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五章行动!!

第三百四十五章行动!!

        庚辰阴沉着脸,银发无风自动,一缕缕七彩虹光在周围破碎的空间缝隙中流转缝合,三体一心,他的情绪记忆每时每刻都在共享。

        在古月娜身上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姒穆清有失去理智的趋势,自然这也影响到了庚辰和应龙。

        应龙直接去找烨筠,神圣龙王的存在和她脱不了关系。

        而庚辰这边则是最纯粹的杀戮欲望,他现在只想要动手,用怒火烧死别人或者烧死自己。

        他在等待着,等待罗林的行动,等了一天一夜,这期间庚辰身上的杀意内敛,却越发的浓厚,只等爆发的时刻。

        杀戮虽是他的渴望,但他却不会随意发泄到无关人士的身上,至于圣灵教,他们不是人。

        许久久和唐雅在一旁担忧地看着庚辰,一个柳眉紧皱,一个欲言又止。

        “久久,通知萧萧,让她去邪魔森林中,准备浑水摸鱼。”庚辰对许久久说道。

        许久久立刻点头,很明显舒了口气,能做出这样的安排说明庚辰依旧还保持着理智。

        愤怒这种情绪虽然可以让人的战力超常发挥,但对于庚辰来说却不过是多余的情绪,一道金黄明亮的剑光在他的灵台中横扫,剔除无用的情绪,这是天人般若功的智慧之剑,以岁月,以知识磨砺智慧,斩尽芜杂,心智澄澈,换做其他人也会修出旗、盘、珠各种样子的智慧象征。

        一道流光落入庚辰的手中,庚辰阴沉着的脸稍稍散开一缕阴霾:“很好,罗林的速度够快。”

        整个人随之化作一道虚影飘散,罗林同样等不及了,夜长梦遁,在确定战力足够后,干脆迅速集合战力。

        许久久和萧萧对视一眼,目中不无担忧,刚刚庚辰那副杀气腾腾的模样实在吓坏了她们。

        庚辰漫步在邪魔森林之中,向着圣灵教的隐秘基地走去。

        南宫碗就等在这里,为他引路,见到他后,南宫碗就主动落后半个身位以示尊敬。

        庚辰对南宫碗的识相很满意,并不是态度上的问题,邪魂师能屈能伸,这是正常的水准,而是他办事的稳妥。

        “叶夕水应该没有傻到在这里了给龙逍遥疗伤吧!”

        “当然不是,罗林说叶夕水的隐藏地点就交给他了。”

        庚辰随口对南宫碗进行询问,嗓音轻柔,南宫碗一边回答,一边带着他去自己的房间。

        “这是?”庚辰和南宫碗来到他的房间,一个人影出乎预料的在他的房间。

        “这就是您要的魔皇的女儿。”南宫碗低下头,说道,然后主动退出了这一间卧室,把空间留给了庚辰,顺便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庚辰心中满腔的杀意凝固,对于南宫碗的行为库苦笑不得,难不成他认为自己这时候还有龌龊的思想吗?而且难怪罗林认为不占地方,居然变成了人类,也难怪没有反抗力的被抓到了圣灵教。

        魔皇的女儿双腿弯曲,人跪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

        庚辰手指捏住她的下巴,目光直视她的双目,最后确定了她的精神意志貌似被叶夕水彻底摧毁了,面对他这轻佻的行为,她居然用侧脸在他的掌心蹭了蹭,就像自己养得猫咪一样。

        叹气一声,庚辰把她收起来,原本准备对付她的手段是用不上了,说不定还多了一个累赘。

        南宫碗敲了敲门,小心翼翼,声音轻微,心中胆颤,他可不认为自己这位新主人是什么好人,要是打扰了他的兴趣,他一定会重温一遍生死符,所以不得不小心,不得不谨慎。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庚辰很是利落的走出:“带路!”

        南宫碗估算了一下时间,确定了这位根本没动魔皇之女,不然这点时间哪够啊!他不知道自己心中是高兴多一点,还是悲哀多一点,不贪图女色,至少未来他们不会轻易死了,但同样,他想要挣脱出他的束缚就显得很困难了。

        庚辰把一样东西交给了南宫碗:“去吧!把这些东西散布在整个圣灵教的驻地中。”

        南宫碗看着庚辰递过来的药粉,心中是拒绝的,但他没有选择,低下头道:“是,主上。”

        罗林对着庚辰挤眉弄眼。道:“还满意吗?叶夕水虽然别的无法称道,但是这一手调教人的手段可是很不错。”

        庚辰目光在罗林带来的人身上一扫,两个蒙面,很明显不想要暴露身份,自称血神的青年吊儿郎当倚在一旁,眼底闪过惊讶,道:“就这些?”

        就一个具有超级斗罗级别的魂力波动,这怎么可能成功?罗林的脑子是进水了吗?

        罗林悄然点了点,说道:“这里是日月,魂力等级从来不代表一切。”

        魂导师。庚辰的目光在隐藏面目的两人身上一扫而过。

        “走吧!我们进去,可惜因为时间紧迫,我们没有时间来给叶夕水和龙逍遥下毒削弱他们的战力了。”罗林惋惜道。

        双方走入幽深的甬道,七绕八拐地走了好一段路,最后来到了一处卧室,天光豁然大开,花香飘来,竟有一种令人心旷神怡之感,但闻得久了就有一种恶心欲吐的感觉。

        浅红、深红、明黄、淡蓝等各种花朵争奇斗艳,这一座精致的小花园任谁都能看出来花费在其中的心思。

        “罗林,雪满江,居然是你们两个在搞鬼。”

        叶夕水坐在床榻上,一手端碗,一手拿着汤匙搅拌。

        悠闲,有恃无恐这是所有人在看到她的时候脑海中冒出来的形容词。

        雪满江冷笑一声,血光席卷,细剑被握在了他的手中。

        如今到了复仇的时刻,罗林却显得冷静无比,双目如冰似雪,不夹杂着任何一点人类的情绪,不卑不亢的道:“太上教主,教主已死,龙供奉又被重伤,这等机会我实在觉得难得啊!”

        “看起来我不用期待援兵了!”叶夕水摇摇头道,“不过你们是不是忘了,不论你们用多少小手段,你们面对始终是一位极限斗罗。”

        恐怖的魂力波动在叶夕水说到极限斗罗时轰然爆发,窒息般的压力充盈在小小的卧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