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新大陆的土著

第三百五十三章 新大陆的土著

        大副把这话传达下去,顿时引起船员的一阵欢呼。

        至于要求他们遵守道德和律法的要求,自然是全盘接受,他们还没有尝过肆意践踏律法和道德的快感,也没有看到足够的利益,而这三个月的同行,也足够他们看出自己的上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毫无疑问,一个遵守自己划定秩序的人。

        最重要的一点,姒穆清的实力,足够维持新的秩序。

        有着这份实力在,他们自然会依附并遵从他订立的规矩。

        姒穆清撇撇嘴,一味的压制并非好事,劳逸结合更有利于工作。

        之后姒穆清就把事情交给专业人士,登陆,建立营地,这些事情统统都交给下属让烨筠负责监督,而他则去周围探查。

        作为船上最强的武力,他的职责就是用力量来维护秩序,铲除威胁。

        抬头遥遥望去,姒穆清能够看见高耸入云的山巅,洁白的云雾缭绕,如人间净土,祥和安宁。

        姒穆清沿着河流向上寻找,人类早期的聚集地大多沿着河流建造,沿着河流寻找,总比漫无目的乱逛希望要大。

        握紧了剑,目光投向河流岸边一群饮水的狮形魂兽。

        千年,姒穆清侧着脸,心中下了判断。

        雄狮端坐在一块大青石上,火红的鬃毛飞扬,一双威严的紫瞳盯着姒穆清,露出雪白獠牙,凶戾的气息压迫,姒穆清挑眉,然后绕开了这群狮子魂兽,继续沿着河流向上,没必要对一群野兽动手。

        紫瞳中的凶光隐没,雄狮急速跳动的心脏缓缓平静下来,刚刚那只两脚兽真是恐怖,和那群类似的两脚兽完全不一样,它眼中这才流露出一丝恐惧,刚刚面对那只握着长条,仿佛随时可以夺走他们生命的两脚兽,它只能伪装凶戾的样子,希望吓退对方。

        姒穆清隐藏了自己的身形,靠在一株大树上,顺势一剑砍死了身后这只嗜血的植物类魂兽,翠绿的树叶发黄,浓稠的汁液在伤口处溢出,带着淡淡的草木清香,剑气磨灭了植物的每一分生机。

        拿着手帕擦了擦牧星剑,姒穆清手中的剑恢复一新,感知集中到了那一群隐藏在一边,偷窥那一群狮子的人类。

        穿着兽皮做成的衣服,手里拿着的是青铜和青石磨成的兵器,一群原始人,姒穆清想道。

        时间在等待中流逝,姒穆清很有耐心的看着,看着那群土著等待着狩猎的机会。

        最后那群土著狩猎了一群准备饮水的羚羊,兴奋地谈着话,准备回部落。

        姒穆清跟着他们,至于交谈,毫无必要,因为语言不通,他也没有学一门外语的心思,有精神沟通呢。

        一路行走,这些猎人最强的不过是三环修为,完全不可能发现姒穆清。

        姒穆清一直观察着这些猎人,中间那个穿着虎皮裙的男人是他们中最强的一个。

        最后他们回到了自己的部落里,姒穆清松了口气,至少不是住在山洞里的野人,他可不想要做文明开化,星罗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新的居住地和增强南方军团的考虑,史莱克学院完全是他的一力坚持,所以才支持他的行为,钱花了一大堆,好处都被星罗拿了,据说许家伟已经开始拆解南方军团,组建海军了。

        姒穆清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走到了这个部落的正门前。

        嗖,一只羽箭射向了姒穆清,锵!姒穆清的剑刃磕飞了羽箭,目光一冷。

        哇哇哇!一个人站在高处,对着他叽里哇啦的叫着。

        姒穆清皱了皱眉,用精神沟通说道:“去找你们的首领来!”

        伴随姒穆清话语的是恐怖的魂力波动和爆发的剑气,姒穆清的眼睛眯起,想要见到一个陌生地方的首领,力量才是最好的通行证。

        至于翻船,不可能的,狩猎的人最强的才是魂尊,那么这个部族的首领绝对没有魂王,魂宗都悬。

        整个部落像是炸了锅,不论男女都握上了粗糙的武器,没有武器的就在手里攥住了尖锐的石块。

        最后一名中年人走了出来,他穿着炎虎皮制成的衣服,手里提着一柄枪型武器,看上面的粗糙地魂导阵法雏形,勉强算是一件一级魂导器。

        姒穆清扭着头,看着这个部落后面躲藏的小孩,心中稍动,注意到了一件事,这里面并没有老人。

        “我是一名来自远方的旅人,名字叫姒穆清。”姒穆清先是自我介绍了一下,当然是通过精神沟通,他把牧星剑和魂力收起,表示自己没有敌意,顺便安抚了一下惊讶的首领。

        中年人点了点头,眼神中带着惊讶和戒备,回道:“我叫石头。”

        姒穆清露出和善的笑容:“我想要询问一下,这里的情况以及神话传说,当然我可以用东西来交换。”

        提到神话传说时,姒穆清的目光隐隐发亮,他当然不会只听烨筠和龙族的说法,哪怕他们一直表现出的都是善意。

        中年人直接表示出了惊讶,没有一点的掩饰。

        姒穆清安静地聆听,歪着头,时不时打断,询问一些问题。

        每千年一次的神之赐福,姒穆清微微眯起眼睛,对于中年人提到的千年异象很是感兴趣。

        看到姒穆清眼神的示意,中年人把自己所知道的神之赐福都说了出来,可惜不多,毕竟千年一次,人类的寿命才不过百年,他们又没有记史的习俗。

        唯一可以清楚的就是神之赐福可以大幅度增强武魂和血脉,不论是魂师和魂兽都趋之若鹜。

        姒穆清眼神闪烁,心中对于这所谓的神之赐福感到了无比的好奇。

        这片大陆的隐秘似乎远比他知道的要神秘,而且龙谷也坐落在这里,当年龙神为什么会选择这一片大陆,这也是一个问题。

        姒穆清心中疑问翻滚,他不仅没有在这里得到有关龙谷的蛛丝马迹,反而心中的疑惑更多。

        而且,一万年后,唐门是如何发现龙谷,并且可以派人进入其中捞取好处,还是说这所谓的神之赐福就和龙谷有关,所以唐门掌握进入龙谷的方法。

        可这样一来,又有解释不同的地方,作为龙神为龙族遗留的后手,这样是不是太过于显眼了。

        姒穆清望着天际,中年首领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兵器,那冰凉的触感给他带来了一丝丝的安心。

        “你们想要什么?”姒穆清回过神后问道。

        中年人指着姒穆清,然后说道。

        “你身上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