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玄武2

第三百二十二章玄武2

        怎么知道?当然是结合原著的描述和从唐雅口中的一些情况推测出来的。

        不过姒穆清觉得八九不离十,唐雅曾说过江楠楠有一段时间对于他人接触自己的隐私部位排斥性很大,并且明显表现出了恐惧、不安、抑郁、暴食、不喜欢自己的身体、对身体有异样感、低自尊心等症状,甚至出现了轻微的自杀倾向。

        “小雅姐告诉我的。”姒穆清随意地说道。

        贝贝怔然,低声嘟囔道:“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小雅提起过?”

        姒穆清瞥了一眼贝贝,再小声又怎能瞒过他,这种女孩家的私事,要不是他专门去找唐雅进行了解,唐雅又担心闺蜜的幸福,不然才不会告诉他。

        张乐萱心中出现一抹心疼,这妹纸比起她来,也差不到哪里去了!她看着现在失魂落魄的徐三石只觉得他罪有应得。

        “哥帮不了你了!”贝贝拍了拍徐三石宽阔的肩膀,原本他还有撮合徐三石和江楠楠在一起的想法,但现在看着张乐萱眼中的疼惜和愤怒他很确定自己敢这么干,他这位姐姐就会好好教训他。

        徐三石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宽鼻阔嘴,浓眉方正的脸上浮现出极端的后悔神色,连贝贝占他的便宜都顾不得了,要在平时两个人非要去斗魂区分个上下。

        姒穆清轻轻地抿了一口咖啡,醇香和苦涩交织在舌尖,品味着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贝贝眼看没法安慰徐三石,目光投向姒穆清。

        姒穆清眼帘低垂,就当没有看到贝贝的求助,桌子下张乐萱的手指在姒穆清的掌心写着字。

        ‘江楠楠真的没法恢复正常了?’

        姒穆清很像表示自己完全可以用精神沟通,但想了想他也在张乐萱的掌心写道‘当然不!只是心理创伤而已当然有法子,这要看她未来的夫君,怎么都和我们无关。’

        张乐萱柳叶眉稍皱,她倒不是怀疑姒穆清的话,‘为什么一定要他的夫君来?’

        萱姐姐果然心善,就算是一个交集不多的人都愿意尽心竭力的帮忙。姒穆清心中想到,于是在掌心写道‘因为心理创伤必须要用心去治愈,而且需要直面她曾经恐惧之事。’

        写到这里姒穆清显得很是无奈,‘你和我没有这个时间,身份也不合适。’

        “你有帮助楠楠的方法对吗?”徐三石终于从刚刚的打击中缓过神来了,他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小毛病,比如耍贱、好色,但其本心依旧是善良的,不然也不会因为一场趁人之危的交易就给江楠楠当了几乎三年的舔狗。

        姒穆清沉默不语,他和徐三石非亲非故,可不会无辜帮人,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施恩望报哪有直接划定交易来的方便。

        “有什么条件你开!”徐三石很快就做出了任人宰割的决定,“不过你清楚,我这种继承人权力说大大,说小小!最好不要开什么为难的条件,我也实现不了。”

        姒穆清手中的茶杯旋转,瓷质的杯盏冰凉温润。

        “首先我需要你们宗门的进化仪式。”姒穆清沉思了一下,缓缓说道。

        徐三石一怔,然后道:“这仪式仅仅针对我家,对于你没有任何作用!”

        “你只需要拿出来就好了。”姒穆清说道,他当然不是垂涎武魂进化,而是好奇其中的原理,为什么男女之事可以促进武魂进化,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是否可以普及,要不是为了确保样本和成功率,难保他会不会直接把徐三石强行抓住做一次实验。

        徐三石想了想,然后耸耸肩,就轻松的把这仪式送了出去,他说的话自然是真的,这仪式失去了徐家的血脉并无特殊。

        “第二件事,我需要你在我面前演绎武魂进化,直到我满意为止。”

        徐三石听到这第二件事,头疼地按住自己的眉心,不过拒绝的人并不是徐三石,而是贝贝,他道:“徐三石的武魂进化并不像我之前那样可控,只有大喜大悲的情况下才能进化,控制要等到七环之后了。”

        姒穆清瞥了一眼贝贝倒是忘了他之前也是个武魂进化的例子,可惜了,姒穆清心中惋惜,面上不露声色:“大喜大悲?那我帮他一把就是了!”

        这个怎么帮?贝贝很想替自家好兄弟问一下,可是很快徐三石就笑着答应下来了。

        果然知晓了他人的所求所欲,很容易就把别人能玩弄在掌心,可惜他不专精于此道,只是偶尔借助此法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第三件事,道门欲入天魂帝国东部。”姒穆清语气冰冷前面都是为了自己,唯有这个是为了道门。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徐三石双目微虚,前面的都无所谓,不涉及宗门根本利益,但这一条答应了就相当于让道门把手伸进自己的锅里。

        姒穆清双目带着些许冰冷意味,盯着徐三石。

        “我可以开一些方便之门,但不能多。”徐三石最后委婉的说道,而他的眼前则出现了那个虚幻的影子。

        呵,这种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上了贼船再想下来,当他是开慈善的吗?

        “那么这样吧!我要见一面你的父亲,玄冥宗宗主,不是现在是在一个合适的时候。”

        姒穆清随口说道,在徐三石答应后,就把方法告诉他。

        “就这么简单?”徐三石觉得自己被骗了。

        “简单?换做你那就是一生的舔狗,虽然按照这法子做,最后很大可能抱得美人归,但在这过程中,就别指望脸面这东西和你有联系了。”姒穆清反正是不打算做,花费这么多时间去融化一座冰山,打开心扉,他可没兴趣,他身边的女孩们不香吗?什么类型的都有,还是把心思放在身边才是正途。

        “有没有用你自己去实验!我们现在来见识一下你的玄武武魂!”姒穆清说到这里,双目中荧光闪烁,剑意腾起。

        “走!我们去实验区。”姒穆清道。

        张乐萱在这时提出来自己要去看看江楠楠,顺便询问一些事。

        姒穆清、徐三石和贝贝向着实验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