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罗林的来历和圣灵教的起源

第三百四十一章 罗林的来历和圣灵教的起源

        香炉上青烟袅袅,一张茶桌,几张椅凳,两套简单的茶具。

        古朴幽雅,清远淡然。

        几株绿植相伴,有大师亲手雕刻的根雕放在一旁作为陪衬,还有古代传下来的名画。

        庚辰轻轻抿了口茶水,不得不说罗林的品味确实好。

        罗林同样品了一口茶水,苦涩在舌尖荡开,最后神情复杂,对庚辰道:“珍惜眼前人。”

        庚辰举起茶杯的手臂一顿,他的眼前人可不止这一个。

        只不过这就没必要和这个伤心人说了,自打看见他俩后,罗林整个人都笼罩在一股低气压中,脸上写满了我有故事这几个大字。

        咚咚!罗林说完那句话,就把手中的茶水喝出了二锅头的气势。

        庚辰开玩笑道:“要不要我提供美酒给你?”

        “好啊!”罗林伸出手臂,五指摊开。

        真是厚脸皮!我就是随口一说。庚辰脸一僵,他身上哪里会有酒啊!

        罗林疑惑的目光投来。

        许久久见状,自己取出一瓶酒递到罗林的手上。

        罗林拔开酒塞,馥郁的酒香在空气中扩散,右手把茶杯空出,琥珀般透明的酒液倒入茶杯,晶莹剔透的酒液上有着星光涟漪,小小一杯酒中仿佛有着星辰汇聚,呈现出梦幻般的唯美。

        “好酒!”罗林饮下美酒,赞叹道,“这酒肯定不是为我准备的!”

        许久久笑而不语,只是手臂搂住庚辰,身子贴在他的身上。

        星力在罗林的体内流转一圈,灼热感就流入了骨骼肌肉,给他带来些微的强化。

        “星冠宗的星梦酒果然名不虚传!”罗林露出老酒鬼才有的敏锐和贪婪,“不知道星冠皇室秘藏的九宸星梦酒又是什么滋味!”

        “那就看你有没有足够的价值了。”庚辰悠悠的说道。

        “你就不怕我把这事情告诉徐天然?”罗林一扯嘴角,露出两颗虎牙。威胁道。

        “你告诉他他会信吗?”庚辰有恃无恐,“长生药这是他势在必得的东西。”

        “对于枭雄来说,尤其是被抓住了弱点的枭雄,在长生药完成前,他不会动手的。”

        信与不信,这根本不重要,只要长生药是真的,徐天然就可以忍受,任何在这个时候劝言他的人只会被他撕成粉碎。

        “徐天然的性格被你捏得死死的。”罗林的脸上涌现出红润,眼神略带着醉意。

        庚辰耸耸肩,徐天然这人说麻烦也麻烦,但被握住了死穴后也就那样,所以说穿越者最大的优势就是对于原著人物性情弱点的把控,剧情会变,但人物的性格和过去不变。

        “我们的诚意已经有了,那么你的呢?”庚辰对着罗林说道。

        罗林眯着眼,醉眼朦胧,但理智依旧清晰:“我叫罗林,嗝!”

        喷出一口酒气,他说道:“来自圣灵教,我的曾祖父是圣灵教上上代教主。”

        庚辰眼皮一跳:“钟离老鬼?”

        罗林目光一冷,眯起的双眼猛地睁开:“你知道他?”

        “看起来钟离老鬼自以为的天衣无缝不过是个笑话!”罗林冷笑道,“我曾祖是他的师父。”

        说到这里,罗林的话语中流出一丝刻骨铭心的恨意。

        “至于后面,不过是一个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叛徒为了夺取权力杀了我曾祖的事情。”

        罗林摇晃着茶杯,酒液晃荡。

        “所以你想要夺回自己的权力?成为圣灵教的教主?”庚辰饮着茶,问道。

        “权力?如今的圣灵教已经和曾祖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我要它作甚!”

        罗林不屑,更有着赤裸裸的厌恶:“圣灵教最初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庇护邪魂师而已。”

        邪魂师?庇护?这两个词连在一起就惹人发笑,许久久和庚辰都用同样奇怪的眼神看向罗林,他们从来听到的就是邪魂师害人的传闻,是加害的一方,他们需要庇护吗?这是受害者才需要的。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罗林说道,“但是邪魂师一开始也是弱小的。”

        “有害人的能力就一定要害人吗!”罗林目光凌厉,语气森寒。

        许久久皱着黛眉,这和她的认知不同,也无法接受,在她看来这只是对方的狡辩而已。

        “赞一个!”庚辰举杯,以茶代酒,和罗林碰了一杯。

        “可我知道的,邪魂师害人的例子数不胜数!一个刚觉醒的邪魂师屠戮自己出身的村庄更是比比皆是!”许久久按住庚辰举杯的手臂,目光凌厉的回瞪过去。

        “邪魂师害人?”罗林嘲讽一笑,“不食人间烟火!”

        罗林对着许久久评价,不屑的语气溢出,在许久久反驳前然后对着他们解释。

        “你只知道邪魂师害人,那么你知道有多少邪魂师是在觉醒之后被那些村庄的人活生生的虐杀吗?溺死、火焚、活埋等等手段,那些愚民论起手段残忍,比起邪魂师也差不到哪里去!”

        罗林话语中带着漠然:“九千年前,才有了邪魂师的定义,才开始以武魂的属性划分善恶。”

        “然而谁生来就是邪恶!以武魂划分善恶简直可笑的不能再可笑!”

        “然而觉醒邪武魂的魂师在修行路上会越来越偏向邪恶,这一点你怎么解释!”许久久咄咄逼人,并没有被罗林带偏。

        “觉醒武魂不会让一个人性情大变,这一点你们是知道的!再强大的武魂都是这样,他们之所以会性情大变在于武魂的修炼方式。”罗林沉着冷静的回答,“杀人,取血取心,用怨念、贪嗔痴来修炼,性情不变才怪!”

        “呵,你也承认了,邪武魂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情,既然如此,那么防患于未然又有什么不妥!”

        许久久乘胜追击。

        “你以为他们为什么会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罗林横斜了一眼许久久道,“不就是你们逼迫的吗?”

        “这一点我理解,你跑题了。”庚辰对着罗林说道,又按下了许久久的香肩。

        “圣灵教的创始人是我的先祖,他的亲弟弟和亲哥哥正是死在这样的偏见下,仅仅是因为觉醒了邪武魂,就被全村人活生生烧死,亲眼目睹那一幕的他才在后来成为极限斗罗后创立圣灵教,来庇护那些弱小的邪魂师,也给他们一个正常生活的环境。”

        “那他过得一定很不好。”庚辰说道,“亲哥哥和亲弟弟是邪魂师,那么他大概率也会被怀疑是邪魂师,居然能完好的活到极限,天赋和手段都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