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二章眉间的忧愁

第二百九十二章眉间的忧愁

        姒穆清按着自己的眉心,只是吃了一顿饭,他怎么就多出了个未婚妻。

        他下意识看了看左右,唉,居然没有人吐槽他凡尔赛吗?

        张乐萱、叶骨衣,奥,娜儿和秋儿不在啊!难怪没人。

        叶骨衣双臂挡住自己的胸:“你不会这么急色吧!”

        “放心吧!”张乐萱袖手遮住自己的唇边笑意,“因为某些原因,他现在不近女色。”

        “啊!”叶骨衣求证的目光望向姒穆清。

        “看什么!”姒穆清回瞪,“我跟那些骄奢**的货色不同,少年时期禁欲。”

        禁欲?叶骨衣美眸睁大,一脸的不可置信,正因为在大家族长大,所以她才明白这有难,不在于外界,而在于自身。

        “怎么难道不对吗?”姒穆清一脸迷茫的看着叶骨衣。

        张乐萱揉了揉姒穆清的头发:“你当谁都跟你一样啊!”

        “小孩子不能接触太多女性,所谓二八佳人体似酥,腰中……”姒穆清把吕洞宾的《警世》一诗背了一遍。

        “那你不要娶啊!”张乐萱笑吟吟,低寒的气压笼罩。叶骨衣的脸色也不好看,任谁在女人面前吟这首诗都不会得到好脸色。

        “怎么可能!”姒穆清认真且严肃,你怎么可以怀疑我的性取向。

        “我只是为了身体考虑,在养精蓄锐,在等成年。”

        张乐萱一时被呛住了,她虽然年纪大,在这方面,了解真不如姒穆清多。

        “你倒是知道的不少,看来我可以放心了。”叶骨衣蹦出了一句话,让姒穆清蒙了。

        “有什么值得在意的,那个我也学过啊!我有私人教师,就是为了防止被人坑。”叶骨衣又补充道,“是女性。”

        “那么各个家族的男性也教学咯!难怪一个个逛青楼比自己家还熟悉!”姒穆清恍然大悟。

        叶骨衣闻言,脸上稍稍有些尴尬。

        张乐萱白净的肌肤下红霞弥漫,丝丝热度攀上她的脸颊,她受不了这两个小家伙了。

        一人一只手止住了他们的话题,强行转移了话头。

        “你刚刚为什么不答应?”这个问题一出,叶骨衣立刻不说话了,一双眸子盯着姒穆清。

        这个问题回答不好要减分的。姒穆清心里盘算着,这感情的事情,可不能一剑斩了。

        姒穆清目光在张乐萱微蹙的眉间掠过,心中考虑她们究竟想问什么?

        叶骨衣很简单,她也是天之骄女,被他这么一番拒绝,脸上肯定不好看,心中肯定对他不满。

        萱姐姐,又是为了什么?姒穆清在张乐萱精致的五官上认真打量。

        “问你呢!”张乐萱笑容优雅,面上没有一点的情绪波动。

        “自然是因为我喜欢她。”姒穆清厚脸皮的说道,他当然喜欢,漂亮女孩子谁不喜欢呢!但要说爱那就扯淡了。

        “长得这么漂亮,要说我没有想法,才是怪事。”姒穆清手指勾过叶骨衣的脸颊,行为轻佻。

        叶骨衣脸颊上红色晕染洁白肌肤,青涩中带着妩媚。

        张乐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声音极轻:“穆清,我先离开了等你走的时候叫我。”

        姒穆清心中一动,萱姐姐不满了,他很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姐姐生气了。”叶骨衣在姒穆清的挑逗下恢复平静说道,“你快去哄哄吧!我可不想一进来就惹得姐妹不开心。”

        姒穆清稍稍有些惊讶于叶骨衣的善解人意,然后道:“她生气不是为了这个。”

        他的身边的女人又不止一个,萱姐姐如果在意就不会在他的身边了。

        姒穆清心中把自己刚刚的话转了几遍,挑逗这是一个点,但又不是第一次了,等等,颜值党,刚刚他是不是表露出了自己颜狗的本质?

        而张乐萱比他大啊!张乐萱比贝贝大十岁,而贝贝比他大上两三岁,以色事人者,色衰则爱驰?还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萱姐姐担心的是哪一项?姒穆清心中打转。

        叶骨衣幽幽的说:“刚刚你和爷爷切磋,姐姐虽然心情欣喜,但眉间的忧愁更重了。”

        她的一句话,点醒了姒穆清。

        居然是这样。姒穆清揉了揉眉心,有时候太出色了,对伴侣的压力很大呢!尤其是萱姐姐这种自立自强的女人来说。

        姒穆清看向叶骨衣,叶骨衣神态自然,见他的目光,露出一个唯美笑容。

        实际上她不喜欢他,姒穆清很明白这一点,只是为了家族罢了。

        不过,谁在意这一点呢!她又没有喜欢的人。姒穆清想到,然后再在叶骨衣的侧脸上一吻。

        “先收一点好处,日后再慢慢品尝。”姒穆清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

        叶骨衣长长的睫羽颤动,心中莫名的出现不甘,这种随意采摘的态度,心中气愤,叶骨衣眸子清亮,于是嫣然一笑,主动回吻过去,只不过她吻得是唇。

        姒穆清怔了一瞬,香气扑鼻,柔软唇瓣一触即分。

        叶骨衣潇洒一笑,掐着小蛮腰,气质洒脱:“我是你想撩就撩的吗!”

        姒穆清抹了抹唇,看着泛红的脸颊,噗嗤一笑:“是,不是我想撩就撩的。”

        “反正占便宜的是我就好。”姒穆清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叶骨衣听见。

        叶骨衣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一时的勇气和怒火褪去,原本只是红润的脸颊迅速变得滚烫:“那个……我先先走了。”

        姒穆清摸摸下巴,觉得自己这新鲜出炉的未婚妻有点呆啊!

        面对仓皇而逃的未婚妻,姒穆清伸手把她搂入怀中:“跑什么!我又不是洪水猛兽!”

        叶骨衣低下头:“你不去找姐姐了吗?”

        姒穆清这才注意到,叶骨衣悄无声息的把对张乐萱的称呼改成了姐姐。

        萱姐姐他打算一会儿去,现在还不是时候。姒穆清清楚,张乐萱晚上有看月亮的习惯,尤其是心中有事或者忧愁的时候,几乎必去,而且习惯对月独饮,倾吐自己的心事。

        他打算那时候去。姒穆清念头转动,不过对于怀中的佳人可不能这么说:“佳人在怀,还是我刚刚定下的未婚妻,我怎么能冷落了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