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七章 卑微的蚁民

第三百零七章 卑微的蚁民

        云层堆积在小镇的上空,如同阴霾笼罩,细雨从檐上翘角聚集滴落,他们跌落下来,落到高高低低的石板上,溅起一点小水花,碎了,散了,又聚了。

        一只乌蓬小船进入了木灵镇,应龙和王秋儿从乌篷船中下来,走入了小镇的街道。

        目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青石铺成的街道,纯青色、青中带黑等等颜色,应龙踏上街道,撑开一柄纸伞,挡住落下的雨滴。

        王秋儿伸出白皙的手,掌心借助落下的雨滴,微微寒意渗入肌肤。

        纸伞挡在王秋儿的头顶,应龙揉搓了一下王秋儿秀丽金发:“淋雨很酷吗?”

        天青牛蟒留在了乌篷船上,跟着她们下来的是泰坦巨猿:“我们接下来去哪里,主上?”

        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虽然和唐三关系好,但他们终究是魂兽,信奉强者为尊,叫一声主上,泰坦巨猿心中没有丝毫的负担。

        “喏,这是刚刚剩下的几尾鱼,你去把它们卖了,顺便把价格记下来,然后再去买一些米面,问问各种常见蔬菜的价格。”应龙把一把银魂币和铜魂币交给泰坦巨猿,他为什么要把这两个心怀异心的家伙留在身边,一来是为了方便有两个仆人使唤,二来是奇货可居,未来真得对上神界,那么至少可以借此把小舞带走,然后效仿一次毁灭之神的操作。

        泰坦巨猿看着手中的一堆银魂币和铜魂币,几尾活蹦乱跳的鲤鱼,嘴角不断抽搐,他什么时候沦落到要用银魂币和铜魂币了,高级魂师们最基础的货币是金魂币,实际上更多的是各种以物易物,比若说稀有金属矿脉,魂骨等等。

        “快去!”应龙的剑眉蹙起,眉宇间透出一缕不耐烦。

        泰坦巨猿看见他紧皱的眉,一阵寒意涌上心头,刚刚复原的身体中又出了一阵剧烈的幻痛,泰坦巨猿应了声后,拔腿就跑。

        应龙眉心舒展,纸伞向着王秋儿倾斜:“我们两个就去吃饭吧!”

        王秋儿抬眸,神情有一点呆愣和疑惑:“不是刚刚吃了吗?”

        “那你饱了吗?”应龙调笑着问了一句。

        王秋儿止住自己想要摸向小腹的手,摇了摇头,这个没必要否认,魂师饭量本来就大,真龙魂师饭量更大。

        …………

        木灵镇的饭馆很多,应龙带着王秋儿七绕八绕,避开了那些一看就富丽堂皇专门给那些贵族及魂师开的店。

        于是应龙选中了一家普普通通的饭馆。

        王秋儿目中所及人很少,冷冷清清,勉强称得上干净二字。

        老板一脸洋溢的笑容,带着惊喜,来客人就好!

        “老板,这有什么菜?”问话的是一个剑眉星目的年轻人。

        老板的心一下子就悬起来了,面色变得惨白,容貌俊美,衣服材质看起来极为昂贵,老板心中涌出无数种猜测,最后只剩下两种贵族和魂师。

        战战兢兢地递过菜单,老板弓着腰,低着头,面容苦涩,不论是他心中那一种猜测,他都觉得自己过不了好了,魂师杀了他都没地方说理,贵族的话更惨,有罪的就是他了。

        “给我来十把烤肉串,再来几个拿手菜,上两碗面,先上一盘卤牛肉。”应龙合上菜单,还给老板。

        两人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正好靠窗,可以看到那条清源河。

        “我看起来很凶神恶煞吗?”应龙摸了摸脸,对王秋儿问道。

        王秋儿面朝窗外,闻言转头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你心里没点数吗!自己想想你在学院为什么那么遭人恨!”

        应龙心中自动翻译王秋儿的话,你的容貌没问题。

        “奇怪,那这个老板为什么这么害怕,战战兢兢?”

        “你用下读心不就好了!用得着自己瞎猜测吗?”王秋儿这一次头也不回地说道。

        “未经他人允许做这种事情,我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应龙微笑的回答王秋儿。

        这时,老板已经把面条和卤牛肉端上来了。

        “谢谢。”应龙声音温和,对着老板道谢。

        应龙挑起面条吃了一口,动作一顿,然后继续吃。

        王秋儿同样吃了一口,吐了出来:“不吃了!”

        “真难吃!”王秋儿评价道,这就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店,不是什么隐藏手艺的老师傅,而是就近取材,帮附近的底层劳役填肚子的食物。

        应龙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也是这样认为,除了当初自己流浪时候,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食物了,史莱克学院外院食堂中最便宜的一档,都比这个好吃多得多。

        应龙一点一点把自己点的食物吞咽下去,就连王秋儿的那一碗面他都一并吃了。

        王秋儿在看到应龙拿过她的面后,脸都红了,不是因为羞耻,这里又没有节约食物的风俗:“你……怎么能够……”

        “浪费总是不好的。”应龙很快地吃完了面,吃多了也就习惯了,实际上也称不上难吃二字,但和他们平常的食物水准差的太远,也就难吃了。

        “老板结账。”应龙招手,王秋儿恢复了平常心。

        “来了。”畏畏缩缩的老板走到他们桌旁,“那个,不用…付钱。”

        “两位大驾光临,本就是小店的荣幸,而且这位客官还说了难吃,小店没有让客官满意,又怎么敢收钱呢?”老板九十度弯腰,深深的低下头,刚刚那位漂亮女子的评价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他现在只求保下一条命。

        应龙拿出钱包数钱的动作顿了顿,目光幽幽的注视在老板的身上。

        老板感到目光后,把腰弯得更深了。

        “十把烤串,按照五个铜魂币来算,每把十串,一共是五个银魂币,菜一共七个。”应龙说到这里顿了顿,“老板有心了,还多加了些肉,我一共算你两个银魂币,面两碗应该是五十个铜魂币,一共是七个半银魂币。”

        “不不不,大人小人怎么可以……”老板连连往后退。

        应龙剑眉一皱,无形剑意凝滞空间,老板的身体僵硬的停住:“叫你拿着就拿着,你不拿,我才不开心。”

        听见应龙后面另有所指的话,老板手指颤抖着接过八枚银魂币,颤抖着回到柜台后面想要找钱:“大人,您稍等。”

        应龙等着他找给了五十枚铜魂币后,和王秋儿一起离开。

        老板看着一男一女离开自己家的店,猛地舒了口气,身体一下子瘫软在椅子上。

        过了一段时间,老板又起身,把店门关上,挂上写着休息的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