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四章我自己调查我自己?

第二百八十四章我自己调查我自己?

        庚辰带着萧萧踏在焦黑土地上,暴虐雷能残留在空气中,电得人酥酥麻麻,寸寸裂痕横贯在山谷峭壁上,碎石散落在土地上。

        “老板,这里发生了什么?”萧萧抱着手臂,形象凸出了自己和身高绝对不相符的部位。

        “天劫呗!”庚辰一脸的残念,这叫啥?我调查我自己?

        应龙那家伙度完劫居然没有收拾复原,庚辰碎碎念,奥,想起来了,他是金龙,那没事了!

        “你怎么……”萧萧的问题还没有说完,就想起来眼前的人现在是一头货真价实的真龙,而且在十大凶兽中都能排前列的那种。

        萧萧一脸的纠结:“老板,这是你渡劫的地方?”

        “算是吧!”庚辰语含无奈,承认了这一点。

        “那我们怎么回复日月那边?”萧萧小手揪着衣角,纠结道。

        “照实说。”庚辰幽幽道,“他根本没有潜踪匿迹,虽然速度过快,但难保不会有人看见。”

        “如今我们还不受日月帝国信任,谁知道这是不是试探呢?”庚辰所有的话语都用精神沟通说的。

        萧萧沉默的点头。

        庚辰忽然把萧萧拉到自己身后,目光转向山谷的入口。

        一言不发,炎能在身前压缩,一枚人高的大火球就被庚辰发射出去。

        血光迸射,千叶血莲徐徐绽放,清香骤然弥漫在山谷的空气中。

        庚辰眉微皱,赤金火焰燃烧在两人的身边,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在他们身边响起。

        “这……”萧萧把娇小的身子缩在庚辰的后面,一缕呆毛在他的身后摇啊摇。

        “少爷,他好像是天魂帝国瘟疫背后的黑手。”萧萧在庚辰的背后小声的说。

        庚辰目光一闪,当时他对付的是血蚊,而战斗真正爆发时,他已经疲惫的在张乐萱的身边睡过去了,此事也只是听玄老提过一嘴。

        庚辰五指握拳,周身环绕的火焰凝聚成龙形,发出嘶吼。

        火龙咆哮,盘旋飞舞。

        血光乍现,纤细长剑点破火龙的核心。

        血莲主防,血剑主攻,这正是玄老口中那人最常用的手段。

        “你叫什么名字?”庚辰右手虚握,火焰跳跃着卷入他的掌中,形成一柄虚幻的火焰长剑。

        “名字?”青年黑色长发如瀑,垂落在脚边:“早就忘了!你可以叫我血神。”

        “血神?”庚辰冷笑,“让我看看你究竟配不配这个神字!”

        庚辰决定把他打趴下,再问。

        温度随着庚辰的一句话骤然拔升,翻滚的火焰遮蔽苍穹,火海中形成各种生物的形态,龙蛇嘶吼,凤麟啼鸣。

        火龙一出,赤地千里。在庚辰肆无忌惮展现火龙的力量时,火焰气息渗透,水分蒸发,河流开始枯萎,落叶开始无风自燃,大地皲裂。论对自然的破坏没有比火龙更加恶劣的种族了。

        青年目光一厉,血海浮现,红月高悬,莲海摇曳。

        “天空一战。”青年留下这句话后,化作一道血光飞向天空。

        庚辰皱了皱眉,把手中的空间神器交给萧萧让她用来保命,随后身后展开一双赤红羽翼,也飞上了天空。

        “啊!”萧萧手足无措的接过水晶棱镜,很明显没有料到庚辰会把这件神器交给她用来保命。

        魂力注入棱镜,浅浅的空间波动,在萧萧的四周形成了薄薄的空间屏障,萧萧的脸有点红,心跳的有些快,尤其是感觉到了天空中那暴虐的力量碰撞之后,绿眸中更是出现一丝浅浅的憧憬。

        无尽的炎能在庚辰的手中凝聚一道转轮,不灭的炎火熊熊燃烧,惊人热浪蔓延向四面八方的天空。

        浩荡血海占据另一半的天空,猩红点在砸向他的炎轮上,极端凝聚的魂力随着血剑刺入了庚辰的炎轮中,旋转的炎轮静止,爆成一片火花。

        “呵!”庚辰一指,身后火海凝聚成大大小小的炎轮,飞速旋转,彼此咬合,碾压向青年。

        “以力压人。”青年血眸中闪过不屑,猩红血剑点在炎轮的薄弱处,千叶血莲飞旋,与炎轮碰撞消弭。

        炎剑轻点,庚辰骤然出现在青年的身边,青年身边血色旋转,牵引的力道下,纤薄剑刃偏转贯穿他的肩膀,庚辰隐藏自己的战斗技巧,刻意伪装出自己只会以力压人的表象,如今一剑出手,自然建功,几乎抵定了胜负。

        血剑不退反进,青年带着搏命的姿态和庚辰厮杀,剑剑见血,双方都是狠厉之人,鲜血反而激发了彼此的凶戾。

        玉石俱焚,同归于尽,这就是他们的打法。

        青年眼中露出诧异和赞赏,不论其他,对方的剑道和对于力量的掌握是真得高,对方手中的炎剑不过是凭借对火焰的巧妙掌控凝聚而成,与他手中,由武魂进化而来的血剑说上一句天差地别,毫不过分,然而对方硬是凭借这样一柄炎剑压制了他的攻势,那柄炎剑每一次都会被斩断,却又在对方的控制下于瞬息凝聚。

        论剑,他不是对手,青年发自内心的感叹,索性他不是一个人。

        炎剑带着融化万物的温度,刺向了青年的眉心,这是最后一剑了,庚辰的剑心这样告诉他。

        庚辰的星眸微微睁大,剑心中出现了一柄骨矛刺向他的后心。他的左手虚握,又是一柄炎剑凝聚,反手刺向身后,右手中的剑更加坚定不移,也更加迅速的刺了下去。

        黑色骨矛破碎炎剑,刺破了庚辰鳞片化作的衣衫后,同样贯穿了庚辰的肩膀。

        澎湃的死亡之力侵袭庚辰的肉身,庚辰握剑的手一顿,给了青年逃生的机会。

        青年嘴角溢血,远远避开。

        庚辰看向身后,天地长生策运转,磅礴的生机气血竟然在短短时间里就将死亡之力从肩膀处驱逐了出去,其人的气机不减反胜。

        罗林握着骨矛,眉眼抽了抽,瞥了一眼,和青年互相策应,质问道:“你是怎么惹到这样的一个怪胎?”

        血眸青年脸上泛起无奈,耸耸肩。

        庚辰心中已经有了退意,如今他的气机虽然更胜之前,可他并无把握将这两人战胜并诛杀之,而且庚辰心中泛起了一个念头,回去一定要创造一部最适合自己这具银龙身躯的功法,应龙那家伙有破碎虚空道,配合天地长生策,其战力还要在他之上。

        而他现在不能动用其他的天赋,仅仅火龙的天赋,他又不是专研,发挥的威力可想而知,本体的剑道虽然天下无双,但缺失了本命剑器,他又不能把牧星剑拿出来,威力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而借剑炼气,他又上哪里去找一柄命格气机都合适的神剑?

        综上,还真不如创造一部最适合自己的功法来的合适,被其他人知道了,非得啐一口庚辰不可,也只有身具龙神之心这件用来推演的超神器,他才会如此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