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六章风暴眼和计划

第二百八十六章风暴眼和计划

        听见唐雅这话的庚辰不仅没有畏惧,反而露出兴奋的笑容。

        “这不是正好吗?”庚辰的眼里闪闪发光,“在风暴的正中心,我们才能真正的影响这个帝国的命运。”

        庚辰唇角勾起:“这位陛下病急乱投医,我当然要去看看了。”

        “而且这位陛下看来处境不妙,不然又怎么会召见一个外臣都需要如此诡秘,居然还需要你传话给我。”

        唐雅显然不看好庚辰,尤其是他的自信,更是让她心中担忧。

        “穆清。”唐雅郑重的叫了他的名字,表示自己的话中的认真。

        “论政治,我们玩不过这些浸淫已久的老狐狸,你要是抱着小觑他们的心态,当心被他们卖了还在数钱。”

        萧萧一脸赞同的点头,姒穆清的力量,天资她们都认可,尤其是他这一具分身前期大闹日月更是增加了她们的信心,但政治中武力只是最后的手段,尤其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庚辰初来乍到,又骤登高位,不但显眼而且危机四伏,只要一个浪头就会翻船。

        “不会有危险的。”许久久放下碗筷,在这里她是最从容的一个。

        “没错,庚辰现在确实在风口浪尖上,就像一条鲶鱼闯进了喜静的金枪鱼群中,把水搅得一片浑浊,但这正是他们所渴求的啊,老皇帝和徐国忠都是如此。”许久久安静而沉稳的说道。

        “只有水混了,才能摸鱼。”许久久尽情的说着自己的看法,在这里才是她熟悉的战场,她从来不是一个合格的魂师,她从小到大的教育也不是如此,因此她也找准了她在庚辰身边的定位。

        “只要摸清了他们的欲求,就不难猜出他们的行为,老皇帝是为了生命,更准确的说是权力,徐国忠所求的是富贵,不,准确的说财富,位极人臣,他已经没有所求的。”许久久从容的理清日月帝国的政局,“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太子徐天然的力量太强了,强到根本没有人可以制衡他。”

        “所以需要我们给他找一个对手。”庚辰补充的说道,“如今还没有站在他身边,有资格可以跟他打擂台的人,就只有一个徐国忠。”

        “但徐国忠位极人臣,我最近又重新读了一遍日月帝国历史,尤其是这一代皇帝夺位的过程,虽然只有只言片语,但依旧能看出后面的推手,看你的说法就是徐国忠了。”

        许久久饮着茶水,唐雅和萧萧静静的坐在一旁,对于他们的话插不进嘴。

        “你打算怎么做?”许久久问道,“位极人臣,又是皇族,虽然和现在的皇族血统差得有些远,但在一心追求富裕的想法,反而让他失去了威胁。”

        “他没有想法,我们就让他有,更何况皇帝也不信任他吧,毕竟他出卖过一次皇帝,就可以出卖第二次。”庚辰说道,眼神幽幽,当初汉景帝是如何坑梁王的,他也可以让老皇帝学一下。

        许久久眼神怔然,庚辰说了一句:“加了九锡,就由不得他了。”

        九锡?那是什么?唐雅和萧萧同时想到。

        “车马、衣服、乐县、四曰朱户、五曰纳陛、六曰虎贲(bēn)、七曰弓矢、八曰斧钺、九曰酒,这就是九锡。”庚辰说道。

        “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吗?”萧萧问道,不懂就问这是一个良好的习惯。

        “虚名军权律法权利,一个获得了九锡的亲王,已经不是他想不想反的问题了,而是退一步或者驻足就死,只有更进一步才能活。”庚辰说道,琥珀色的茶水在他手中的骨瓷杯中荡漾。

        “我们也不需要徐国忠真得获得完整的九锡,只需要一部分,然后再传出皇帝想要立他皇太弟的风言风语就可以了,到那时候徐天然就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而徐国忠不论是为了自保还是其他,都会和他对上。”

        “那徐国忠真得成为成为日月帝国皇帝,怎么办?”许久久斟酌着问道。

        “他没这个可能。”庚辰斩钉截铁的说道,“徐天然不至于废到这种程度,占据太子之位还能被徐国忠翻盘,而且皇帝也不会让他成功继位,那等同于帝系的转移。”

        “如果不是徐天然的手段太厉害,将自己的兄弟们训得服服帖帖,我也不用徐国忠做替代品,这个方法最好的使用者应该是他的儿子们才对。”

        “兄弟相残,叔侄相残!”唐雅气愤的握住小拳头,“你怎么可以用这么冷酷无情的主意!”

        “首先,我可不冷酷无情,其次,他们是敌人,最后,你以为徐天然的为什么冷酷的对待自己的兄弟和父亲。”

        “他的兄弟要谋害他,而在这背后鼓动他们的正是如今躺在病榻上的皇帝,没有他的默许,没有他对于其他皇子的许诺,你凭什么认为那些皇子敢对徐天然动手!”

        “皇帝病危年老,这个时候往往是最多疑的时候,往往只需要一点挑拨,就会忍不住大开杀戒。而徐天然又太过于出色了些,太像他年轻的时候了!”庚辰目光停留在茶杯中。

        许久久双眼微合,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最后会不会也变成这个样子呢?为手中的权力,把亲情爱情友情都放在祭天的铜鼎中,在欲望的火焰中熊熊燃烧。

        唐雅和萧萧心中的寒意让她们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这就是皇族吗?”唐雅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这是皇帝。”庚辰强调道,“皇帝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啊!他们是与生俱来的政治动物,他们冷酷无情、好大喜功、自私自利等等这些词汇用来形容他们最合适不过了。”

        “皇族虽然也会有阴谋诡计,但比皇帝身边的好多了。”庚辰耸耸肩,皇帝虽然与生俱来就具有世界上最高的权力,但同样的他们也会永远被阴谋诡计环绕,一个个的失去他们所爱的人,和爱他们的人,最后只剩下孤独一人坐在帝座上,孤家寡人,这是他们最后的下场。

        “话说这就是你的打算吧!”许久久问道,小手在桌下攥紧。

        “没错啊!”庚辰很是痛快的点头承认,“我现在去见一见那位陛下,看看他找我,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