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来自徒弟的反抗.JPG

第三百一十八章 来自徒弟的反抗.JPG

        应龙简单地了解一下他们组织的构成,人员和功能,就开始进行调整,一连数日应龙都在进行这件事。

        道门大典,一个雄据北方的大宗正式确立,天魂帝国皇室和本体宗都派人前来表示恭喜。

        大典过后,姒穆清正式开门收徒,同时把一堆的经典写了出来作为道门传承。

        “收徒,收徒!有你这样的宗门吗?别家宗门恨不得弟子越多越好,你就收了一个小雪儿!”

        张乐萱气不打一处来,就没见过这样的宗门,全宗上下就师徒两个。

        她这次是代表史莱克学院而来参加大典,因为姒穆清光明正大的立下道门,所以他很难成为海神阁阁主了!

        “萱姐姐,我这叫精英化,才不走大众流呢!”

        姒穆清嘴角上扬,跑到张乐萱身后给她捏着肩:“不生气了,萱姐姐,我跟你解释一下我的想法。”

        “精英化?就两个人你也不担心那些归顺的宗门。”张乐萱气极反笑,她倒要听听姒穆清怎么狡辩。

        “首先,人,或者说魂师,那些支脉已经够多了,作为祖庭的道门不需要那么多的弟子,这样也可以尽可能避免和支脉未来的争斗,同时保持道门祖庭的超然地位。”

        “第二,我的打算是一人钧天下,以少数精英把持超然立场调和宗门矛盾,人多反而不好。”姒穆清在张乐萱身后,五指揉捏按,力度适中。

        “第三那些宗门,萱姐姐,我至少可以活一万年,一万年的时间有什么不能做到?我相信可以真正把他们捏成一个传承。”

        姒穆清停下手走到张乐萱面前,双手捧起娇美如花的精致容颜。

        双方脸贴得极近,彼此可以闻到呼吸的气息,姒穆清的心微微一动,这动作,这距离,不来一个吻,对得起他们彼此吗?

        姒穆清缓缓拉进本就极近的距离,张乐萱长长的睫毛颤动,最后索性闭上了眼睛,任由他予取予求。

        咔嚓!闪耀的白光亮起,熄灭。

        姒穆清愕然地看向光亮处。

        冰雪般透明的少女一脸淡漠地收起手上的相机,细腻。

        “雪儿?”姒穆清放下手,“你不该在招待客人吗?”

        雪霏眸光一抬,樱桃小嘴微张,清澈的轻音流淌:“所以你就把我一个人丢在外面,自己在这里和女人调情?”

        张乐萱拉开和姒穆清的距离,羞红的脸颊撇开。

        咳咳!姒穆清一阵猛烈的咳嗽:“师父这不是为了历练你吗!你的经历实在太少了。”

        雪霏蔚蓝的眼眸泛起灼灼光华,冰冷寒气在望舒剑上溢散,素白的手轻轻握住剑柄。

        “我活了七十万年,你是第一个说我阅历不足的人……不,是生命。”

        凛然剑意让人心惊,张乐萱讶然地看向雪霏,七十万年?是雪帝?她心中想到。

        张乐萱目光随之看向姒穆清,传达出自己的意思,你怎么忽悠的,竟然能让她认你做师父?

        姒穆清无视了张乐萱古怪中带着惊奇的目光,走到小雪霏的面前,双手伸出,手指捏住雪霏q弹的脸颊。

        “七十万年,是宅了七十万年吧!大龄宅女!”

        雪霏精致的五官变形,蕴含着蔚蓝之美的眼眸中出现了别的情绪:“呜呜呜!”

        姒穆清嘴角上扬,捏小孩子的脸果然是一种享受,满满的胶原蛋白:“你说说你除了极北冰原还去过哪里?十里坡剑神?还是说百合女?”

        雪霏骤然拔剑,酷寒在这一刻降临,森白的剑光晶莹剔透,如同万古寒冰。

        金铁交击之声响起,姒穆清脚步一踏,身体飞射出去。

        冷汗在姒穆清的额头上渗出,他心有余悸地看向雪霏,刚刚这丫头的攻击位置实在太危险了。

        “丫头,你攻击哪里呢!”姒穆清怒斥道。

        雪霏左手揉了揉微红的脸颊,右手持剑警戒,防备姒穆清。

        “谁让你把我当成小孩子的?”雪霏露出一个危险的表情,“还有我不喜欢女孩子。”

        “是不喜欢,只是喜欢的那个她正好是女孩子对不对?”姒穆清手里握着牧星剑,凌厉剑意随时可以在他手中爆发。

        雪霏手中的望舒剑挥下,四个魂环在她的身上若隐若现,狂风混杂着雪花呼啸而来。

        牧星剑点下,紫微舍躔,天仪之象。狂乱的元素在姒穆清这一剑中平息,流动的青风和飞舞的雪花也都回归了虚空。

        “小雪儿,你是想要在尝尝家法吗?”姒穆清威胁道。

        雪霏小脸一红,咬牙道:“你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管用就行!”姒穆清毫不在意的说道。

        张乐萱站在一旁看戏。

        雪霏的脸色冷下来,幽幽道:“我只是身体小,心理上并不小,你这么做,最好想清楚。”

        家法什么的,伤害不大,但太羞耻了,雪霏仅仅是想到,就感觉自己脸隐隐发热。

        张乐萱若有所思,雪霏没有暴力的反抗和拼死的决心,也就不是暴力的行为,也就是说所谓的家法,伤害性不高,但侮辱极大?张乐萱想到,但她了解姒穆清最讨厌别人威胁他。

        果不其然,姒穆清悠悠地说:“我很想见识一下你口中的后果。”

        “穆清。”张乐萱轻轻拉住姒穆清的手,她可不想姒穆清因为一时的赌气和雪霏闹翻。

        “她终究是雪帝,有着自己的傲骨和尊严。”张乐萱劝阻道。

        姒穆清目光看向雪霏,她娇小的身躯笔直的站立,小脸微红,贝齿咬着下唇,蔚蓝双眸中隐隐有泪光闪烁。

        他开始反思自己,自己是不是对雪霏太过分了呢?对于任何一个心理成熟的女孩子来说都是不可以接受的吧!

        姒穆清伸手抚摸了一下雪霏的银发,歉然道:“以后不会那么对待你了,这一点是我错了,没有考虑你的心态,我向你道歉。”

        雪霏松了一口气,把望舒剑归鞘,她实际上是很感激古月娜和姒穆清的。

        一个把她从必死的情况下拯救出来,一个给了她家一样的温暖和守护。所以她才会在姒穆清面前装嫩,扮小妹妹,叫他哥哥。

        “穆清哥哥。”雪霏拽着姒穆清的衣袖轻柔的叫道。

        “我在。”姒穆清把雪霏抱在自己的臂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