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剑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剑

        解决了这些难缠的对手,姒穆清没有一点开心。

        沧桑剑意被姒穆清支配着,这些剑意强大无匹,那些山岳般大小的魂兽在这剑意面前,仅仅一瞬间就被斩杀了精神和灵魂,空留下一具血气磅礴的肉身。

        姒穆清眸子微暗,心中的疑惑翻腾,为什么,为什么这里的剑意在本质上和乾元太和剑的剑意一模一样?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胸膛中沸腾的情绪,这些事情,以后有的是机会向她们询问。

        姒穆清的目光投向天空上的一个黑点,手指一弹,一缕剑意掠过长空,黑点猛地从空坠落。

        太强了,姒穆清心道,他本人在乾元太和剑上都没有那么强的造诣,历经了岁月的剑意怎么会那么强。

        纯净的剑光升起,浩荡的剑意流淌在虚空之中,以剑驭气,风雷水火环绕在姒穆清的身边,他要试一试,以这经过了岁月的剑意催动乾元太和剑的剑诀究竟有多强。

        没有剑,那就用手指来代替。

        沧桑的剑意开始主导了姒穆清的身体,虚空开始颤抖。

        洗剑池旁边,安然休息的烨筠美眸忽然睁大,嘴唇颤抖看向姒穆清。

        “他……”

        “怎么可以这么干?”

        烨筠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下一刻,烨筠跳了起来,急促道:“焱,潇,一会儿护住我。”

        “至于这么大反应吗?”焱的声音传递到烨筠的耳畔,温和的她当即准备按照烨筠的言语去准备。

        而另一个声音就充满了调笑:“烨,这么多年不见,没想到你的胆子变得这么小了,他仅仅是一个魂帝吧!”

        “潇,希望你一会儿还笑得出来。”烨筠冷淡的说道。

        潇眼神疑惑,看向姒穆清的身影,这时他已经把所有的剑意都容纳到了自己的体内。

        剑意中包含的意志主宰了姒穆清的身体,但却没有半点的不是,和他本身的意志水乳交融,就仿佛这本就是他的意志。

        姒穆清的心中冷静而漠然,仿佛走过了千秋万载的孤独,其心已然沧桑,其意已然坚不可摧。

        并指抬起,体内剑气倾泄而出,一式姒穆清预想中的剑诀从他的手中爆发而出。

        乾元太和剑,第八式,群龙无首,天下大吉。

        这是姒穆清预想中的第八式剑诀,最后一剑,也代表他如今所能看到的剑道的终极。

        至清、至刚、至伟、至纯、至正、至阳的剑诀从姒穆清的指尖爆发。

        潇和焱手疾眼快,一把捞住烨筠,就向着远离半位面的地方逃跑。

        这一剑之下,法则脆弱如薄纸,被剑诀轻轻抹去,就像拂去衣袖上的一粒灰尘。虚空碎裂,如同破碎的镜面。

        这一剑已经是大道本身,造化与寂灭一体,是春夏秋冬,草木繁衍,风霜雪露,生死存亡。

        姒穆清沉醉在这一剑的感悟中,前面剑意感悟再多,也不如他亲手挥出这一剑来的收获大。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登山的迷茫旅人忽然被带到了山顶上领略一番风光后又送回了道路上,虽然还要一步步攀登,但是方向已明。

        剑光洞穿虚空,向着姒穆清而来,隐隐间,有着清澈的剑吟传出。

        姒穆清伸出五指,握住剑光。

        耀目的剑光收敛,古朴典雅的长剑落于他的掌中。

        喜悦的情绪从牧星剑中传递到姒穆清的心底,姒穆清露出淡淡地笑容,牧星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剑身修长没有任何的花纹修饰,只有干净两个字可以形容,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

        刚刚他利用剑诀,一剑之下斩杀了龙谷中所有的魂兽,将龙谷的外围彻底抹去,只保留下了龙谷最核心的区域,也就是龙骨所在之地以及帮助牧星剑完成了进化。

        姒穆清借助那一剑的残余之力打开了通往龙谷核心的入口。

        一具具森白的龙骨趴在地上,一股惨烈的杀伐气息铺面而来,纵使经过了岁月的流逝,风化成了白骨,那种惨烈也不减分毫。

        姒穆清走在龙骨中,这里的一草一木让他感到了一丝丝熟悉的味道,就仿佛他曾经在这里呆了许久许久。

        但这里龙骨,姒穆清一眼望去,在他的感觉中却仿佛缺少了一种灵性。

        姒穆清没有搭理自己这种不讲理的直觉,而是向着龙谷核心走去。

        龙骨按照大小排列越是庞大的龙骨,就越发靠近内圈。

        姒穆清一路走过,无视了那无数群龙组成的,可以令人心胆俱碎的龙威。

        在最核心的一处,姒穆清见到了烨筠。

        “你可真是乱来!”烨筠对着姒穆清抱怨道。

        走到他面前,低着头给他检查身体。

        “我没事,好的不能再好了。”姒穆清对烨筠说道。

        “好不好不是由你来决定。”烨筠根本不管姒穆清的说法,“而是由医生来决定。”

        “而你就是医生,所以我好不好由你来决定。”姒穆清替烨筠说。

        烨筠小脚踹了姒穆清一下:“不错,整了那么一遭,生龙活虎的。”

        “怎么那一剑就没有把你抽干呢!”烨筠没好气地说。

        “毕竟那一剑就是我斩出的啊!”姒穆清在我这个字音上加重了声音。

        烨筠抬眸,道:“看来你已经有猜测了!”

        “真是我?”姒穆清开口道,他还是有点不相信。

        之所以会有这个猜测还是他在斩出那一剑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抬起头对他笑了一下,差点没有把他吓个半死。

        那个人分明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你自己看咯!”烨筠指着周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沾染了你的剑意。”

        “不然在龙谷最核心的地方哪里来的草木,还不是你用剑意破开了龙威的笼罩,所以才有它们生长的余地。”

        姒穆清看向四周,确实和他记忆中的不一样。

        最显眼的地方中间没有龙神遗留的能量和龙神之心。

        “所以我当时穿越到了这里,得到了龙神之心?”

        姒穆清做出自己的猜测。

        “你觉得龙神之心可能承认一个外人吗?”潇不屑的话语说出。

        两个高挑的大姐姐出现在他们身边。

        焱对着姒穆清温和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