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一章叶爷爷,你是狮子王机关出身吗?

第二百九十一章叶爷爷,你是狮子王机关出身吗?

        叶爷爷六翼振动,神圣能量如同海浪,一层叠一层,力量层层推进。

        姒穆清气势磅礴汹涌,剑锋一寸寸推进,披荆斩浪。

        张乐萱眸子一亮,精致无暇的脸庞上泛起一抹喜意,唇边勾出浅浅的笑容,他的剑道又进步。旋即张乐萱眉心中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愁意和危机感。

        叶骨衣后退一步,避开了迎面而来的气浪,而更让她吃惊的是她的爷爷居然选择了退避。

        羽翼带动叶爷爷的身体后退,避开了姒穆清的剑锋。

        剑刃一转,道道星光洞穿天际,群星在天空闪耀,呼应着姒穆清的周身流转的气机。星光坠落,宛如一道道无柄天剑倒垂,星辰剑气呼啸,刹那,剑阵成型。

        自遥远星空降下的伟力被姒穆清利用,化作阵法。一枚枚的星光符箓,一道道星光锁链死死的压制着叶爷爷身上的魂力,轻薄如丝绸的银色星火宛如盛开的鲜花在阵中燃烧,把叶爷爷爆发的魂力转化成最狂暴的星辰元气。

        姒穆清幽静的瞳孔中泛起明亮的光泽,万千星光剑吟,绚丽夺目中蕴藏着层层杀机。

        “小子!你下手还真是不留情面。”随着叶爷爷的话语,金色的魂力大涨,金色领域撑开,圣剑碎裂,炽烈璀璨的光明爆发,形成一幕众星捧月的奇景。

        星光与光明混合形成了刺目光芒,光明之海遮掩了所有人的视野。

        姒穆清双手持剑,以最为郑重虔诚的心态斩出一剑,剑光淹没在刺目光芒中。

        恢复视野之后,张乐萱、叶骨衣和他们的父母所看到的就是一老一少站在演武场的两边,演武场内却是被刮掉了整整一层的地皮。

        叶父和叶母同时舒了口气,没有人受伤,这真是再好不过了,刚刚的战斗场景和余波真的有些吓到他们了,原本对于叶爷爷的必胜信心也受到了影响。

        “好小子。”叶爷爷却是面色复杂,虽然有试探之意,然而结果却大大他的出乎预料。

        嗡,沉闷的剑器归鞘声音响起,姒穆清把手中的牧星剑悬在腰间,剑气消弭于无形。

        “前辈不愧是前辈,我还有得学习进步。”姒穆清说话间,一身的剑意已经消散于无形,锋芒毕露的气质再次变得沉静,天上随着他呼唤而显现的星光也重新隐匿在大日光华之下。

        叶爷爷双目明亮睿智,气度从容,只是身形似乎衰老了些许。

        “小子,别给我戴高帽子,算是你赢了,我一个超级斗罗被你逼到这种地步……”叶爷爷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本以为囡囡为了你说谎,夸大了你的战力,没想到,她是说了假话,居然还是往低了说。”

        “再学习进步?我们这些老不死就要被你拍到地底去了!”叶爷爷心态有些失衡,百多年的修行被一个年龄还不足自己零头的小子就要赶上,这话里就难免有些阴阳怪气。

        不过叶爷爷能执掌天使一族的话语权,又修行到超级斗罗的层次,心态也非常人能比,很快就调整好,干脆邀请姒穆清和张乐萱谈话。

        “好小子,我承认了,你小子打算什么时候娶囡囡?”叶爷爷的第一句话就让姒穆清差点把口里的茶水喷了出来,废了好大的劲才咽下去。

        “咳咳咳!”张乐萱给姒穆清拍着背部通气。

        叶爷爷眼睛眯起:“怎么好歹,囡囡也是我族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天才之一,你还打算不要吗?”

        “这跟天才没什么关系!”姒穆清抽出一张卫生纸,擦了擦嘴角溢出的水渍。

        叶父叶母虽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可是都很快的收敛,一幅唯叶爷爷做决定的表情。

        姒穆清一边跟叶爷爷解释,一边把心语传给叶骨衣和张乐萱,找她们求救。

        叶骨衣端庄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圣洁的容颜面无表情,白皙的肌肤下隐隐泛起红霞。

        张乐萱心中想着另外一件事,至于叶爷爷的话,她是不担心的,毕竟姒穆清身边又不止一个,答应了又不吃亏。

        “我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叶爷爷抿了一口茶水,入口回甘带蜜味:“没有感情,可以在婚后培养,骨衣是个好孩子,我相信她未来也会是一个好妻子。”

        “哈哈!”姒穆清再次问道,“叶前辈,你就不问问叶骨衣的想法?”

        姒穆清叫了叶骨衣的全名,表示两人之间的生疏。

        “骨衣?”叶爷爷白眉一皱,“倒是忘了你出自史莱克学院了?”

        “穆清的女人不止一个。”说话的是叶骨衣,话语轻柔。

        “我已知的就有两个,或许三个。”叶骨衣说到三个的时候,瞟了一眼张乐萱。

        姒穆清用眼角余光怒视叶骨衣,愤怒的心语传在叶骨衣心底。

        “看来你到不是个传统的史莱克学生。”叶爷爷开心得大饮了一口茶水。

        姒穆清目光看向叶父叶母,快点说话啊!你们的女儿就要嫁给渣男了,作为父母不应该立刻反抗吗!

        “别看了小子,我家不讲自由恋爱,也不讲一夫一妻,明白吗?”叶爷爷说道,脸上的皱纹舒展,就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骨衣从小受到的教育足以让她作为一个优秀的妻子了。”

        “小子,我不明白。”

        “论容貌,论家世,论身材,性格虽然说嫉恶如仇了些,可骨衣所受的培养绝对足够弥补。”

        “你难道非要自己追求,英雄救美,经历过一系列的追求才肯接受骨衣?”

        “同样结果,现在直接送到你手里就无法接受了?”

        “非要我把骨衣放在你身边,然后让她和你形影不离,日久生情,你才肯娶她?”叶爷爷说到这里,笑容收敛,质问道。

        这最后一个问句假设的情况怎么那么熟悉,请问你是狮子王机关毕业的吗?姒穆清心底吐槽道。

        “不是。”姒穆清很是干脆的摇头,“我本人并不排斥联姻。”

        “你不排斥联姻就好!穆清,你未来还会遇到很多的势力,联姻不能解决绝大部分问题,但它可以稳固你身边很大一部分势力,也能让你迅速的建立信任。”

        “你和骨衣的婚事就这么定了!”叶爷爷直接拍板道。

        姒穆清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张乐萱轻抿一口白茶,清鲜爽快,甜味在唇齿间荡漾。她就知道天使一族不会放弃联姻的想法,再确定了穆清的天才后,更加不会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