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六章 初入星罗

第三百零六章 初入星罗

        星罗帝国原斗罗大陆两国之一,现今第二大国,位于大陆东南方,濒海贯江,山水平远,湖沼萦回,亦复清秀。地质丰腴而润泽,鲜花至冬而不败,小草在冬季成了褚色,带着点绿意,青天碧落之下有着勃勃的生机蕴藏。

        细雨绵密落下,淅淅沥沥,清源河畔的城镇蒙上了一层朦胧色彩,一股潮湿的寒气蕴藏在雨水中,一只乌棚小船在清源河中顺流而下。

        两名高大的汉子一个站在船头,另一个站在船尾,他们手里拿着对于他们而言像是一根树枝的船桨划船。

        “二明,抓几只鱼进来!”音质如玉石交击的女孩声音在乌蓬下传出。

        “好!”一头利落短发,宽松衣衫被自己的身材紧紧撑起的汉子,苍白着脸答应,他和前面大哥的眉心、两肩、双手双脚、脖颈、心口都有一道细微的星光锁链缠绕,封印他们的气血、血脉、魂力、力量和魂魄。

        这两个人自然就是泰坦巨猿二明和天青牛蟒大明,昊天宗一战之后,姒穆清把这两个俘虏交给了应龙、王秋儿和叶骨衣,让他们前去星罗帝国,而他本人则忙于道门大典,首先就是和史莱克学院的沟通,其次还要通知各大门派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在乌篷船中的自然就是应龙和王秋儿,王秋儿捧着一碗白玉色泽的鱼汤:“明明心急火燎,偏偏带着我在星罗帝国中闲逛,你时间还真是不嫌多!”

        王秋儿话语半带着嘲讽,似乎有意挑起对方的怒火。

        “首先我不急,其次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最后,关心的话要好好说,不然……”

        应龙伸出两根手指,掐住王秋儿嫩滑玉润的脸颊。

        “唔……”王秋儿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呻吟,金眸恶狠狠地看向应龙。

        “我知道你对于我让你离开我身边不爽,可是你的天赋确实不应该埋没在宗门中,你的舞台应该是战争。”应龙语重心长地说后放开了王秋儿的脸颊,这也是为什么最近王秋儿和他说话总是夹枪带棒的原因。

        王秋儿揉了揉留下了红印的脸颊,目光明亮:“我又不喜欢战争,有这个天赋,就一定要去吗?”

        应龙一怔,稍微思索了下,饱含歉意道:“确实是我欠考虑了,这件事应该问过你的意见才是!抱歉。”

        王秋儿樱唇一勾,满意的喝了一口鲜美鱼汤,然后道:“本姑娘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就接受你的道歉了,不过,星罗军队我还是有点感兴趣,就和你一起去吧!”

        应龙深深地看了一眼王秋儿,没有提她之前还说自己不喜欢战争,明白她是为了自己才肯去星罗帝国。

        王秋儿放下空了的碗,问出了自己心中憋了很久的疑问:“你不抓紧去星罗城,怎么还在各大行省转悠?”

        “改革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当初我把军功爵名田宅制度和耕战政策交给了许家伟,但实际上我给的是一个理念和理论或者说方向,但不是具体改革的措施。”

        “改革可不是一拍脑袋就行,当然要脚踏实地的看一看这方土地,明白现在这些被统治者、统治者和统治阶级他们的矛盾在哪里,他们真正的需求是什么!”应龙端着鱼汤粗鲁的动作生生喝出了风轻云淡,智珠在握的感觉。

        “而且我虽然出生在星罗帝国,但对于星罗帝国除了京畿周边,都只是在书本上看到过,一点都不了解怎么做事?袖手空谈误国事,一个连下面什么模样都没见过的人岂不会闹出何不食肉糜的笑话!”

        应龙眸子微闪,寻章摘句,拉帮结派,笔砚之间,数黑论黄,舞文弄墨,相互攻伐,自诩清高,无一作为,这可不是他的性格,也不是来星罗的目的,他对于自己的定位很清楚,目标商鞅。

        王秋儿在自己的记忆出翻出典故,明白应龙口中的含义,也明白他不愿意因为自己一个想法就弄得天下大乱,谈笑江山,激扬文字,只需要夸夸其谈即可,改革变法,不仅需要匡扶社稷之志向,治国安邦之才华,同样也需要魄力和对社会上下的了解,只有这样才不会好事变坏事。

        虽然这么想着,但王秋儿觉得应龙的行为和他的说法是对不上的,因为,自打他带着她一起上了这船,顺河而下,就没有下去过,何谈看星罗社会的弊端。

        应龙看着王秋儿的脸色由一开始的困惑、恍然到奇异这一精彩纷呈的变化就明白了她的想法,于是说道:“从星罗城到史莱克学院的这一段路程正是我当年走过的路,所以不需要去看。”

        “接下来才是我们要去看的重点,星罗贵族统治下的领地。”应龙伸手抓住船尾抛进来的几尾锦鲤鱼,剥鳞,去腥线,熟练的开始烤鱼。

        “天青,现在离下一个城镇还有多远?”应龙把魂力灌入声音,朝着船头大喊。

        “还有三个小时。”天青牛蟒有气无力回答。

        应龙的斟酌着时间,目光望向王秋儿,心中道足够了,于是应龙抬起手,纯净若琉璃的金焰熊熊燃烧,一道道细若毫毛的电光在火焰中一闪即逝。

        这是对于破碎虚空道和灵台日月经的双重应用,借助毁灭之力碎灭一切可能的偷听手段,也阻止信息外泄。

        “秋儿接下来我传授你破碎虚空道。”应龙认真地说道。

        王秋儿闻言大怒,毫不犹豫就一拳砸向了应龙的右眼:“那是我的破碎虚空道!”

        嘶,王秋儿倒吸一口冷气,右手抖动个不停:“你这家伙身体到底有多硬?”

        应龙叹息,王秋儿这暴力的习惯怎么还没有改,要不是他收回了护体的魂力,刚刚应激的反震就足以把王秋儿震飞摧毁。

        看来本体学习破碎虚空道的事情需要提上日程了,不然日后被王秋儿来上一拳可不是闹着玩的。应龙的想法完整的传递到了姒穆清的脑海中。

        “破碎虚空道,这是我根据你的理念,通过观摩这具大成的黄金龙之躯借用龙神之心推演而成的,应该算是最适合黄金龙的功法了,要不要?”应龙问道。

        王秋儿犹豫了下,在实质的好处和面子面前选择了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