会带来心情上的愉悦。

        星辰和明月都是他的守护者啊!

        烨筠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使用力量的本能仍在,姒穆清和烨筠的速度很快,初来乍到,姒穆清很是谨慎,并没有选择飞行这种引人注目的方式,而是快速找到了人流的汇集地,城市。

        天弓城外,姒穆清和烨筠说说笑笑,两个人向着视野中的城市走去,

        “希望没有宵禁这种东西,不然咱俩还要翻墙啊!”姒穆清对于烨筠说道,双手合十,祈祷着。

        “公子,你的祈祷失败了,喏,前面一点灯光都没有。”烨筠努努嘴,前面一座城市坐落在大地上,沐浴着星光。

        公子这是姒穆清的要求,要骗,就骗全套。姒穆清抱着这样的想法,疯狂给失忆的烨筠添加私货,打算把她变成自己的形状。

        “你公子我的视力不比你差。”姒穆清没好气地说,人就是这样,哪怕再明显的东西,也不一定会死机,比如说已经知道了电脑断网了,依旧不断地点击刷新是一样的。

        姒穆清正在说着,忽然面色一变,周身银光一闪,身影消失在烨筠的面前,没有留下一句话。

        烨筠脸上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小手伸出,抓了一个空。

        ——————

        澎湃阴冷的邪恶气息充盈在营账之内。

        “放开我!”青色的风之气息一闪即逝,随即就被淹没在邪恶之力中。

        绝美少女眼瞳中满是恐惧和绝望,她浑身的天力就像被冻结了一样,根本无法催动,那充斥着的邪恶之力中竟然还带着一股特殊的兽望,竟然令她全身酸软,脸颊上涌起一片酡红。

        灰黑色气流缠绕的男孩狞笑着撕开的她的衣服,灰黑色的气流疯狂的从男孩的身体中涌出。

        少女精致完美的脸庞上流下两行清泪,唇瓣颤抖,心中被绝望充盈,完了,一切都完了,我就要这么死了么?妈妈,妈妈……

        男孩撕扯少女衣物的动作兀地一滞,血色眼眸出现一抹惊恐,放弃了到手的娇嫩猎物,身体猛然向左一滚。

        清亮剑锋划过,要不是男孩反应及时,就会被这一剑彻底分成两段。

        “哼!”一声冷哼,古朴典雅的长剑携带着星光悬浮在男孩的面前。

        姒穆清踏入营帐,看见衣衫褴褛梨花带雨的娇弱少女,脸色一沉,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少女披上,伸手一拂,少女体内冰冷的邪恶气息被姒穆清随手驱散。

        少女脸上的酡红消退,纤细洁白的五指死死的抓住自己身上的外衣。

        “没事了。”姒穆清安慰了颤抖的少女一句,声音中带着些许的精神力,把自己的话语传到她的心底,温和的精神力轻柔地抚平她动荡的心绪。

        姒穆清伸手在少女头上抚了抚,少女朦胧的双眼看着姒穆清,俊美的脸庞上带着温暖的笑容,他的手掌上带着一种抚慰人心的感觉。

        这一刻的姒穆清在她的眼中就像骄阳昌明,驱散阴霾。

        姒穆清安慰完少女,把目光转向犹如野兽的男孩。

        “直觉不错!”姒穆清夸奖了一句,然后沉吟道。

        “这股力量好生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男孩四肢着地,形如野兽,毫无人的理智可言,血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面前悬浮的长剑,身上邪恶气息狂涌,却不敢有半点动作逾越,就如人面临伊甸园外的守护,望而却步一般。

        姒穆清轻轻地握住剑,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引来的男孩的疯狂反抗。

        “野兽般的直觉,你的本能何止不错,我想起来了,这是暗魔邪神虎的力量,有趣,这个世界也有暗魔邪神虎吗?”

        姒穆清一脚把男孩踹了出去,短短时间他已经看出了男孩的根底。

        “暗魔邪神虎的血脉精华和部分力量结晶。”

        “你小子怎么做到的?”

        姒穆清也没指望这个明显已经失去了理智的男孩回答,杀了他从他的尸体中找答案就好了。

        凛冽的剑气取代了邪恶气息充盈在营帐中。

        灿灿星光化锁,死亡之剑如期而至。

        “等一等,前辈。”

        姒穆清的剑气停留男孩的眉心,他额头上豆大的冷汗流下。

        “嘛,我该不会搞错了吧,你们两个难道是情侣?”姒穆清脸上恰如其分地流出一丝尴尬,“难不成这是你们之间的玩法?”

        少女一楞,脸上流出的表情即恨且怨:“不,前辈,你没搞错。”

        “他是想要****我。”少女强行压住自己想要把男孩碎尸万段的冲动。

        “但是他现在不能死。”少女咬着下唇,鲜血染红了她的唇瓣,可以看出她心中是何等的不甘。

        “唔,是为了所谓的大局?”

        姒穆清沉默,他能看出眼前这个少女身上背负了很多,有很沉重的压力压在她的肩头,所以哪怕是这样的屈辱也可以忍受。

        他心生怜悯,但他帮不了她,于此界来说,他只是一个过客,并不会长留。

        姒穆清抬起手,在男孩的眉心一点,繁复的印记在他的眉心一闪即逝。

        “虽事出缘由,但其罪不恕。”姒穆清对着男孩说道,“罚你于她为奴十年,以赎其过。”

        于杀戮之都的审判经历,让姒穆清很快就做出了判决。

        少女张了张唇,最后抓着身上的外套,俯身行礼,真心实意道:“多谢前辈。”

        “什么前辈?我看起来很老吗?”

        姒穆清笑道:“我才刚刚十六啊!跟你应该差不多大,你叫我穆清就好。”

        少女怔然,梨花带雨的俏脸上是真正的讶然。

        “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唔,看样子他快要死了。”

        姒穆清指着男孩,说道。

        这时,男孩身上的气息越发狂暴混乱,身体隐隐间有着膨胀的趋势。

        女孩恨恨地咬了咬银牙,道:“前辈,把他交给我吧!”

        “我会把他带去青楼,不会让他杀人的。”

        姒穆清迷茫,然后道:“怎么这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