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章试探

第二百九十章试探

        姒穆清和张乐萱走在叶骨衣的后面,悄悄打开精神沟通。

        “萱姐姐,有什么建议吗?”姒穆清问道。

        “随机应变即可。”张乐萱手指夹着一缕青丝,撩到耳后,清晨的初光洒在她柔软的脸颊。

        “既然是光明正大的邀请,自然也是对你释放的善意或许会成为你打开天使一族的钥匙。”张乐萱帮姒穆清分析道,她来这里就是为了辅助他。

        姒穆清点点头,跟在叶骨衣后头。

        出乎意料,居然真得只是一顿饭,一顿平常的早餐,老人在餐桌上什么都没说。

        童颜鹤发,面色红润的老人一板一眼的擦嘴,眼中精光四射。

        “穆清,我这么叫你可以吗?”

        温和的话语,但明显把他当成了晚辈。

        “没问题。”姒穆清没有什么纠正的想法,他只要达成目的就好了,何况他和叶骨衣平辈相交。

        “骨衣,在我面前可是好好夸了你一番。”老人露出洁白牙齿,爽朗一笑。

        姒穆清用余光看了看叶骨衣,他倒是没有想到叶骨衣还会给他说好话。

        叶骨衣端坐在自己位置上,纤细的腰背勾勒出笔直曲线。

        “过奖了。”姒穆清谨慎的说道。

        “但老夫不信。”老人话锋一转,重重说道。

        姒穆清眉梢一挑,知道正题来了。

        老人继续说:“骨衣这孩子,喜欢上一个人就容易全身心投入进去,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都给他。”

        “爷爷。”叶骨衣一顿,语气恼怒道:“我没有喜欢他,他有爱人了。”

        叶爷爷没有管叶骨衣的反驳,一双苍老的眼睛紧紧盯着姒穆清:“首先,老夫要知道你是不是有真材实料!是不是用花言巧语骗了我家乖囡囡!”

        “爷爷!”叶骨衣怒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爷爷打的是这个心思,可她说得都是实话,好吧,实话是有点夸张了,难怪爷爷不信,还认为自己胳膊肘往外拐。

        “乖囡囡,不要说话!”老人威严深重,也就是叶骨衣在家里一向受宠,没看见叶骨衣她爸妈现在已经在墙角瑟瑟发抖了吗!

        姒穆清伸手按住叶骨衣的肩膀,缓缓站起身:“前辈,您既然不信,那不妨亲自来试试。”

        锋锐凌厉的剑意在姒穆清站起的一瞬,充斥在大厅中。

        所有人都在这一瞬,清晰的感知到了剑的气息,锋利、冷冽、决绝、危险,仿佛一柄剑器指在他们的眉心处。

        叶爷爷觉得自己的孙女口中至少剑术很高这一点可以确认,原本温和随意的少年一个动作就改变了自己的气质,锋芒毕露都无法形容他的感觉。

        “前辈打算在这里打吗?”姒穆清问道。

        “你想和我打?”叶爷爷错愕的反问。

        “前辈既然不信孙女的话,那么自己亲自感受才是最能说服你的吧!”姒穆清无所谓的说道,拔剑出鞘,一泓秋水照人寒。

        “好好!”叶爷爷话语中说不出的欣喜,“只要你不是一个草包,我就把囡囡许给你了!”

        叶骨衣深吸一口气,她这爷爷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今天就听不进去呢!

        张乐萱唇角轻抿,看着老人掀起的闹剧,不信,是一回事,但口口不离婚事,这老人的心思近乎昭然若揭,穆清还是嫩了些,手指轻点。

        姒穆清脸一黑,这老人听不进去话吗!

        “走,去我家的练武场。”叶爷爷当先开路,虎虎生威。

        姒穆清跟在后面,那种锋利的感觉随着他的行走,越发的明显,如锥立囊中,其锋自现。

        双方来到演武场。

        “小子,你的斗铠,展现出来看看!”叶爷爷一开口就是斗铠。

        姒穆清眼一眯,心道难怪!

        “时候恰当,前辈自然会看见。”

        “哦!”叶爷爷洁白须发一抖,“那你动手吧!”

        叶爷爷虽然说着动手,但身上一点的魂力波动也没有。

        幽深剑刃指着两人中心一点,姒穆清身上的气机一拔再拔,应龙和庚辰的力量顺着联系传递而来。

        在这绝强的力量修为的支持下,姒穆清的剑道开始爆发惊人的力量。天、人、剑三者合一,锋锐浩瀚的剑气遍布虚空,一寸寸的犁清姒穆清的身边一切,如同忠诚的臣子守护在君主的身边。

        光暗风雷,水火土冰,一切的元气被姒穆清手中的剑器吸纳,过于沉重的能量凝聚在剑上,让空气都在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

        “居然……真得会有人任由我把剑势剑意催动到巅峰吗!”姒穆清话语中带着惊奇。

        “我也会出错啊!”六道纯金羽翼张开,闪耀的绒羽层层叠叠,叶爷爷周身一道领域扩散,纯金的光焰化作坚固屏障挡住了迸发的无形剑气。

        “我曾经见过当世剑道最强魂师的剑武魂,自以为你的剑道再强,也不会出乎预料。”

        叶爷爷低语感慨:“你的剑道和他的很不同,不,你的剑道和古往今来所有魂师的剑道都不同。”

        “那么,叶爷爷有兴趣见识一下我独有的剑道吗?”姒穆清笑容温和,但一身剑意越发的磅礴浩荡。

        “当然有!”叶爷爷豪迈的说道。

        “那么我出剑了。”随着姒穆清这一句出剑,四方上下,无尽水汽被姒穆清抽离,云雾、风雨,雷鸣大作,千万滴雨水落下,每一滴都灌入了姒穆清凌厉决绝的剑意。

        浩渺如云海的杀气和无尽剑气合一,姒穆清眉宇间浩荡到极致剑意凌厉无双,轰隆!白光闪过。

        每一滴雨水,每一缕风流都化作姒穆清手中的利剑,手中牧星剑虽然没有动,但他已经驱使风雨作剑。

        紫眸幽深沉静,倒影着那在千万斩击下依旧巍然不动的领域。

        蓦然,他手中的牧星剑动了,身影似乎模糊了一个瞬间。

        而在旁观这场战斗的人眼中,玄奇恢弘的一幕出现在他们的眼中,冲击力之大,甚至只能然让他们发出嗬嗬的声音。只见满天风雨瞬息消散一空,金戈交击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切骤然恢复了平静,只有那一剑,携着龙吟响彻天空。

        这一剑,天地十方为剑,凌厉剑势第一瞬间就破去坚固不可摧的领域。

        剑锋直指天使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