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章吃瓜不成,反而成了谣言中心。

第三百二十章吃瓜不成,反而成了谣言中心。

        地面用水晶玻璃无缝拼合而成,五色灯光在脚下变幻,空灵剔透,像是佛经中所说的琉璃世界。

        女孩们的裙裾飞扬,套着白色丝袜的长腿落下,绷出曼妙的曲线,她们裸露的肌肤细腻华美,身材窈窕,各种不同的妍丽。

        琳琅满目,这是每一个看到这里的男人心中唯一可以形容的词汇。

        “让一下,让一下,让我看看。”一群男孩趴在窗户外面,扒着窗台推搡着偷窥里面的女孩。

        “看那个,看那个!腰好细,腿好长!”

        “啧,那个才叫漂亮!童颜巨ru哎!”

        “那个才是名副其实的凶器,她未来的孩子有福了。”

        “嗯咳咳!”剧烈的咳嗽声在男孩们的后面响起。

        热烈、欢快、兴奋的讨论声一滞,男孩纷纷扭头看向身后打扰他们兴致的人。

        “你谁啊!”看到身后是一个和他们同龄的男孩,其中一个男孩不满地质问。

        “老师。”姒穆清嘴角上扬,带着一点恶趣味的兴致道。

        “你糊弄谁呢!”一个少年指着姒穆清。

        “那个他,大概可能也许真的是老师!”另一个少年拽着说话的手说道。

        “徐学长,请稍微等一下,其他人都散去吧!好心提醒,与其在这里品头论足,不如去追一个自己心动的。”

        姒穆清很是痛快放过了十五六岁的少年们,少年慕艾,他理解。

        少年们目光在姒穆清身边温婉少女上一过,心中羡慕有加。

        徐三石脸庞僵硬,挤出谄笑:“穆清,你怎么来了?”

        “这里可不是谈话的谈话的地方,我们去那家咖啡馆慢慢谈如何?”

        姒穆清指着离舞蹈社不远的一家咖啡馆。

        “荣幸至极。”徐三石笑容中多了抹真心,当先朝着咖啡馆走去。

        姒穆清握住张乐萱的玉手,和她一起并肩。

        咖啡馆中,已经提前选好位置,坐下的徐三石看见一并而来的姒穆清和张乐萱。

        有衡量了下他们之间的距离,不仅坐在一起,更是肌肤挨着,徐三石就确定了他们是情侣后,他感觉自己老受刺激了,心里贼不好受。

        他忍不住开口道:“穆清同学,能不能分享一下你追女孩子的秘诀。以及让她们和平相处的?”

        姒穆清眉一挑,手摊开:“没秘诀!”

        “大家好歹同窗一场,你就忍心看我求而不得,每天晚上辗转反侧吗?”

        徐三石努力地做出可怜兮兮的模样,力图打动姒穆清。

        然而结果就是姒穆清被他恶心到了,毕竟一个一米八的魁梧汉子对你卖萌是个人都觉得受不了。

        “呵呵!”姒穆清冷笑,张乐萱实在受不了徐三石这幅贱兮兮的模样,出言打断了徐三石:“徐师弟,麻烦你正常点!”

        “美丽的小姐姐,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徐三石脸色一正,问道,只是语气依旧显得轻佻浮薄。

        “这是多久之前的搭讪手段了!”姒穆清轻笑一声,“她姓张,名乐萱,徐学长是不是想起来了。”

        “我艹!大师姐,你这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仙草奇珍?”

        徐三石目光酌亮:“方不方便告诉小弟,小弟想给楠楠也整一个!”

        “我就不明白了,你也算是个高富帅,怎么就死抱着江楠楠不放了呢!人家这些年都明确表示对你没意思!我都羞于你并称为双子星!”

        说话的是正在向他们走过来的贝贝,如今贝贝一身整洁的衣服,白色西装,黑色领带,背部笔直,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除了眼白中还有血丝,和刚刚完全就是两个人。

        “我这叫真爱!你懂什么,头上顶着草原的家伙。”徐三石毫不客气,反唇相讥。

        “草原?什么鬼?贝贝这是怎么一回事?”

        姒穆清眼神灼热,他大概猜出是怎么一回事了?很可能是因为他把唐雅带走,结果传出了流言蜚语,就是不知道另一位主角是谁?

        他抱着吃瓜的心态,等着徐三石爆料,真假无所谓,西瓜、冬瓜、哈密瓜,不都是瓜嘛!

        徐三石和贝贝通通沉默,目光望向姒穆清。

        一阵沉默,窗外的百灵鸟一展自己清越的歌喉,金色的阳光中灰尘浮动,琴声悠扬,音符在空中跳跃,弹奏着人们的心声。

        不详的预感笼罩在姒穆清的头顶,如乌云环绕,来自银龙一脉的第六感,那个主角是他?

        “等等!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姒穆清不死心地说道,“我这么纯真善良,你们怎么可以凭空污人清白!”

        “啧!”贝贝转过头。

        无声的动作比任何话语都有说服力。

        “你们是不是跑题了?”张乐萱嗓音温和。

        “穆清!”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们怎么可以怀疑我……”姒穆清小声的碎碎念。

        徐三石抿了口咖啡,苦涩的香气在唇齿间弥漫,品味下后说道:“你们找我做什么?先说好唐门我是不入的,除非你们把楠楠拉入唐门,那样我可以加入。”

        贝贝送了个白眼给他,道:“想得美!唐门可不是你用来泡妞的工具!”

        姒穆清敲了敲桌子:“跟唐门没关系,我建立了一个道门。”

        “那我也不入,还是一样,除非你把楠楠拉入道门,那我就去!”徐三石立刻说道。

        姒穆清和张乐萱眼神中带着点奇怪和惊讶,让徐三石反复回想自己说得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啊!

        贝贝皱眉,他也觉得奇怪,建立道门和玄冥宗的关系?等等,穆清要对天魂帝国东部下手了。贝贝左思右想,觉得只有这样情况下,穆清才要来找徐三石。

        “你最近是不是一点都没有关注外面的事情,尤其宗门的事情?”张乐萱替姒穆清问出了他们心中的疑问。

        “我已经收拢了天魂帝国所有的北方宗门,他们都成为了我道门分支。”姒穆清淡淡地说出惊天的话语。

        “你开什么玩笑!这个冷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

        徐三石压根不信这话,要说把北方宗门灭了或者臣服他觉得可能性更高一点。

        “你开挂啊!这才半年多,近一年的时间!北方宗门都是猪吗!”贝贝话语脱口而出。

        “你们有让我骗的必要吗?”姒穆清话语淡然高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