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惩罚,呕吐.jog

第三百一十五章 惩罚,呕吐.jog

        烨筠无力的躺在床上,把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颓废的气息。

        她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她绝对不是搞阴谋诡计的料。

        咚咚咚咚!听声音就知道敲门的人用了多大的力气。

        烨筠皱了皱眉,王秋儿来干什么?她走下床,打开屋门。

        王秋儿单薄的嘴脸上还沾有一点菜汁,伸手抓住烨筠的皓腕,就要带着烨筠走。

        烨筠手指在王秋儿一点,一缕生命之力注入。

        嘶,剧烈疼痛下,王秋儿本能的松开了手。

        “秋儿,发生什么事了?”烨筠眸子闪了闪,能让她如此焦急,莫不是应龙出事情了?

        一缕兴奋在她的心中闪过。

        “穆清出事了,现在人事不知。”王秋儿按耐住心中的焦急,说道。

        “你快随我一起去看看。”

        王秋儿目光灼灼的盯着烨筠。

        “好。”烨筠立刻就答应下来了,心中寻思姒穆清那边出什么事情了?难不成……

        “呦!你们来了。”应龙有气无力的对着自己的同伴说话,神情恹恹,仿佛生了一场大病。

        烨筠上下打量,最后确定了身体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筠儿。”王秋儿眼睛水汪汪的,刚刚应龙这边忽然倒下,就像一个植物人一样怎么也唤不醒,实在有些吓坏了,她十分担心是姒穆清那边出了问题,以至于影响了应龙。

        “身体有些虚,我去给他熬几副药就好了。”烨筠淡淡地说。

        应龙目光注视烨筠,怀疑她究竟懂不懂药理,他现在的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纯粹是元神方面的问题。

        烨筠没有管应龙的怀疑,自顾自地去煎药了,就在刚刚她心中有了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应龙解释并安慰了王秋儿,他这一次纯粹是没有准备,第二次挑战面对古月娜,直接被切了分身的联系。

        而且他隐隐感觉到古月娜在针对这一具应龙分身,不然没理由,两次交手都波及了应龙分身。

        “给!”烨筠煎好药后,看见应龙在逗王秋儿开心后,心中那点愧疚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渣男给我去死!

        应龙眼睛注视着烨筠,怀疑她已经知道黑袍人就是自己了,且他还和古月娜莫名其妙地打了一架,分身的心里留下来的阴影面积。

        应龙端过瓷金丝骨瓷碗,浅饮一口,一张脸,红青白黑什么颜色都有。

        确定了,她绝对知道黑袍人是谁了。这是什么药啊,又酸又甜,又苦又涩,各种酸甜苦辣混在一起,一起冲向你的舌头,难吃到了极点,就算生吃药材都不会有这么难吃!

        烨筠眉宇间难得有了开心的神色,嘴角弯出的弧度上弦月正好相似。

        “要全喝完,这样才最后效果。”

        用手掌在应龙的身上一拍,那些紫色,散发着诡异黑色气息的药液就被应龙吞下去了。

        “不许浪费,这可都是我的心血。”烨筠的笑容温和,但带着不可置疑的味道。

        心虚之下,应龙只能含着泪喝下了不知名的恐怖药液。

        那恐怖的味道残余让应龙直接吃不下饭,同时影响了姒穆清和庚辰的食欲。

        而且三天里,烨筠总是拿出那一碗冒着黑色气息的紫色液体,以为他的健康为名联合秋儿,逼得应龙东躲xz。

        “那啥,今天是皇帝陛下找我前去组建特务组织,拜了,筠儿,秋儿。”

        应龙大清早撂下这一句话就匆匆跑走了。

        看着应龙落荒而逃的背影,烨筠和王秋儿相互对视,噗嗤一笑。

        “现在心中的那口气出了!”王秋儿一边不厚道的笑,一边问烨筠。

        “还算不错。”烨筠的唇角勾起。

        虽说这三天应龙总是躲着,但也没有刻意,只要被堵到就老老实实喝下她的药汤。

        看在他认错这么诚恳的份上,她就放过应龙吧!等下次见了姒穆清再逼他喝一碗,就揭过这事情。

        烨筠心中转了转念头。

        王秋儿看着烨筠唇角发自内心的笑意,背脊靠在了椅背上,当一个封闭自己内心的女孩因为某些事发自内心的笑,那么她离动心,还会有多远?

        成竹在胸的秋儿合上眼,在这一点她已经和娜儿姐达成了共识。

        应龙在路边的一家小吃摊上狼吞虎咽,在尝过烨筠的药汤,缓过神后,他现在吃什么都是一种享受。

        吸溜,柔软弹性的面条被应龙吞下,作为吃货,不得不说烨筠这一次惩罚确实打在了他的七寸处。

        一路走,一路吃,应龙吃遍了整个街道,最后来到了皇宫门前。

        “哎呦!您可算来了!”尖细的声音中带着大喜过望。

        一名蓝衣太监赶紧上前:“冕下,随我来吧!陛下已经等候许久了。”

        应龙稍挑眉:“陛下等了很久?”

        “那是,奴才还没有见过陛下如此等待一个人呢?”蓝衣太监脸上带着掐媚笑容,“陛下几乎每隔一定的时间就派人问冕下到了吗?这重视程度,奴才还是第一次见。”

        应龙沉默不语,他没被太监的话感动,他在思考这些许家伟的用意是什么,星罗朝堂上又遇见了什么问题。

        人道集众,最坏的一点就在这里,千人千心,人族团结可以造出璀璨文明,然而绝大部分时间人类都在内耗,这也是人性,有善有恶,复杂无边,从来不能以一个确切的标签定义。

        应龙感觉自己麻手,觉得自己需要尽快搭建出自己的网络,信息滞后可是要命的事情。

        蓝衣太监带着应龙走向一处偏殿,寂静幽深。

        “陛下就在里面等候,冕下请。”蓝衣太监伸出右臂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应龙点点头,他能感知到大殿中只有许家伟一个人的气息。

        推开殿门,明亮的光辉散落。

        应龙前进的脚步一滞,心中惊讶,这里的星辰光华好生浓郁,要是本体在这里,修行速度恐怕还能再提一成。

        “穆清,那些仆人和侍女侍候怎么样?”

        许家伟先是和应龙寒暄,并没有进入正题。

        应龙草草应付了两句,就直白的问出来了。

        “你啊!”许家伟摇头苦笑,“要有耐心,不然日后早有吃大亏的时候。”

        许家伟在姒穆清面前一向不讲皇帝威严这种东西,更像一个长辈,尤其是他和许久久关系变好后,许家伟就更加亲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