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淬炼剑器

第三百六十三章 淬炼剑器

        池水冰凉带着沁人心脾的甘甜,想必在被某人洗剑之前也是很好喝的池水。

        然而现在它洗的不只是剑,还有人。

        池水形成了剑形,锋利之处比之剑锋丝毫不差,一片血色开始在池水中弥漫,却只限于那一小处水面。

        勃发的生机提醒着周围所有人,他依旧没有死亡。

        剑意斩在姒穆清的洁白如玉的骨骼之上,每一道剑意掠过,都在骨骼上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

        姒穆清的元神立于灵台之中,以一种超然的姿态观看着自己的身体。

        池水如今化作今日剑气,穿梭在他的血肉之中。

        他的血肉在不断的破坏和重生,而在这中极端的行为中姒穆清的剑体被不断的重塑的更加完美。

        那种独属于剑的非人气息越发清晰完整,他正个人仿佛都成为了一柄惊世神剑。

        他的眸子微暗,随着肉身的强大,剑意留在了他的血肉和骨骼中,每一寸血肉中都开始诞生细微的剑气。

        这也让他宁明悟了自己接下来的剑体塑造方向,让血肉中充斥着剑气和剑念。

        姒穆清的魂力按照破碎虚空道的路线一遍遍流转,他试图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的这部功法入门。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在一种排斥的力量下,姒穆清破碎虚空道根本无法入门,他的元神皱眉,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自己无法修行的功法。

        姒穆清的元神运转,不断的推演着破碎虚空道失败的原因,他不认为自己连入门一部功法都做不到。

        元神运转,不断运转,姒穆清推演了千次,最后发现导致破碎虚空道无法修行成功的正是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

        姒穆清愕然苦笑,没想到是这个原因,两部功法彼此对冲,以至于他一直无法入门。

        “见知障啊!”姒穆清发自内心的感慨,两部功法都来自于他,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是他一点点完善而成,是他的根基之法,破碎虚空道,秋儿从他这里得到了理念开创,后来又被他借助黄金龙和龙神之心推演至九层。

        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没有想到两部功法水火不容到了这种程度。

        要不,放弃破碎虚空道?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姒穆清丢弃。

        开什么玩笑!破碎虚空道在锻体方面完爆自己的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放弃是不可能放弃的,就像唐门的玄天宝录一样,玄天功是根基,而玄玉手,紫极魔瞳则是修炼不同方面绝学。

        破碎虚空道和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的关系没有那么深,但是同样是他准备修行的功法,是为了弥补自己肉身方面的缺陷。

        姒穆清默运元神,开始推演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他就不信两部功法真得一丝契合点都没有。

        牧星剑上清光幽幽,池水以它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旋涡,清冽剑光流淌在剑刃上。

        剑气冲星斗,毫光射日虹。

        烨筠睁开眼睛,她的魂力已经攀升到了身躯所能够承受的最大程度,而她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淬炼身躯强度了。

        毫光刺目,滚滚热泪从烨筠的眼眶中流出:“姒穆清!”

        烨筠把这笔账算在了姒穆清的头上,谁让这是他的剑。

        浩荡灵机地气被牧星剑抽取,当成了一种最纯粹的炉火燃料来淬炼剑器本身。

        烨筠已经想好了下次等他的媳妇们聚齐,那就问问姒穆清,剑和她谁更重要?

        低沉的吼声中满是杀意。

        烨筠叹气:“失去了智慧,连本能的狩猎都不会了吗?”

        “你们应该潜伏到我的身边,张嘴咬断我的喉咙,这才是一个狩猎者应该有的能力。”

        烨筠不停地叹气,她也不指望这些已经失去了智慧的野兽可以听懂了。

        实质如黄金的宽剑被烨筠从虚空中拔出,狂暴剑气横扫。剑刃卡住长长的利齿,一双满是狂暴的虎目和烨筠澄澈双眸对视。

        她醒来就是因为感知到了危险正在逼近,这些魂兽因为天地元气和大地灵机的异动吸引过来了。

        烨筠猛然发力,一脚踹出,狂暴凌然的力量把剑齿虎踢飞出去。

        各种各样的巨兽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烨筠看了一眼洗剑池中不断抽取大地灵机和天地元气淬炼的剑器,嘴角一抿,横身立在了洗剑池前。

        虽然自称不喜欢战斗,只想要当一个治愈系魂师,但是面对危险她同样也是一个合格的战士。

        两道剑气左右纵横,劈碎了周围的通道,只留下一条道路。

        地利优势虽然在他们这个级别的战斗中小之又小,但此刻每一分优势都需要把握。

        烨筠左手凝聚出长刀,右手持剑,剑神和刀神两种境界同时凝聚在她的身上。

        漫长的鏖战中,烨筠不停地重复着杀戮。

        一块魂骨被烨筠用剑挑出,一丝剑气注入,魂骨打着旋飞出,落入了魂兽最密集的地方。

        鲜血溅过雪白脸颊,烨筠眼底漠然,刀剑齐动,剥夺着这些魂兽的生命,她机械而高效地重复着杀戮,不存半点怜悯。

        能量凝聚的刀剑在这样频繁的劈砍也有着虚幻的趋势,烨筠索性将手中的刀剑来了一次大爆发,浩浩荡荡的能量洪流横扫。

        那些魂兽已经失去了对于死亡的恐惧,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魂兽扑向烨筠。

        烨筠取出几十柄掷刀,双手各拔一柄,割穿了它们的喉咙,再带着鲜血掷出。

        她微微喘气,最顶尖的真龙魂师经历这么久的鏖战也已经耗干净了最后的一点体力。

        从体内压榨出最后一点魂力,烨筠握着掷刀战斗,掷刀的锋利足以让她完成最后的割喉。

        在她彻底停下之前,不会有一只魂兽可以跨过这里,她可没有丢弃同伴的习惯。

        利爪在烨筠的身上留下或深或浅的划痕,还有几次差点贯穿她的身体,也许是麻木了,烨筠并没有强烈到不能忍的痛感,她眼底的神光暗淡。

        一只利爪从她的左腿处切入再横拉,切断了她的整条肌肉,她半跪于地,魂力波动和横七竖八的尸体在整个平原中,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倒在地上,堆积如山的尸体。

        烨筠昏迷过去之前,心里对于姒穆清只有一句话可以讲。

        “姒穆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