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万鬼幡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万鬼幡

        庚辰心中恍然,说道:“难怪言叔你开始推脱学院的事务,甚至开始推我上位。”

        言少哲点头:“推你上位本来就是学院的决定,我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世人多昏庸,让言叔你受委屈了。”庚辰安慰言少哲。

        “嘿,我有什么委屈的,难不成我还能不认吗!”言少哲眼中泛着冷意,“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圣灵教的计划?”

        “应该不是,只是一个意外,毕竟言叔你做院长这么多年了,他们要打击学院的声望,早就可以了,估计圣灵教中都没有人知道这一件事情,不知道罗林是怎么挖出这一件事情!”

        庚辰对于罗林的情报收集能力感到惊讶,只能说仇恨最能激发一个人的潜力,居然连这种陈年烂谷子的事情都可以挖出来。

        言少哲想了想,不得不承认姒穆清说得话是对的。

        “是我糊涂了,在知道这件事后,只想着解决影响。”言少哲无奈摇头,神情苦涩。

        “那言叔,你接下来打算回学院去?”庚辰问道。

        “不了。”言少哲果决的回答,“今日之事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泄露出去,所以我在来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葬礼,史莱克学院的言少哲已经彻底死了。”

        庚辰沉默,他知道言少哲已经下了决心,要用自己的死亡维护学院,这一次他是抱着必死之心来参加这一次的战斗。

        作为晚辈,和马小桃姐弟相称,他是绝对无法看着言少哲去死的,至少他还要顾及马小桃和言少哲的师徒之情。

        “言叔,你接下来既然没有去处,不妨来帮我吧!”庚辰对言少哲发出邀请。

        言少哲心中一动,试探道:“帮你祸害日月帝国?”

        庚辰脸色一黑,什么叫祸害,老人家会不会说话,他只是在日月帝国做了些微不足道的工作。

        “不是。”庚辰没好气的说,就算他是小桃姐的长辈他这一刻也没有好语气,要不是因为他们,他需要在乎星罗日月之别嘛!

        “叶夕水和龙逍遥死后,圣灵教群龙无首,必然会被灭,那些邪魂师我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那些善念未泯,坠入邪道以及尚未成年的孩子我想要给他们一个机会。”

        庚辰对言少哲说道:“理论上来说,这应该是国家所做之事,但一来如今四国都没有心力花费在这上面,二来,民间对于邪魂师的仇恨已久。”

        “她和龙逍遥可还未必会死呢!”言少哲对于庚辰现在的自信很无语,如今摆明了叶夕水还有大招没放,极限斗罗一口气没咽下去,谁敢这么大意!

        庚辰自信的说道:“没关系,我在这里,他们死定了!”

        “龙逍遥本质上不是个坏人,但这些年助纣为虐,每一份圣灵教的血债都可以算一份给他,我这人一向论迹不论心,所以只能劳烦他去死了。”

        庚辰目光看着拼死护持叶夕水的龙逍遥,为他感到不值,遇到这么个女人,不论龙逍遥和穆恩都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叶夕水在这一刻身体完成了涅槃,来自于凤凰血脉最深处涅槃之火横扫焚毁一切污秽,这里污秽不止指外面,还有内部,她的血魂魔傀武魂被凤凰血脉彻底摧毁,那些束缚的怨魂也随之解脱,消亡。

        “咳咳!”龙逍遥不断的咳血,脸上露出一道开心的笑容。

        叶夕水脸上闪过一丝错愕和惊讶,似乎是对于自己现在状态的惊讶。但面对罗林、雪满江和孔德明对于龙逍遥的攻击,她挡下了对于龙逍遥的致命攻击。

        罗林眼中闪过疯狂,雪满江拉住他,看向叶夕水的行为。

        言少哲惊讶于如今叶夕水身上的气息之纯净。

        “凤凰涅槃可不是言叔你们想象得那么完美!”这时,庚辰在言少哲身旁补充解释道。

        言少哲目光望向叶夕水,确实,叶夕水如今的气息和之前完全不同了,那股子澎湃的生命和光明的气息根本遮不住,就如同黑夜中的火光一样清晰,而血魂魔傀武魂的气息完全消失了。

        “凤凰的高傲是刻在血脉骨髓中的。”庚辰在一旁幽幽地说,他清楚如今叶夕水已经命不久矣了,就像一团柴火,如今气机越发旺盛,死亡就越逼近于她。

        言少哲目光在叶夕水身上不断的打量,眼神古怪,如今的叶夕水根本看不出一点邪魂师的痕迹。

        “凤凰的涅槃也不是起死回生所用,而是向死而生,理解错了这一点,所谓的涅槃根本无法发挥真正的效果,甚至会真正的入灭。”庚辰对着言少哲回答,话语中有着提醒。

        神兽血脉要是那么好掌控,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人就是人,有几个可以真正体悟神兽传承的天然意志,凤凰的高洁,龙族的纯粹,玄武的冷静……

        只有相近的意志,才能发挥来自血脉的全部力量。

        叶夕水对着龙逍遥诉说着自己的深情,和所谓的真相。

        听得庚辰嘴角抽搐,他们这一群人都很无语。

        庚辰的目光不断的打量龙逍遥的头顶,他总觉得龙逍遥上面有一片青青草原。

        “小子,做个交易如何?”龙逍遥确是显得很开心,对着庚辰问道。

        “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做交易。”庚辰撇撇嘴,对于龙逍遥口中的交易不屑,杀了他们,最后什么都是他的。

        “就凭这个!”

        龙逍遥手中拿出一柄旗幡,旗杆通体黑亮,幡布迎风招展,这件魂导器普一拿出,整片澄澈的天空就被浓浓的黑云笼罩,阳光被遮挡在后面。

        鬼哭神嚎的声音在空气中发出,风吹过耳畔,呜呜声落入他们的意志。

        庚辰的目光一凝,他从那杆旗幡上感知到了危险。

        同时一股让这具身体感到了无比熟悉的气息在上面流淌,如若不是庚辰现在已经炼化了古月晔在肉身中残留的本能,现在他已经杀了上去。

        龙魂,古月晔妻子的龙魂就被束缚在那里面。

        言少哲和罗林眼神难看,目光转向姒穆清,如今一切都握在他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