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玄武完

第三百二十四章 玄武完

        贝贝陪着姒穆清心惊胆战的做检查,看姒穆清的架势就差把徐三石整个人都拆了,然后研究每一寸骨骼肌肉了。

        一个个冰冷的数字被姒穆清记录在笔记上,当中隐藏的是徐三石的斑斑血泪。

        姒穆清再次一指点在徐三石的眉心处,贝贝心中一跳这个动作姒穆清重复了数次,每一次都会让徐三石稍微缓和的怒火升腾,原本有退转趋势的玄武武魂再次咆哮。

        “够了!”贝贝一把巴掌拍在徐三石的头顶,紫色电光一闪而逝,黑色光晕在凌厉暴戾的雷霆下消散,打晕了徐三石。

        贝贝嘴角抽搐,他实在看不下去而来了。

        他怒视姒穆清,看着姒穆清一脸平静的收起笔。

        姒穆清淡淡地说:“着什么急!再过三次才是他的极限,现在的行为并没有损伤他的根基。”

        贝贝心头涌上一股寒意,姒穆清说这话的时候实在太平静了,平静得就像在评价一件物品,一个死物,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那三石的感受呢?”贝贝截断姒穆清锁住徐三石的星光锁链,声音低沉地问道。

        “他不会记得其中的事情,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感受。”姒穆清翻着笔记,这当中有马小桃口述的凤凰武魂进化感受,有他记录的剑武魂铸造实体和合一的过程,也有贝贝、小雅在自己的武魂变化后的记录等等。

        不记得,自然也就不会有意见。贝贝心头的寒意更浓,整个人就像穿着单衣,置身在高山冰雪中。

        “你不会也对我做过这样的事情吧?”贝贝问道。

        姒穆清终于动容,看着贝贝脸上的怀疑,他知道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了。

        当带着有色眼镜评价对方时,那么结果无论如何都是偏的。

        姒穆清合起笔记,确定自己今天不好好处理这件事,回头他和贝贝的友情就断了。

        “我没对你做过这种事情,包括小雅姐。”姒穆清担心贝贝的不相信,干脆用心发下了一个誓言。

        贝贝脸上的怀疑渐渐褪去,不论他是不是真的内心相信,但在姒穆清发誓之后,除非他真得想要翻脸,不然只能相信。

        “徐三石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姒穆清在贝贝询问时,先一步堵住了他的口。

        “他也是我们的同学啊!”贝贝无奈地说了一句,最后看着姒穆清脸上的不以为意,只得说一句:“看在他是我朋友的份上,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不行。”姒穆清的声音果断而坚决,“天罡溯源图需要我研究天下各种血脉,参悟生命之秘,只有这样我才能画下三十六种法相,确定武魂和魂兽进化之路。”

        贝贝一时沉默,他听出来了姒穆清话语中箭一样凌厉的意志,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姒穆清说完后,闪身离开留下一句话给贝贝。

        “贝贝,你去库房中取地龙金瓜,用来给他补补身体,希望他下次可以撑得久一些,那些话想好了可以随时告诉我,我最近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好好理一下信息。”

        贝贝嘴角抽搐,这是要把徐三石的价值榨干啊!但他依旧去了地龙金瓜对于自己的好基友还是很有好处,既然被压榨的结局逃不了,那么就只有为他争取更大的好处了。

        姒穆清一边梳理着从徐三石身上的得到的信息,至于贝贝的话早就丢到脑后去了。

        从徐三石身上的得到的信息表明,器武魂也不都是由神兵利器的一部分化出,也有一部分是神兽身上的一部分,例如龟甲、鳞片、利爪、尖角等等。

        姒穆清头疼按了一下自己的眉心,还好,虽然麻烦但没有出乎预料,人类亲手打造的兵器、魂兽、自然天象武魂,大体上就可以分成这三个部分。

        计划依旧可行,姒穆清在心里下了判断,自己的手掌合拢,苍茫浩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出,炼入姒穆清的身躯,淡淡的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后,神圣威严的外表、矫健修长的身躯、凶戾锋锐的龙角、遮天蔽日的羽翼,那道虚影是……龙,可呼风唤雨,可掌握五雷,可大小如意,这也是天罡溯源图上的第一道法相。

        任何拥有龙族血脉的生灵都可以在上面看到自己的影子,金龙的气血、银龙的精神、火龙的火焰、冰龙的水等等,这是一道完美的龙之法相,但同样所有人也能感觉祂身上的残缺感,这道法相正是姒穆清感悟银龙金龙血脉和诸多真龙血脉而凝聚的法相,一旦完成那就是最为完美的龙,是所有真龙的进化和返祖方向,而他也可以借此成就独属于自己的应龙之躯。

        “真是让人惊讶!”苍老的声音落在姒穆清的耳畔。

        “穆老,偷窥别人修行可不是好事。”姒穆清收起自己的法相。

        “你在乎吗?”穆老反问了一句,“只是真没有想到你的野心这么大啊!别人有你这种机缘想得都是成为龙神,那可是真正的第一强者啊!你倒好,成为龙神都满足不了你,你的目标放在龙族血脉源流上,你要成为龙族的血脉源头,这是要做龙祖啊!”

        “这人呐!哪怕是一条咸鱼也应该有梦想,又不占地方,指不定哪一天就实现了。”姒穆清没有反驳穆老的说法,龙祖能不能成就那是一回事,但有没有那个心思是另一回事。

        看着姒穆清的脸色变都不变,穆老再次传音给姒穆清:“你既然要做这一件事,那么帮我一个忙如何?对于你体悟血脉也会有不少的益处。”

        “好啊!”姒穆清说完,仰头看去,他已经到了黄金树之下,来到了海神阁之前。

        粗糙的木门被姒穆清推开,和煦温暖的力量扑面而来,那是纯粹的光明之力。

        姒穆清扫视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厅,海神阁他来过不少次,但这地方依旧有很多得地方没有探清。他顺着楼梯往下,手搭在扶手上,脚步稳稳的踏在台阶上。

        “你小子的感知是不是太强了?”穆老略有些无奈的声音落入姒穆清的耳畔,他还没有说自己在哪,他就这么走过来了,很明显海神阁的结构,他的力量都没有瞒住姒穆清的感知。

        姒穆清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到地方了,伸手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