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三章婚前三道考验

第二百九十三章婚前三道考验

        月明星稀,银辉散落如雪,灯火亮起,顺着街道蔓延,人声喧闹。

        黑发如瀑垂落在她的胸前腰间,肌肤白皙如玉在月光下闪耀荧光,五官精致如画,淡淡忧愁萦绕在眉间,穿着白丝长袜的修长双腿曲起,双臂环住,一截雪白腰肢露出,清莹水眸倒影着月与灯。

        下面是人来人往,上面是孤独寂寥。

        张乐萱气质清冷,一如天上的圆月,圆月虽好,却无繁星相伴,只有残星点点。

        哒,一盏玉制的酒壶被放在了屋顶上。

        “我少来喝酒,不过姐姐你想要喝得话,我可以陪你。”盈盈笑声打破了这里的沉静。

        晶莹酒水被倒在透明酒杯中,递到了张乐萱的面前。

        “愁眉苦脸老得快哦!”姒穆清一手举着酒杯纹丝不动,另一只手放在了张乐萱微蹙的细眉上。

        张乐萱下意识往后一躲,避开了姒穆清的指尖。

        姒穆清眼一合,低下头,泫然欲泣,可怜兮兮:“萱姐姐已经讨厌我到这种程度了吗?连让我碰一下都不肯吗?”

        张乐萱表情一慌,下意识就想安慰,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这已经是她的本能反应了,照顾孩子。只是她的手才伸到姒穆清的脸颊处,要为他拭去泪珠:“别哭,姐姐……”

        她的话才起个头,脸上表情一僵,就要抽回自己的手。

        姒穆清的五指扣合,抓住张乐萱细腻皓腕,顺势靠近张乐萱的胸前,深深一吸:“萱姐姐,好香啊!”

        张乐萱幽幽的叹了口气,另一只纤手按在姒穆清胸前,阻止他靠的更近,这家伙和贝贝不一样得寸进尺。

        “穆清,你来这里是为了占便宜吗?”

        “是啊!”姒穆清对上那一双清莹眸子,盈盈水光中他的倒影占据了所有。

        “萱姐姐,我喜欢你,这一辈子我都要和你在一起。”语气轻柔平静,坚定不可置疑。

        张乐萱所有准备的话语都被姒穆清这句干脆利落的表白砸了个粉碎。

        幽紫的眸子正对着张乐萱,没有偏移,没有动摇。

        张乐萱小嘴微张,忽然使用全力按在姒穆清的身上。

        “不行!”声音之大,让张乐萱娴雅温柔的声音带着一种撕裂的感觉。

        “为什么?”姒穆清把张乐萱的掌心对准自己的心脏,“你听听,那里面有一只小鹿乱撞,紧张的扑通扑通。”

        “总之就是不行,你太小了,我们不合适。”

        张乐萱侧开脸,不敢直视姒穆清灼灼的双眸。

        “小?你又没看过,要不现在试一试?”姒穆清抓着张乐萱的手就要往下去摸去。

        “我说得是年纪!”张乐萱破防了,眼见姒穆清真得给她看一看,她再也淡定不了了。

        “你我年纪差太大了!”张乐萱低声说道。

        姒穆清眼帘低垂,低气压缠绕:“说到底,你还是忘不了贝贝。”

        “不是,我……”张乐萱连忙想要解释,然而后面的话都被姒穆清堵住,用嘴堵的,双手带着粗暴和发泄的意味游走揉捏。

        “你是我的。”姒穆清把张乐萱推到在身下俯视,霸气的说。

        张乐萱美眸紧闭,脸上出现一丝痛楚,那是刚刚姒穆清双手粗暴的动作带来的,她依旧说:“我这一生答应了要许给学院。”

        拒绝,仍是拒绝。

        姒穆清眸子里全是坚决,今天他一定要把和乐萱的窗户纸给捅破了。

        吻也吻过了,全身也都摸过了,张乐萱有什么地方是他没了解过的,今天过后她张乐萱这辈子别想逃出去。

        “你为学院献身?”姒穆清嘴角挂起一抹弧度,“没问题。”

        姒穆清答应的很干脆,让张乐萱都不禁睁开自己的美眸。

        “我就是学院的未来,所以献身给我吧!”姒穆清理所当然道。

        张乐萱沉默,这话就是他的风格。

        “我挺喜欢某人一句话的,要听吗?”姒穆清见到张乐萱的沉默后,说道。

        不等张乐萱回答,他自己就说了:“你喜欢青春,我便让你青春永驻。”

        “我向上天为你夺来不老的容颜。”

        没有白衣神王的凄凉和无奈,只有平静和淡然,以及坚决。

        蓬勃生机勃发,天地长生策第七层运转,天地元气如同海洋一样用来,注入姒穆清的身体。

        按住张乐萱的五指、掌心、手腕发光,变得透明如同水晶,勃勃生机流转入了张乐萱的体内。

        “你干什么!快停下!”张乐萱浑身魂力爆发,银辉聚集如海,狠狠一掌打向姒穆清的肩头。

        轻微龙吟响起,月华震散,牧星剑闪动,一式防御卸力的剑诀爆发,挡住了张乐萱的攻击。

        张乐萱肌肤在蓬勃生机下变得越发光滑娇嫩,晶莹剔透,无尽生机的滋养下张乐萱竟然有着逆生长的趋势。

        二十七、二十五、二十二、二十、十八、十六。

        姒穆清一头黑发瞬息变得如霜似雪,直至此刻他才停手,动荡的天地元气停歇。

        “好了,从花信少女过度碧玉年华,感觉怎么样?”姒穆清话语中带着点疲惫,“或者你不喜欢现在的青春模样,更喜欢成熟大姐姐的身体,那可惜短时间变不回来了。”

        张乐萱根本不管姒穆清的问题,满脸焦急。

        姒穆清笑着问:“萱姐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刺目白发映入眼帘,张乐萱心痛之余,苦笑:“我有拒绝的余地吗?”

        “你可以拒绝,我很民主,一向允许别人发表意见。”

        “只是意见?你这个霸道的家伙!”张乐萱嘴唇嘟起,总算明白了眼前这个混小子根本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就算她拒绝,怕不是下一刻就拿着剑把她捆在身边了。

        “你要拒绝我吗?”姒穆清问道。

        可能是身体回到十五六岁的情况,导致张乐萱的心态也年轻了不少。

        于是乎,张乐萱浮现一抹俏皮的神色:“想要娶我,哪有那么容易!要娶我,就过我设下的三道考验。”

        姒穆清一愣,然后立刻问道:“考验是什么?”

        “我还没有想好。”张乐萱嫣然一笑,“不过第一道考题有了,我不知道你刚刚损失了什么。”

        张乐萱捧起姒穆清雪白长发:“第一道考验,不管你刚刚损失了什么,我要你补回来,没有任何后遗症的补回来。”

        姒穆清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考验通过的奖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