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龙血中的怨念

第三百三十六章 龙血中的怨念

        “咱家要恭喜唐御医了,这道圣旨一出,唐御医就是朝中炙手可热的人物了。”

        “看咱家这嘴,唐御医本就是朝中人人皆知的大人物。”

        宣旨太监面白无须,笑容谄媚,声音尖利,一挥手,身后的小太监就把两个方方正正的楠木盒交给了唐雅:“这是太子殿下要求交给您的,他说御医可以尽快炼制长生药了。”

        唐雅随意地笑了笑,对于太监的吹捧不可置否,示意身边的弟子给了他一笔贿赂后,就虚与委蛇的把他送走。

        一众弟子环绕在唐雅身边,各种赞美之词不绝于耳。

        唐雅最后只得板起脸,问他们今天的功课完成了吗?并且表示自己要抽查,这才让那些弟子们一哄而散。

        她这才得闲,转身去找庚辰和许久久,顺便让庚辰检查一下楠木盒子,如果她没有猜错,这里面放着的就是长生药方中的君药。

        许久久所在的地方是整个唐门最偏僻的地方,她深居简出,保持着自己的神秘。

        明媚阳光让许久不曾出来的许久久眯起了眼睛,那渗入肌肤的暖意让许久久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唐雅亭亭玉立,对着许久久说道:“多出来晒晒太阳,不只是身体,对你心灵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许久久长叹一声:“在这里,我不适合处在阳光下。”

        唐雅心中同样叹息,但她是那种天生乐观的人,于是对许久久道:“所以才更要珍惜阳光下的时间啊!”

        许久久目光转向唐雅怀中的盒子,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应该是长生药的君药。”唐雅顺着许久久的话往下说,“没想到日月帝国这么快就能弄来其中两项君药。”

        “其中银龙的心血日月帝国是有的,毕竟前些日子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还光明正大写着屠龙历史。”许久久手指捻起一缕秀发,撩到自己的耳后。

        两个美女一起去到了后院看到了庚辰和漓两个人。

        庚辰和漓默契地停下了交谈,有关明教的事情不告诉她俩为好。

        “这是什么?”庚辰指着唐雅搬过来的楠木箱。

        “你自己看啊!你不是有……那个精神感知吗?”唐雅对庚辰翻了个白眼,咚!沉重的楠木箱在石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久久呢?不猜一猜吗?”庚辰转向许久久,道。

        “不了。”许久久双手搭在小腹,“你又不给奖励?”

        庚辰手按向楠木盒,啪!细碎的木粉被风一吹,向着四周飞散。

        许久久眼中露出惊讶,这盒子中的东西她非常熟悉,因为她在拍卖会上见到过,是另一件珍贵拍卖品的赠品,九级魂导器,封神台。

        “这是?”唐雅询问庚辰和许久久,很明显这俩人都认识这里面的东西。

        许久久向着唐雅进行解释,庚辰嘴角抽了抽,封神台的来历他也是很好奇的。

        “封神台,当然是战利品。”许久久理所当然道,“这是四千年前的战利品之一,原本先祖向着日月帝国索取了大量九级魂导器用来解析,以加快本国的魂导器进度,可惜高级魂导器都有保密措施。”

        许久久说到这里满脸的遗憾:“哥哥还因此被一个混蛋敲了一笔,修复了这件九级魂导器。”

        “可惜,十万年魂兽胚胎,就这么白白打了水漂!”

        许久久的话让庚辰诧异,毕竟魂兽胚胎被抢走和他有不少联系。

        流动的七彩虹光,包裹住庚辰的手掌,庚辰捏碎了封神台,封神台这种专门针对内部的顶级魂导器,对于外面的攻击比起来就是脆皮一个。

        一枚血色的泪滴状结晶静静地悬浮在空中,污秽的红色气息升起,凄厉的咆哮在周围人的耳畔震颤。

        许久久和唐雅的面色变得苍白无比,血色从他们的俏脸上褪去,漓的表情则变得相反,变得狰狞而狂热,眼白上浮现出血丝,无形的梦魇随着龙血的出现笼罩在她们的心头。

        “咳!”庚辰轻咳一声,精神力夹杂在声音里,唐雅、许久久、漓一下子惊醒,就仿佛从噩梦中苏醒,豆大的冷汗粘在她们的额头上。

        庚辰伸手把泪晶握在掌心,七彩虹光包裹着泪晶。

        在空气中咆哮的怨念随着庚辰的这一个动作戛然而止,猩红色的雾气被七彩虹光牢牢地锁在庚辰的掌心中。

        “这是龙血?”许久久惊愕地问道,她的美眸瞪大,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颤巍巍地指着泪晶。

        唐雅和漓同样惊愕地看向泪晶,刚刚她们只觉得自己坠入了无间地狱,无穷的怨念在她们的耳边呢喃咆哮,痛苦被强行灌入她们的内心。

        “是!”庚辰给了她肯定的回答,“这应该就是日月帝国在三千年前猎杀的那头银龙的心血。”

        “因为死亡的憋屈,因为自己刚刚出生的女儿,所以那头银龙在自己死前心中充斥着无尽的怨恨,因为银龙天赋异禀的精神力,所以让她死后也在自己最精纯的心血中留下自己的怨念。”

        庚辰对三女进行解释,告诉她们为什么原本在传言中有着无穷药效的真龙心血会变成这样。

        “那这滴心血泪晶岂不是不能使用了?”唐雅扼腕叹息,这可是银龙心血,刨开自己眼前的异类,如今的斗罗大陆上有没有纯正的银龙都是两说了。

        “可以使用,只要可以净化其中的怨念就行。”庚辰淡淡的说道,“不过麻烦唐雅你告诉徐天然,这滴龙血泪晶已经被污染了,我们也没有净化的方法,不能用来制作长生药,不然成功的长生药会被怨念污染,任何吃下长生药的人都会被龙怨控制心智。”

        庚辰当然有净化龙血怨念的方法,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日月帝国手中被龙怨污染的银龙材料绝对不止一个龙血泪晶,他表现出这种能力,日月帝国一定会想方设法从他的掌心要走,他闲着没事增加日月帝国的战力吗?银龙身上剥离的材料每一个都是用来制作九级魂导器的材料之一。

        “另外再转告徐天然,昔日海神唐三制作长生药的君药还剩下一份龙血结晶,问问他们要出什么价格?”庚辰毫不犹豫,又扣了一口大锅在唐三的头顶。同时也确保长生药不会超出自己的掌控,不然他们发疯去对付帝天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