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难撩的烨筠

第三百六十五章 难撩的烨筠

        “刚刚那话用来撩小姑娘应该不错!”

        “可惜,我不是。”

        “所以我从来不是需要被你守护的花朵。”

        烨筠冷声道:“我是可以和你并肩作战的同伴。”

        姒穆清打量了下怀中的烨筠,那清丽俊秀的容貌,调笑道:“你现在站起来,说话还比较有气势。”

        烨筠樱唇抿出一条直线,身体上没有挣扎的动作,她还没有恢复,还不至于非要拒绝,搞得姒穆清白费力气在自己身上。

        她暗中加快了自己的恢复速度。

        姒穆清的魂力进入烨筠的体内,打乱了她的魂力。

        烨筠淡淡的樱唇中发出一声闷哼。

        “不要乱来,刚刚你保护我,现在是我保护你。”

        姒穆清把烨筠放在了身后。

        “充什么英雄!”烨筠翘臀靠在青石上,“强行打断自己的修行,说得你现在有多好似的!”

        什么巧合!什么她刚刚一昏过去对方就刚刚完成了蜕变,谁信啊!

        “我可是一发现危险就停止修行了啊!”姒穆清裂了裂嘴,他可没有压榨烨筠的意思,只是修行,尤其还是这种酷烈到了极点的修行,把身体不断的摧毁再重建,停下来的时候当然要小心翼翼。

        烨筠眼帘低垂,她没有在意姒穆清究竟是巧合还是故意的试探。

        真死了,就当把这条命还给他,反正其他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

        烨筠脑海中转着姒穆清根本想不到的念头。

        姒穆清从储物魂导器中拿出一枚淡红色的丹丸,递给烨筠,自己服下了一枚淡粉色的药丸。

        烨筠一口吞下,甜滋滋的,道:“这东西有什么用?”

        “恢复魂力,缓解疲劳的,小雅姐亲手制造的。”姒穆清感受着体内一股温热的力量流动,原本在酷烈的修行中强行打断的损伤修复。

        “唐雅?”烨筠问道,言语间满是不可置信,刚刚服下的丹药化作一股热流,浑身的疲劳消逝就像被浸入了温泉中一样,暖洋洋的。

        “啊!就是她。”

        姒穆清耸耸肩,前面打得山崩地裂,他们在闲嗑。

        烨筠眼一眯,感觉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荒唐,道:“怎么可能?”

        “小雅姐的天赋确实不好。”姒穆清随口说道,唐雅的天赋好吗?如果用邪魂师的邪门歪道来计算的,还算不错,但和他们根本没有可比性。

        “但有些事情虽然看天赋,但是更看重传承和努力,比如炼药炼丹炼器这些东西。”

        烨筠点头,这些说法她也是认可的:“但是没有天赋又怎么可能达到顶端呢!”

        “是哒。”姒穆清点头,“所谓的成功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天赋,很多人都看重努力,却不知道那百分之一才是画龙点睛的那一笔。”

        烨筠点头:“她找对了自己的方向?”

        “是啊!”姒穆清一脸的赞同,唐雅在魂力的修行上对比他们只能说是尚可,但在丹药方面确是绝对的天才,而在拿到了长生药的药方后,她的进步越发的大了。

        “我听娜儿说你拿到了神界铸造器具的知识?”烨筠话锋一转,问道,“而且铸器手艺不错?”

        “我可以免费帮你铸器。”姒穆清大大咧咧的承诺下来,说出这种话,不是想要知识,就是想要求一件定制兵器。

        “我来提供材料,也会给你足够的报酬。”烨筠看着赤身肉搏的巨兽们说。双手搂住膝盖,下巴磕在上面。

        “不用报酬,咱们两个谁跟谁啊!”

        “想要什么样的,跟我说。”姒穆清一口拒绝了烨筠给报酬的说法,他不介意被她白嫖一次,回头都会拿回来的。

        “不用这样,明算账就行。”烨筠淡淡的说道,嘴角翘起一抹调皮的弧度,“还是说你想要让我像凌学姐一样,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小女子只好以身相许?”

        “筠儿,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无耻!谁要以身相许,做你的白日梦去吧!”烨筠啐了他一口,手掌推了他一下,“他们快结束了,还有一笔批魂兽正在赶来的路上。”

        “是恐鸟,你小心一些。”

        姒穆清听着烨筠的告诫,眼角一抽,该怎么说呢,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入手啊!他家的娜儿为什么要提这种无厘头的要求!

        璀璨的剑光流转,姒穆清手指并起,最讨厌打这种血厚的怪物了,山岳大小的身体,血气有多么的雄厚一眼就能看出来,一层空间屏障立下。

        如今的斗罗大陆上撇开龙族根本就没有这一级别的魂兽,海洋中说不定还有些遗留。他的目光在波及的平原上划过,心神浮现出了一个念头,或许可以一口气解决这些魂兽。

        姒穆清逮住一个机会,身化剑光,凌厉剑气在他的身外扩散成巨大的尖锥,剑气不断的旋转。

        龙吟乍起,姒穆清的剑光犹如一条虚幻的龙影游走,沧龙正在弄撕咬猛犸象的头颅一顿,它感受到了相似的剑意,抬起头看向姒穆清,一只爪子死死地按着帝王鳄的嘴。

        剑光如丝如线,渗进它的鳞甲,沧龙冰蓝的眸子弥漫上一层血色,凶狠的底下是无可掩藏的恐惧。

        暴虐的龙吟声响彻天地,音波震碎了沧龙面前的一切。

        烨筠稍微打了个哈欠,双眼朦胧。

        音波自她的耳畔掠过,洗剑池周围的大地粉碎,碎裂的平原下落沉陷,本就不稳定的结构彻底崩碎,一层扭曲包裹在她和洗剑池的周围。

        姒穆清的剑气流转,沧龙的鳞甲中渗出鲜血,剑气在不断地吞噬沧龙的血气,斩击着它的本源。

        一股剑意在四碎的平原中升起,这是来自于久远之前的剑意,如今受到姒穆清身上的剑意吸引而出现在这里。

        那份剑意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却依旧不减锋芒。

        沧龙在感受到这一股剑意时,恐惧无可阻挡的从它血脉中爆发。

        垂死的猛犸象和帝王鳄同样浮现出惊恐的表情。

        天际掠来的黑影猛地拔升,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沧桑剑意在姒穆清的引动下掠过猛犸象、帝王鳄和沧龙。

        它们庞大的身躯一滞,轰然倒塌,凶戾的眸子中失去了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