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章 许家伟:给我这个皇帝留点面子

第三百一十章 许家伟:给我这个皇帝留点面子

        “真是让朕感慨,你居然要为那些普通人伸张吗?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这是天下为敌的道路。”许家伟的嗓音低沉,声音回荡在宫殿中。

        “天下为敌?陛下说笑了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应龙摇摇头,“陛下应该知道我也是魂师中的一员,我怎么和所有的魂师为敌呢?我只是要给他们一个上升的渠道而已。”

        基础功法,许家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会有这样的功法诞生。

        “只是一个上升渠道,那么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了。”许家伟坐在帝座上,双手交叉,抵着下巴。

        “达成?陛下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相比于魂师我更讨厌贵族,尤其是世袭的贵族,世袭制下能有多少精英呢?”应龙耸耸肩,所以他才提出军功贵族和平民政治。

        许家伟嘴角抽了抽:“你这是在动摇帝国的根基。”

        “根基?陛下说笑了,我说过这些贵族魂师从来不是根基,他们只是依附在这个帝国之上吸血鬼,是国之蛀虫。”应龙又一遍强调了自己的观点。

        那种厌恶肉眼可见,许家伟有点头疼,这么明显,他很担心应龙和贵族们打起来,而且许家伟目光幽幽,眼前之人一点都没有掩藏自己的情绪,究竟是为什么。

        “而且真的有所谓的上升渠道吗?平民魂师在那些贵族眼中怕不就是一群好用的炮灰!”应龙的话语辛辣,“而且陛下虽然说封号斗罗就可以成为供奉堂的一员,但实际上只是个摆设,一点实质的权力都没有。”

        许家伟皱了皱眉头:“治国需要的不只是武力,军队需要兵法韬略,主政一方同样需要足够的学识。”

        “那么他们为什么没有学识,不就是因为知识都掌握在贵族手中吗?”应龙脸上的厌恶难以掩饰,这也是他最厌恶的一点,知识的垄断。魂师因为武魂自主觉醒难以断绝平民魂师的出现,但垄断了知识,贵族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阻止泥腿子和自己抢权了。

        “联姻这不就是他们最擅长的手段吗?把崛起的平民魂师内部消化掉,剩下的自然都是贵族,他们极其子孙后代永远占据着最多的资源和最大的权力。”

        许家伟苦笑,这么打他的脸合适吗,许家也是贵族中的一员。

        “陛下是不是觉得我和你说这些脑子有点问题?”应龙看出了许家伟脸上的尴尬。

        “我姑且问陛下,你觉得维持原样,依靠那些贵族能够面对日月帝国吗?”应龙心中感叹,不得不说变法在这种列国征战,强则强,不强则亡的情况下才有最大的实现余地。

        “朕已经命人研究魂导器了。”

        应龙嗤笑了一声:“陛下在自欺欺人吗?魂导器赶上日月帝国需要多久的时间我们暂且不提,就算魂导器的技术赶上日月又如何,两个拥有同样魂技同样魂力等级同样武魂的魂师陛下不会认为他们的战斗力是一样的吧!”

        “国力从来指得不是一个单独的方面,而是方方面面,日月帝国可以吊打三国岂是无因。”

        “说句实话,星罗一直保持原样,故步自封,最好的结果就是仓皇逃走,在海外再行立国,最差嘛!国灭。”

        是实话,但打脸啊!许家伟感觉自己额角在突突的跳,他很想打一顿眼前这个人。

        “所以你有什么方法?”许家伟决定先忍他一波,没有切实可行的方法,他会让对方知道打一个皇帝的脸究竟是什么下场。

        “当然有,上次给陛下的是理念,最近陛下应该在烦恼怎么转化为实际的措施对吧!还有该如何切入变法?”

        许家伟沉重地点头,这确实是他最近在烦恼的事情,他唯一成功的事情就是把基础功法开始普及开来,至于九年义务教育则是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因此实际上他已经打算再去一次史莱克学院找姒穆清问问。

        “税赋和军队,以及币制,这就是陛下插手的机会。”

        “为应对日月帝国,组建新式军队,为了更好地筹集军费,要改革税赋和币制,自然可以通过人员的调动把兵和钱拿在手中。”

        许家伟目光一亮,这确实一个法子,可以绕开贵族的钳制,拿到更多的权力,而且光明正大,让任何贵族都说不出理由,当然后面还会有一波争夺军团权力的角力,这就看他的手段了。

        应龙和许家伟开始商量如何削减贵族权力,进行中央集权的方案。

        这一聊就到了晚上。

        许家伟亲切的留下他吃了一顿丰盛到了极点的晚餐。

        应龙在晚餐后,和王秋儿离开了星罗皇宫,顺带一提许家伟还赠送一座府邸给他们,是曾经一位亲王的府邸。

        王秋儿紧皱着眉梢,略有些不安:“星罗对你太好了吧!”

        “这是常规操作,有能力有才华的人在哪里都可以得到优待。”应龙一甩头,显得很是自恋的说道,至于许家伟,他不担心,首先他没有感知到恶意,其次一个在原著中审时度势,能果断把皇位让出的人也值得他抱有信任,反而是徐天然那种人天生就让人反感,他是以商鞅为目标,可不是真得想要落得商鞅的下场。

        “希望你的信任不会有错。”王秋儿点头,对于应龙的话保持一定的信任。

        “烨筠你怎么看?”王秋儿主动挑起烨筠的话题。

        “什么怎么看?筠儿可是我们同生共死的伙伴!”

        应龙的话无疑是止住了王秋儿探究的话题,烨筠的事情他自己一个人来就行了,没必要牵扯王秋儿。

        “我想要把烨筠拉过来和我一起住,那么大个屋子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觉得太寂寞了吗?”王秋儿貌似无意地说道,脸上恰到好处的流出了一抹寂寞。

        “我也想要个闺蜜说悄悄话。”王秋儿眼中恰到好处的流出一丝祈求的意味,手掌握住应龙的手腕,上半身轻轻摇晃。

        应龙无奈的说道:“好啊!只要你能劝服筠儿,我没问题。”

        王秋儿唇角绽放笑意,对着应龙的侧脸轻吻,转过头俏皮地眨了下左眼,计划成功。

        应龙心中满意,得到了王秋儿的一吻,又顺水推舟的把烨筠拉到身边,仔细观察下烨筠身上的秘密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