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一章玄武1

第三百二十一章玄武1

        寂静,四人甚至可以隐隐听到周围的饮啜声。

        姒穆清拿起一杯咖啡啜饮,动作优雅,一双眼睛看着身旁的张乐萱,再次抬手,秀色可餐。

        张乐萱托腮凝眸,一绺靓丽的青丝如同飞瀑直落,樱唇点水,嘴角的弧度像月牙一样完美。

        曾经被人称作双子星的哥俩对视一眼,熟悉彼此的他们用一眼就明确了彼此的意见。

        徐三石收起了自己平时那副贱贱的模样,虽然还是同一个人,同一张脸,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真是不可思议的伟业!”徐三石直白的赞叹道,“那么作为道门门主来找我是为了玄冥宗?也是为了打开天魂帝国东部的宗门?很可惜我帮不了你。”

        说这话时,徐三石双瞳冰冷,直白而决绝。

        他在听闻这件事的一瞬间就理清了其中的因果关系,道门吞并天魂帝国北方宗门,一夜之间崛起,在震动天下的同时,也会引起所有宗门的惊惧恐慌。

        那么作为道门门主来找他的目的无非两种结盟或者吞并。

        但不论哪一种,都不是他可以做出的决定,他只是继承人而已。

        姒穆清打量了一下徐三石,只见他神色郑重,全无半点轻浮。

        “有趣!”姒穆清把玩着手中的杯子,“看来玄冥宗继承人的培养还是合格的,怎么平时就一副不要脸的无耻模样呢!”

        张乐萱心中回想着徐三石往日的作风,总觉得他绝不是这种大义凛然的人。

        贝贝在一旁狂翻白眼,就装,别人不了解徐三石,他还不了解嘛!说什么帮不了?不就是待价而沽嘛!

        “没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徐三石决定先离开,去把最近的宗门界中发生的事情了解一下。

        “有事!”姒穆清一句话噎住了徐三石。

        “玄武血脉,江楠楠。”

        “你什么意思!”正要起身离开的徐三石扭头看向姒穆清,一双虎目中精光闪烁,杀机四溢,这两者联系在一起,就触到了他的逆鳞。

        “需要我说得更清楚一点吗?”

        姒穆清凤眸中泛起金色流光,紫金二色流转,他的瞳孔拉伸,变成蛇类那样危险冰冷的竖瞳,尊贵威严。

        “啧啧,真亏你下得去手,12岁啊!”

        徐三石身上的魂力瞬间爆发,黑色光晕弥漫。

        “呃!”徐三石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来自血脉的恐惧瞬间占据了身体。

        姒穆清背后银龙虚影若隐若现,血脉威压通过那双竖瞳展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是完整的玄武血脉还可以在我面前撑下去,但你这中途停止的血脉可差远了。”

        “三石,你……”贝贝不可思议的看向徐三石,姒穆清的话语,徐三石的反应无不说明了一件事。

        张乐萱眼神已经变了,不屑和愤怒让张乐萱手中的茶杯被魂力震成了粉末,只是有魂力护持所以还保持着原样。

        徐三石压下心中本能的杀机,道:“换个地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放心,我不会让人听到的。”姒穆清打消了徐三石的顾虑。

        徐三石往四周一看,周围桌上的人依旧该谈笑谈笑,该喝咖啡喝咖啡,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徐三石,这么说是真的?”贝贝压低声音,纵使知道其他人听不见他们说话,但他依旧

        “是十四岁。”徐三石闭上眼睛,背部靠在椅背上,仰面朝天,纠正道。

        他没有回答贝贝的问题,只是嗓音嘶哑的说道:“这是我最后悔的事情。”

        这无疑是承认了。

        贝贝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兄弟,十二十四差距很大吗?都是炼铜术士。

        姒穆清稍稍挑眉,他记错了?江楠楠不是在完成了和徐三石的武魂进化后才去的史莱克学院,入学年龄限制在十二岁,没错啊!

        这时徐三石已经开始讲述他和江楠楠的故事,从母亲病重到玄武神丹救命,武魂进化,徐三石一股脑地说了出来,看得出来这些事情憋在他心里很久了。

        姒穆清心中解开了自己的疑问,入学年龄是在十二岁没错,但没说江楠楠是在仪式之后才入得学。

        张乐萱心中泛起怜惜,当然不是对徐三石,而是江楠楠,两个人的命运可以说惊人的相似。

        “难怪你们两个能成为一对好兄弟!”张乐萱忍不住对徐三石和贝贝说道。

        贝贝尴尬地避开张乐萱的视线,对于张乐萱他实际上是抱着很大的愧疚的。

        趁火打劫,趁人之危,也难怪张乐萱说徐三石和贝贝相似。

        “别一脸的痛苦了,实际上这本来就是她当时的最优解。”

        姒穆清冷淡异常的说,这里就他一个一直保持着绝对冷静的心态分析,当时江楠楠需要玄武神丹这一玄冥宗的秘传丹药救命,而玄冥宗和她又非亲非故,凭什么把在宗门内也算是顶级丹药给她。

        “外人就算知道了也最多说你们玄冥宗趁人之危而已,十四五岁结婚虽早,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得不说你们对于这些事后续处理的不错。”

        张乐萱和贝贝纷纷无语,张乐萱又多琢磨了一层,玄武神丹虽然珍贵,但学院出面未必拿不到手,江楠楠当时作为核心弟子,为什么不向学院求助呢?还是说当时学院里出了问题?

        徐三石一怔,然后道:“可楠楠不就是因为……”

        姒穆清打断了徐三石的话:“江楠楠元阴仍在,还是个雏。”

        呃,闻听此言,张乐萱和贝贝心中一阵古怪,贝贝目光中略带着可怜,拍了拍徐三石的肩膀。

        “我是走错道了!”徐三石恼羞成怒,“贝贝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想到哪里去了!”

        “你还提!”姒穆清冰冷的说道,话语中的怒气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不正当的xing行为,你知道对江楠楠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吗?”

        “自那之后,江楠楠就患上了xing恐惧,否则你以为为什么到现在江楠楠连一个男朋友都没有!”

        徐三石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神情呆滞:“我以为她只是厌恶我趁火打劫,原来是这样吗?”

        贝贝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徐三石,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穆清,这些事你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