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五章谈和之后回去挖坑

第二百八十五章谈和之后回去挖坑

        “赤龙冕下,你今天还带着你的小丫鬟吧!”罗林的背后,一扇石门若隐若现,亡灵气息从石门喷薄欲出,侵染着周围的一切。

        “圣灵教的邪魂师?”庚辰言语淡然,周身气息越发灼热滚烫:“看起来日月帝国就是你们的大本营了?”

        罗林一笑,淡然说道:“没错,日月就是我们的大本营。”

        这是反话?是为了让他惊疑不定?庚辰保持着戒心。

        “废话少说,赤龙,你的小丫鬟还要不要了,打到最后,你我不会有事,但你的小丫鬟肯定会死!”血眸青年说道。

        庚辰眉微皱,眼底闪过一丝杀意,他讨厌被威胁,至于萧萧的安全,当他为什么会把一件神器,而且还是最稀有的空间类神器放入她的手中,有了这件神器,只要萧萧自己保持警惕,催动神器,安全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是你们偷窥我的,我只是进行了恰当,且合适的自我防御而已。”庚辰如此说道,听到这句话,血眸青年觉得自己的肩膀隐隐作痛。

        “不过我家的小丫鬟,命确实比你们两个的命重要。”庚辰随口说道,“不过,谈和之前是不是应该自我介绍,你们知道我是谁,我却不知道你们是谁是不是太过分了?”

        罗林和血眸青年简短的介绍,谎话那是张口就来:“我叫龙逍遥,他叫钟离乌。”

        庚辰脸上面无表情,要不是前段时间他亲手把钟离乌给挫骨扬灰了,又重伤龙逍遥,这话他就信了。

        “龙皇斗罗龙逍遥,黑暗圣龙武魂。”庚辰似笑非笑,“不知道冕下的黑暗圣龙武魂在哪?还是说冕下是双生武魂?”

        “只是同名同姓而已。”罗林满脸的不在乎,“不过那位龙皇斗罗确实是在我教中,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既然如此。”

        庚辰眼一眯,他什么意思,庚辰轻轻颔首,一抱拳:“那么就此别过。”

        双方离得远远的,庚辰落到地上,左手环住萧萧的肩膀,右手穿过她的膝弯,带着她化作一道赤红流光飞逝在空中。

        在高速下,高空寒冷的狂风迎面吹来,萧萧不得不用手臂仅仅的环住庚辰的脖颈,俏脸倚在他的肩膀上。

        庚辰直接回到了明德堂,然后见到了孔德明。

        “什么!你怀疑那座山谷之所以变成那副样子和圣灵教有关?”孔德明站起身,在桌子后不断的转悠。

        “首先我在那里见到邪魂师。”庚辰刻意模糊了说法,“对方很强,我和他们试探了一下,就收手了。”

        孔德明皓眉紧皱,眉心皱出一个川字。

        “对方一个手持一柄血剑身边有血莲环绕。另一个身后有一扇石门,门上有浓厚的亡灵气息。”庚辰还把交手简略的说了一遍。

        对于那山谷的看法,供奉堂早有定论,是一只真龙渡劫造成的,为此日月帝国紧急动员了军队,直到对方的踪迹重新出现在天魂帝国才稍微松懈。

        孔德明心中讶异,不过帝国还有需要仰仗圣灵教的地方,暂时不能和圣灵教发生冲突,不过日后肯定把圣灵教彻底埋葬,这群无视律法的邪魂师最好在战争中彻底磨成渣滓。

        孔德明抬头看向庚辰,丰神俊朗,心中满意的想到这才是我帝国未来魂师应有的样子,圣灵教那群阴森老不死能做到吗?难怪太子心中动了放弃圣灵教,扶持唐门的念头。

        于是孔德明心中抱着善意,微笑的说道:“圣灵教你暂时不用管,他们日后自有清算的时候。”

        “唐门的选址快要完成了,你和唐御医最近有得忙了,要好好准备,等唐门开门收徒的时候,老夫一定准备一份大礼送上。”孔德明靠近庚辰,低声说道:“太子殿下有言,会在那天亲自到场,好好准备。”

        庚辰微微点头,眼底露出一丝错愕,事情似乎太顺利了些,这满满的善意,搞得他坑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转身离开供奉堂,孔德明看着他的背影,右手轻轻抚摸胡须,至少这位魂师并没有明显的隐瞒,这是个很好的开始,至于他是不是在把锅往圣灵教上扔,至少孔德明并不认为一个刚刚来到日月帝国的魂师就能够知道圣灵教,而且还说出了教主和首席供奉的名字。

        “去查,究竟谁在金龙山谷中出现过?”孔德明打开一个传讯魂导器,然后说道。

        庚辰回到小院中,萧萧和许久久早就在等待他。

        “委屈你了。”庚辰对着许久久说道,这段时间许久久一边操纵着星罗留在日月帝国的情报和间谍组织,一方面又深居简出,防止被日月帝国查探到她的真实身份。

        许久久一挑自己的长发,几近完美的娇颜上容光焕发,神采飞扬,双目中炯炯有神,那是看到了希望的神情:“不,能为皇兄做些事情,我实际上很开心,还要谢谢你。”

        庚辰犹豫了很久,只是微笑着点头。

        许久久温柔一笑,就像一个温顺的妻子为他解下外套。

        萧萧鼓着腮帮子,滚烫余温还残留脸颊上,她很想说以后不许公主抱自己,只是心中羞涩,不想在他人面前说,于是决定私下里说。

        “呦,大家都好啊!”唐雅推开门进来了,“久久,萧萧,啧啧,小师弟你都对她们做什么了,一个个春情未消。”

        “咳咳!”庚辰差点被自己口中的水呛到。

        “小雅姐,你在乱说什么!”庚辰食指弯曲狠狠的砸在她的额头上。

        唐雅的丹凤眼瞬间就睁大了:“好你个穆清,真是胆子大了,怎么对你师姐呢!”

        “师姐就要有师姐的样子!”庚辰强调道,“在自家师弟面前乱开车,小心我吊销了你的驾照。”

        “驾照那是什么?”唐雅问了一句,随手把自己身上的御医服挂在了衣架上。

        “老皇帝怎么样?”庚辰随口问道,给唐雅拿了张椅子。

        “他说要见你,今晚。”唐雅抬起脸,神色古怪。

        “穆清,我觉得如今日月帝国的状态不对劲,虽然看似是平静的海面,但水底下暗流涌动。”

        “我们的到来可能一头扎进了风暴的正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