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七章二见皇帝,肆无忌惮

第二百八十七章二见皇帝,肆无忌惮

        庚辰走在层层叠叠的帷幕罗纱中,轻柔如柳絮,淡淡的兰花麝香飘荡在空气中。

        “陛下,贵安。”庚辰不伦不类的行了个礼,“不过,陛下找我来做什么?我应该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才对!”

        庚辰的话语让老皇帝面色骤然变得难看,忽然间,他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有了细微的不同,比之之前更加难以对付了。

        肆无忌惮的笑意挂在嘴边,庚辰紫色的眸子闪着恶趣味的光,没错他是来捣乱的,没必要和这些lyb玩政治,那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在这一点上,唐雅点醒了他,他根本没必要和这些老狐狸玩同一种游戏。

        相比和把自己拉到和他们相同的领域,不如干脆用他最熟悉的剑来解决。

        问,莽夫怎么解决lyb?

        答,找到lyb在意的地方,拔剑架上去就可以了!

        庚辰活泼的想着,打开思路了,现在心中喜悦都快要满溢出来!

        与之相对的,老皇帝的心里现在就想沉在水里,一片的晦暗和难受,怎么跟他的设想不太一样呢!尤其是眼前这人的态度,之前还有所伪装,如今是肆无忌惮。

        “你们废了那么大心思来救朕想必也不想功亏一篑吧!”

        对于这一点,庚辰很是痛快的点了点头,毕竟救人花费的心血可不能白费,至少眼前这人的价值还无法取代,只是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朕如今一点权力都没有,想必你们也无法通过朕达成自己的目标。”老皇帝思维依旧清晰,短短几句话就把庚辰拉到统一战线。

        “帮朕,就是帮你们自己。”

        “哦!那么陛下希望我怎么做?”庚辰的剑眉挑起,紫眸中出现一抹嘲意,陛下二字的咬音更是奇怪无比。

        “朕要你杀了……”老皇帝飞快而轻声的吐出一个人名,如果不是庚辰听力超绝,他根本不会听清。

        庚辰的表情古怪,嘴角的哂意更浓了。

        “陛下,你最好有点脑子!我为什么要为你做这这种事情?”庚辰已经毫不掩饰自己辛辣的嘲讽和发自内心的不屑,“我得告诉陛下一件事,太子会在唐门的开门大典上到来,你真得以为你是不可或缺的吗?”

        “作为一块敲门砖,陛下你很合格!但请不要高估了你的身份!”庚辰的紫眸闪着冷意,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徐天然的真实目的,但这不妨碍他拿来威胁一下皇帝。

        皇帝隐在帷幕的眸子冷意幽幽,这种被赤裸裸的危险,生命不在自己掌控的感觉有多久没有过了,换做他年轻时,哪怕没有登上帝位,仍旧是亲王的时候,也绝不受这种威胁。

        不过他老了,人老了就会怕死。

        “所以陛下……”庚辰俯下身,对着老皇帝说:“你最好拿出诚意来。”

        “你要什么诚意?”老皇帝口气一松,心中的杀意坚决:“只要朕可以给的,都可以拿走。”

        “我唐门因为魂导器而衰落,未来想要重振声威就离不开魂导器。”庚辰想了想然后说道,“请陛下给我一道手令,我要看日月帝国最核心的魂导阵法知识。”

        “魂导阵法?”老皇帝眼中露出诧异,他实在没有想到庚辰会提出这个要求,魂导阵法知识重要吗?当然重要,没有这些魂导阵法知识,就没有日月帝国如今兴旺发达的魂导科技,但高深的魂导阵法学起来一点也不轻松,比之封号斗罗的修炼还要难,毕竟魂师封号虽然艰难,但依旧有捷径可寻,但魂导阵法不会就是不会,哪有捷径可以抄!

        “此事简单,你身为供奉堂的供奉本就有这个权利,只是还在考察期,所以才不能进入。”老皇帝很是痛快,貌似已经接受了现实。

        “陛下我要的是全部,只要是日月帝国官方有的阵法,我都要看。”庚辰补充说道。

        老皇帝沉默一瞬,怒吼道:“贪得无厌!”

        暴怒的吼声被庚辰压在宫殿内。

        “陛下要小声。”庚辰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唇边。

        “最多七层。”皇帝咬牙道。

        “种类要全部。”庚辰说道,“从一级的魂导阵法开始。”

        “好没问题。”老皇帝现在已经有把他砸死的冲动,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我想想……我还需要什么呢?”庚辰摸着下巴,皱眉沉思。

        听见这句一点不加掩饰的话,老皇帝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再跳:“够了!你要的东西已经够多了。”

        “这可不算多!”庚辰随口说道,不过他还是打算收手了,老皇帝的价值没必要一口气榨干净,慢慢来。

        老皇帝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昏过去。

        庚辰随和的笑了笑,虽然这个笑容在老皇帝的眼中那么的讨厌。

        “既然如此,陛下我们的交易达成了,我们帮你取回权力,相对应的,你每个阶段都要给予我们对应的回报。”庚辰拍拍手,愉快的单方面达成了契约。

        “你既然如此,你可以杀了他吧!”老皇帝咽下这口气,作为一个年轻时可以篡位登基的皇帝,他的忍耐功夫一向不错。

        “陛下,你脑糊涂了!”庚辰毫不掩饰自己的哂意,“我答应你要杀人了吗!”

        “你!”皇帝被气得咳出一片暗红的鲜血。

        庚辰转身离开,临走时只丢下一句话:“陛下,麻烦你给徐国忠加封九锡,只有走到了这一步,徐国忠才会是最不希望您倒下的。”

        老皇帝被他的话一说,眼神发亮,他自然不会对于徐国忠有什么怜悯,一个遥远的血亲而已。

        平衡,他做过,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无法威胁自己的位子,他总是把皇位拿来用做儿子们面前的胡萝卜,牵着他们自己削弱,脑子都快打出来了。

        可惜,他那个大儿子徐天然着实不错,手腕铁血,把敢于反抗的兄弟全杀了。

        导致现在朝堂上一家独大,他的帝旨都没有徐天然随口一道话管用。

        庚辰走出雄伟的皇宫,虽然是灯火通明,但他还是觉得这座皇宫就像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

        随手在街边摊上挑了几个简易的小首饰,不贵,但胜在心思巧妙,用来给家里的那几个女人做礼物在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