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饕鬄

第三百二十五章 饕鬄

        山岳般沉重的光明之力在房间中荡漾。

        整个黄金树的力量由上到下汇集在此,浩荡伟岸,镇压房屋中间那人,整整九条,宛如黄金浇铸成的锁链捆缚在他的身上。

        姒穆清平静的眼眸倒影出那人乱糟糟的头发,遍布皱纹的脸庞,脏兮兮的衣服。

        “玄老,他居然被您镇压在这里,穆老我想你需要给我,不,给我们所有人一个解释。”

        姒穆清体内魂力流转,手掌已经握上了牧星剑的剑柄,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已经调整好了精气神,褪去了心中所有的懈怠和大意。

        “你这平静的心态可不像是要解释的模样。”穆恩声音在房间的最深处传来。

        他人依旧躺在躺椅上,气机却和整个黄金树融为一体。

        “感觉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呢!”

        “惊讶、愤怒、焦急这些情绪对我们面对的事情有意义吗?”姒穆清古井不波,“既然没有意义,那又为什么要让它影响自己呢!”

        “修行是为了掌控自己的命运,如果连一点情绪都无法掌控,那么究竟是你掌控自己,还是被情绪奴役着自己呢?”姒穆清反问,身上的气机开始回落。

        “看看!玄子,你就不觉得羞愧吗?”

        场中凝重的气氛散去,穆恩笑骂道。

        “民以食为天!有什么可羞愧的!”玄子睁开双目,暴戾的疯狂之色被压制在眼底。

        “小清子,有没有带点好吃的点心给老头子吃啊?”玄子一脸轻松的说道,仿佛被镇压封印的人并不是他。

        姒穆清气机锁定在玄子的身上,锋利的剑意隐没:“没有,还有玄老,我建议你换个对我的称呼,小清子什么我并不是很喜欢。”

        “你喜不喜欢管我什么事!我喜欢就行了!”玄子一笑,捉黠道。

        “穆老刚刚要我帮他一个忙,联合现在的情景,我大约可以确定,是玄老你身上的饕鬄血脉在搞鬼吧!”姒穆清的手松开剑柄,“你确定现在要这么称呼我?”

        “那又如何?老头子这只是跟女人一样,多了那么几天需要被镇压在黄金树下而已。”玄子相当的洒脱,身体向后仰,九条能量凝聚的锁链这时宛如真实的锁链发出哗哗的声音,绷紧,拉扯住玄子的身体,让它充当了一回躺椅的作用。

        “玄子在那场流星雨后,体内的饕鬄血脉彻底觉醒,武魂也随之进化成饕鬄,原本借助这一契机玄子可以一跃成就极限,但彻底复苏的饕鬄血脉中蕴藏着难以想象的疯狂意念,玄子当时猝不及防下几为血脉所控。”

        穆恩缓缓解释,那是一场大战,被饕鬄血脉控制的玄子几乎发挥出了超过半神的力量,当时半残的穆恩借助黄金树犹不能控制,所以穆恩才会接受龙族的恩惠,借此彻底炼化了龙丹,恢复了伤势,也镇压了玄子。

        “竟然是这样,那么我能帮什么呢?”

        “是为了心境?”姒穆清问道,他也只能想到这一点了,玄子的饕鬄血脉已经进化完成,只是因为无法控制其中的疯狂所以才会驻足在超级斗罗的境界。

        “不错!”口水在玄子的嘴角流出,粘在了衣服前襟上。

        玄子抬手擦了擦了嘴角,在后辈面前如此失态让他这样的厚脸皮也感到脸上火烧火燎的。

        “心境?”姒穆清摇摇头,很不看好玄子和穆恩的想法。

        “我的心境来源有二,一是剑道,铸就的纯净剑心,二是道门功法中天然携带的思想,修身养性对我而言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情。”姒穆清面色平静,金色流光蕴在瞳孔中,开始观测玄子的身体,尤其是血脉的部分。

        太上忘情,得情忘情,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这才是他追求的心境。

        然而太难了,尤其是对于贪图口腹之欲的玄子而言,姒穆清对玄子解释了何为太上忘情,听得穆恩默然。

        “玄老,你现在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口腹之欲吗?”姒穆清问道,饕鬄以贪食为欲念,玄老的饕鬄神牛进化为饕鬄后,武魂确实是没有了缺点,也不需要不停的吃东西来维持,但饕鬄武魂和血脉却让玄老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口腹之欲。

        玄子苦笑着摇摇头,不让他吃,那比杀了他还要难。

        “至于剑道铸就的剑心那就更不可能了,玄老走剑道,怕不是最后真的彻底和饕鬄的意念合二为一?”姒穆清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哪怕可能性只有万分之一,他也要杜绝。

        “心境不行,不过玄老可以走另外一条路。”姒穆清转瞬又提出了另外一个想法,“精神力,只要精神力足够强大,能够完全掌控身体,饕鬄血脉的本能自然无法控制玄老。”

        姒穆清觉得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情,根本原因还在于玄老并没有彻底掌控自己,所以才会被饕鬄血脉的本能所控制。

        精神力,玄子眉毛皱起,穆恩同样一脸的发愁。姒穆清提到的这个方法他们早就想过,但是被他们放弃了。

        饕鬄,龙之九子之一,和霸下、貔貅、狻猊、睚眦、嘲风、囚牛同属于金龙一脉的分支,而狴犴、蒲牢属于银龙一脉。魂师除了精神系魂师之外绝大部分都是凭着魂力等级的上升自然而然的精进精神力,因为天赋和武魂的不同,所以精神力增长的幅度也不同,但没有主动修炼精神力的方法。

        “你小子不会有创造了一部修炼精神力的功法吧?”穆恩有些惊疑不定地问道。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万能的,修炼精神力的功法我没有。”姒穆清很是干脆的说道,主修精神力,等庚辰那边的天人般若功完成后应该可以,但现在只有一个雏形,而且还只是包括了斗战之法,离完成还要遥不可及。

        “不过唐门那边有,紫极魔瞳虽然不是主修精神力,但也可以增进精神力。”姒穆清对着玄老说话,目光闪闪发亮,如今银龙这边的血脉他自有参照,但金龙这边却只能凭借北苍君和秋儿来慢慢摸索,血脉解析进度比起银龙差得不是一点点。

        所以玄子现在在姒穆清的眼中就是一座闪闪发光的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