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剑挑七宝琉璃宗,开始

第二百九十七章 剑挑七宝琉璃宗,开始

        沉默的魂师们身穿锁子甲,腰间挂着长刀,所用的长枪是同一的制式魂导器,他们的脸上坚如磐石,肃杀沉重的气势冲霄。

        这是一支总计三千人的精锐军队,由纯魂师手持魂导器组建的军队,魂力最低的也在魂尊层次。

        叶爷爷一脸郑重握住姒穆清的手:“这是如今天使一族积累下的底蕴,全在这里了,交给你了。”

        姒穆清眼中显出错愕,很明显没有想到天使一族会倾尽全力而为。

        叶爷爷靠近姒穆清的耳畔低声说道:“这是我家囡囡的嫁妆!你小子要不是答应娶了囡囡,再优秀再有实力、势力,也休想让大家把这只军团交到你的手里。”

        姒穆清一怔,叶爷爷的话语中带着得意和炫耀,就像一个老顽童。

        “虽然惊讶,但是也不出所料呢!”姒穆清淡然地说,“那么,叶爷爷介不介意我把他们带去星罗呢?”

        “你和星罗有关系?”叶爷爷猛然醒悟,“星剑,你和星圣剑家族有什么关系?”

        “有那么一点关系了。”姒穆清掐着小指头比划。

        叶爷爷也不在乎姒穆清的比喻,他看重的又不是星圣剑家族。

        “叶爷爷,那么这封信就麻烦你带去史莱克学院了。”姒穆清把信封交到叶爷爷的手上,“在道门的事情结束后,我会把这支军队带到星罗去,建功立业。”

        叶爷爷欣慰地点头:“那就是你和囡囡的事情了,你们小两口自己商量吧!”

        “骨衣,他们就交给你统领了。”姒穆清在叶爷爷转身朝着史莱克学院的方向飞去后,对着身边的叶骨衣说道。

        叶骨衣抱着细剑,伫立在他的身边,应答:“好的。”

        她走向这些魂师,当仁不让地站在了最前方,原本的统领自觉地让出了位置。

        “走。”叶骨衣下达了命令后,带着这些魂师利用飞行魂导器向着天空飞去。

        三千人腾飞的场景壮观无比,他们就像南迁的大雁,形成一个个的人字形,在叶骨衣的带领下向着天魂帝国的方向飞去。

        张乐萱和姒穆清对视一眼后,也选择了离开,她要去真正的目标处勘察,顺便代替姒穆清集结道门的分支。

        “就剩我们两个了,不需要我帮帮你吗?”古月娜把手背在身后,脸庞贴近姒穆清的脸颊,温热的呼吸吹在他的肌肤上。

        “你在,对我而言就是最大的鼓励了!”姒穆清站在原地,对着自己最爱的女人说道。

        “我一直都想真正的潇洒恣意一回,比如说剑试天下,又比如说一剑压服天下所有宗门,可惜因为种种原因,我都没有做到。”姒穆清的语气中满是遗憾,不能在自己最年轻的时候,肆无忌惮一回。

        “这世间的所有事并不是一剑就能解决的,我掌中的剑器给我解决他们的基础,但依旧有人情世故,利益往来。皇者以力辅之,其心圣德,纯粹的暴力可没法做到我想要做的事情。”

        “不说这些糟心事!走,今天你家夫君带着你去踢宗,后天去灭门。”姒穆清一笑,剑光腾起,朝着七宝琉璃宗的宗门前进。

        姒穆清带着古月娜一起来到了七宝琉璃宗。

        七宝琉璃宗的隐世地点正在天魂帝国北部,因此才会出头,主动与道门为难。

        高大山门矗立,古朴盎然,这万年传承的大宗自有一番风采,门本身就是一间八级魂导器,有防御和预警的作用。

        轰隆!

        雷霆轰鸣,黑云压城,大雨倾盆。

        雨幕如珠帘、如丝线、如帷幕,黑暗中有龙影闪过,闪电在云间闪现。

        啪嗒啪嗒啪嗒……

        沉闷的声音中,雨水落在深坑中溅起皇冠型的水花。

        “大冬天的怎么会下雨!真是晦气!”看守山门的石室中,一名弟子对着另一名的弟子抱怨。

        “你说会不会是某些人弄出来的天象?”另一名弟子紧皱着眉。

        “别胡思乱想了,指不定是什么特殊原因呢,回去时咱俩用一柄伞呗!好兄弟,我伞没带!”

        那名弟子没有搭理对方,指着雨幕中:“你看!”

        一柄纸伞在雨中撑开,共用一柄伞的两人紧紧贴在一起,朝着他们走去。

        “不过是两个人而已!”弟子看了一眼后继续纠缠借伞的问题。

        “笨蛋!”弟子怒吼,电光映照下,脸色显得狰狞中带着恐惧。

        “这里是七宝琉璃宗吗?”温和的声音穿过雨幕,进入他们的耳朵。

        声音在耳,借伞的弟子看向雨幕,刚刚在遥远地方的男女已经到了山门之外,这时弟子才意识到他们并没有撑伞。

        佳人和男子立在雨幕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特异之处,女子之美纵使是在这黑暗中也无法掩盖,而男子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腰间的剑了。

        雨水在天空落下,却在他们的头顶自然地散开,就像有一柄无形的伞为他们挡住了风雨,衣衫整洁干净,没有沾到半点的水渍污泥。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男子皱着眉问他们。

        一股寒气从脚底顺着脊椎骨攀爬到脑后。

        “看来我没有找错地方。”

        听见这句话,两名弟子发现不知何时,男子腰间的剑已经出鞘,握住了手中。

        “道门门主,前来拜访。”

        平静漠然的话中是冲霄而起的剑光,天地十方水汽一滞,时间都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两名弟子都可以看到停滞在空中晶莹剔透的雨滴。

        山门碎裂,这件八级魂导器唯一的作用,就只是预警了,以自己的破碎作为代价。

        石室自然也无法幸免,在喀嚓的碎裂声中坍塌,两名七宝琉璃宗的弟子狼狈地逃入雨中,溅起水花。

        两名弟子倒在地上,从天而降大的雨水就像冰冷刺骨的银针一样,一针一针地钉在身上,彻骨的疼痛淹没了他们的神经,他们跌坐在地上。

        “真弱!”姒穆清评价道,有些意兴阑珊,不过对于那些入赘者和守护长老,他还是很有兴趣的。

        这雨自然是姒穆清的手笔,改变天象,修正法则,于是有了这场冬天的瓢泼大雨,这雨水蕴藏着阴寒至极的元气,魂师被淋到,若是气血不盛,很快就会被雨水中的阴寒之气,侵入肌肉经脉骨髓,失去战斗力。

        古月娜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手段不错,她在心中评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