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六章重逢,前往七宝琉璃!

第二百九十六章重逢,前往七宝琉璃!

        姒穆清躺在床上,享受着两女这些日子温柔体贴、无微不至地照顾,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他觉得自己就要废了。

        眯着眼,惬意躺在榻上,淡淡香气萦绕,这是叶骨衣的闺房,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叶骨衣,她的闺房倒是少女心爆棚,床罩、床幔、窗帘,采用了深浅不一的紫色,同色而不单调,丰满的紫色壁纸包裹四壁,重重渲染,让梦幻色彩四溢。

        另一种熟悉的清香掺进房间,姒穆清能够感知到,一个女孩坐在自己的身旁。

        “萱姐姐,今天你来得早了。”姒穆清闭着眼,嘴张开,一只玉手把一粒饱满多汁的葡萄喂给他。

        “看来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过得很舒坦吗?”清冷的熟悉声音让姒穆清神情一振,双眸立刻睁开。

        姒穆清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

        古月娜见状,好气又好笑,她有那么可怕嘛!

        “娜儿,你终于回来了!”

        姒穆清张开怀抱,把古月娜娇躯紧紧地搂在怀中,心中的思念之情喷涌欲出。

        熟悉的温度、柔软、大小。呼吸着她的体香,姒穆清的心一下子就安宁下来了。

        古月娜看着姒穆清脸上仿佛成佛一样,安宁纯粹的表情,心中的怒气一下子就消解,反过来轻柔地抱住姒穆清。

        “我回来啦。”古月娜在姒穆清的耳畔轻声说道,声音如同清泉沁入他的心田。

        姒穆清不想问她这一次能呆多久,他只想要好好享受这一刻的温馨。

        门锁转动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粉色泡泡。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

        张乐萱一进门就看见相拥的两人,一种怪异的冲动从她的内心涌起,想要把这二人给拉开。

        她很快就把内心涌起的这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扫个干净,歉意地一笑。

        “不,很是时候。乐萱姐,你找穆清应该是有什么大事吧!”古月娜把姒穆清从她的怀中推出。

        姒穆清神情失落,只是很快就调整好情绪,一如往常洒脱。

        “萱姐姐,你今天来得早了,不是有事情,你不会来这么早,毕竟你还要处理天使一族的事情。”

        姒穆清轻轻点出了张乐萱和平常的不一样,而且这一次张乐萱连妆都没收拾,可见紧急。

        “是天龙门那边的事情。”张乐萱走到姒穆清的身旁,把一封信递给姒穆清。

        姒穆清拆开信封,展开信纸,快速的读了一遍。

        “七宝琉璃、昊天、蓝电霸王龙,我不去找这些隐世宗门的麻烦,他们倒是反过来找我的麻烦了!”姒穆清语气森寒,周身的温度下降了数个度数。

        张乐萱听得细眉微蹙,担忧道:“这几个宗门在隐世宗门中都属于难缠的那一种,彼此守望相助。”

        说到这里,张乐萱声音一顿:“而学院不可能明面给你提供帮助,毕竟学院和他们的关系已经紧张到了一定程度,尤其是你废了七宝琉璃宗的一名优秀弟子。”

        “弟子?谁啊?”姒穆清侧着头想了想,“我没和七宝琉璃宗打过交道吧!”

        张乐萱沉默,古月娜善解人意地提醒道:“你忘了?给你一个提醒,还记得你为什么让整个一班对你噤若寒蝉?”

        “那当然是因为我把他们都揍了一遍,啊!”姒穆清恍然大悟,“巫风,我都忘了这件事了!”

        “找个机会,给她解开血脉的封印吧!”姒穆清不在意地说道,他当初本来想让她尝一尝弱小魂师的苦楚,然后就解开的,结果后来给忘了。

        “既然做了,那就做绝。”张乐萱反而持着和姒穆清完全不同的看法,“你已经封了她的血脉,让她的武魂退化,承受了四年耻辱和打击,作为这个罪魁祸首,你帮她恢复,她会感激你?怕不是恨你入骨,一个毒蛇一样的魂师又有七宝琉璃宗做助力。”

        姒穆清惊喜地笑了笑,张乐萱这话完全是在为他考虑,这件事远比建议更让他开心。

        “好啊!听你的。”姒穆清干脆地答应下来。

        张乐萱接下来的话戛然而止,没有料到坚定的姒穆清这么快就被她说服了。

        古月娜冷眼旁观,她远比张乐萱更明白姒穆清对于巫风的态度,毁灭你,与你何干!就是这种心态,看得不顺眼,就动手,动了恻隐之心,就救回来,至于巫风的态度和心思,全然不在他的考虑中,他也不在乎,敢蹦跶就碾死。所以在他看来,一个巫风完全不值得他和张乐萱争吵。

        “那么那些隐世宗门你打算怎么办?他们一直作对,很可能会对道门成长造成巨大影响,尤其是本体宗的目光也会从学院那里转移过来。”张乐萱为姒穆清分析着局势。

        “自从建立道门以来,还没有流过血呢!冬主肃杀,如今正好是冬季,就拿这些隐世宗门来开刀吧!”姒穆清话语杀意如潮,“萱姐姐,你去找骨衣问一问天使一族能拿多少魂师出来?”

        “然后再去让道门如今所有的分支集合。”姒穆清目光幽幽,眉宇间的杀意浩烈动荡。

        “好。”张乐萱立刻答应,动身去找叶骨衣,如今叶骨衣因为那柄信仰铸成的神剑在天使一族的地位可以说是到了顶点。

        在张乐萱离开并带上门之后,姒穆清转头问古月娜:“娜儿,你对昊天宗的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感兴趣吗?”

        七宝琉璃宗,他只是要威慑,真正要动手的是昊天宗,没什么比昊天宗这个曾经的天下第一宗门更适合用来宣告道门的出世。

        古月娜眼睛一眨,瞬间理解了姒穆清的小心思,希望借助她的力量解决这两个极限斗罗,她决定逗一逗自家的丈夫。

        “两个叛徒而已,管我什么事!”古月娜高高挂起,手臂挽住姒穆清,让他感受到一片的柔软。

        “我的夫君你不该为娜儿解决他们吗?”古月娜紫眸水润,樱唇嘟起,崇拜地看着姒穆清。

        “你不是说万事有你吗?娜儿就靠你了。”

        姒穆清心中啧了一声,这丫头那天晚上就回来了,居然偷听他哄女孩。

        古月娜笑颜绝美,满室生辉:“你还没有送过娜儿定情礼物呢!”

        冷汗在姒穆清的额头上冒出,娜儿这是在向他宣泄自己的不满?两个极限斗罗虽然麻烦,但他不是不可以解决,应龙庚辰联手绝对可以做到。

        “区区两个叛徒怎么够资格做你我的定情礼物,我正在为你准备一件举世无双的礼物。”姒穆清已经决定了把应龙叫回来,再把玄老和穆老拉上掠阵。

        “好!”古月娜笑颜如花,她不介意姒穆清有多少女人,但是他对于张乐萱的情话却没有对她说过,定情礼物,他给了叶骨衣却没有给她,她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