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一章牧星剑开锋

第二百八十一章牧星剑开锋

        以身纳气,接引九天星光,吞吐无尽剑气,成浩瀚剑阵。

        璀璨星光覆压苍穹,剑阵徐徐转动,落下。

        仙琳儿五指扣合,抓在钱多多的手臂上:“那是魂导阵法对不对?”

        “是,是,是!”钱多多脸部肌肉抽搐。言少哲眼角余光瞥到这一幕,开口说道:“仙琳儿,不管多激动,抓你自己的手臂,多少年了,这毛病还没改掉。”

        “老娘乐意,言少哲你有什么资格管老娘!”仙琳儿悻悻的松开手,眼神对钱多多带着一丝抱歉。

        “老言,这个我乐意。”钱多多长舒了一口气,脸上出现一丝轻松。

        舔狗,言少哲心里评价了一句,这个词是他从姒穆清那里听来的,现在他觉得用来形容钱多多再合适不过,难得他肯帮钱多多说话,钱多多居然还不领情。

        言少哲之后看见仙琳儿在这句话后,明显对钱多多的态度温柔了些许,感觉胸有点闷,肚子有点涨。

        “玄子,你去试试,看看穆清现在的实力。”穆老侧过头,对着一旁的玄老说道。

        玄老放下手中的精致小蛋糕,没有听从穆老的话立刻出手。

        言少哲立刻接口道:“师父,这种事情那里用玄老出手啊!我来就行了。”

        “你不行!天龙门答应成为穆清的道门分支,我想看看他是怎么做到的?让玄子来比较稳妥,以玄子的实力,你还担心他伤到穆清不成。”穆老半倚在躺椅上。

        玄老的身影消失,原地只留下了一个残影缓缓消失。

        漆黑的光芒在寒若若的头顶爆发,浩荡星光冲入爆发的黑芒中,若泥牛入海。

        姒穆清振翼而下,:“玄老,您这可是违了规矩,这算不算我赢了?”

        “斗铠的威力,大家都见识到了。”玄老灌了口酒,把空了的酒葫芦一抛。

        “小子你自己的战斗力呢?你的那柄牧星剑呢?老头子今天考教考教你的修行。”

        “牧星剑不就在这里吗?”姒穆清反手把白银龙枪插在擂台上,牧星剑呼啸着,落入他的手中。

        锐气丛生,姒穆清此时给人的感觉和刚刚完全不一样。

        “小子攻过来吧!”玄老笑呵呵的说道。

        “小心了。”姒穆清这么说道。

        玄老刚想笑一声,姒穆清的剑上就爆发出了心悸的锋芒。

        日月帝国明都,庚辰低笑一声,紫眸中幽光闪动,体内的力量一种玄奥的方式隔空注入本体之内。

        所谓三位一体,应龙,庚辰,姒穆清本就是一人,其力量自然也可以相互转化,对一人,就要面对三人的合力,只不过在这之前从没人值得他这样做。

        闭关掌握身体的应龙同样把自己掌握的金龙之力注入本体。

        而金龙和银龙的力量同时在体内共鸣,却是引动了姒穆清体内沉睡已久一直以来只得掌控部分的龙神之心。

        金银两颗水晶,顺着应龙、庚辰和姒穆清之间的神秘联系破空而去,转瞬就落入了应龙、庚辰的体内。

        姒穆清牧星剑没入黑洞,只觉得有一种虚不受力之感,烦闷的胸口欲吐。

        龙神之心的消失姒穆清自是感觉到了,但依旧在他的手里,也就不在乎,更何况他现在根本分不出心神。

        金银二色光华流转他的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丹田气海支撑着他一剑接着一剑的砍下去。

        战意高亢,心念纯净,只是面前的对手战斗方式忒恶心了,就是一招黑洞,吞噬容纳所有攻击。

        丹田气海中的武魂震动,似是在呼应姒穆清的心念,点点星光顺着金银二色流入牧星剑中,每当这时牧星剑中都会爆发出恐怖的锋芒,剑器与姒穆清的力量完美结合。

        玄老是越打越心惊,这一招黑洞是饕鬄吞噬天赋的表现,虽然看着单一,却无物不吞,任何能量都可以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而姒穆清剑中却有一股特殊的能量根本不能被消化,类似于精神力,却又锋锐无双,具有实质的破坏力。

        坐于台下的古月娜脸上露出诧异,姒穆清的本命剑器一直在铸,和雪儿不同,姒穆清本身具有剑武魂,这也导致他和雪霏的本命剑器铸造不同,雪霏只需要铸好之后,用精气神蕴养。而他却需要和武魂融合。

        如今牧星剑和姒穆清的命格气机早已融汇,近乎一体,只差武魂融合的契机。

        古月娜作为姒穆清最亲近之人自然对他的剑道和修行进度了解的一清二楚,也看出了他现在的状态,天人交感,心念至诚。只是,古月娜不满的看向玄老,这人作为对手是真的不合格,这时他所需要的是压力,唯有紧绷的压力才能促使他更快的寻到契机。

        “退下,我来。”古月娜毫不客气,也没有掩盖的想法,被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又如何,她又何须在乎。

        白银龙枪落入古月娜手中,势大力沉的一枪插入,先是一枪迫开姒穆清的牧星剑,又是一枪横扫,沛然莫当的魂力硬生生撑爆了玄老的吞噬防御。

        玄老眼含惊骇,体内暴戾的饕鬄血脉在古月娜一言瞬间安分下来。

        “你的对手是我。”古月娜一枪直刺,挡住了姒穆清的剑锋。

        姒穆清挥剑的手一顿,随即就挥剑而来,砍、刺、削、劈。

        古月娜单手持枪,动作潇洒,枪尖或快或慢,总能恰到好处的挡住姒穆清的剑锋。

        游刃有余,所有人看到古月娜的行为,脑海中都会冒出这个念头。

        姒穆清只觉压力如山似海,那是技巧、力量、经验、境界的全方位压制。

        庚辰和应龙的力量在身躯中共鸣,姒穆清压榨着身躯的每一分力量,每一分潜力,他的剑越来越简洁,浩大的声势,澎湃的力量波动消失,气机收束,凝为一点。

        每一剑都是全力,每一剑都比上一剑更加可怖。

        然而不论姒穆清怎么进步,古月娜都牢牢的压制住他,自从她出手开始,姒穆清就被牢牢的锁死在她枪尖划定的圆中,一步不能踏出。

        剑念高涨,姒穆清的身影在模糊。

        古月娜的眼中露出期待。

        姒穆清的眼中露出恼怒,他就不信他的剑砸不开古月娜划定的圆。

        气势锐烈,比之之前更加锐利,剑念合一,姒穆清的心神凝聚在剑尖一点,平平无奇的一剑刺出,却是霸烈到了极点,也暴力到了极点。

        武魂在丹田气海中也呼应姒穆清的高亢战意,和牧星剑彻底融合。

        牧星剑大放光彩,剑光纯净惊艳,极端凶戾的锋芒彻底觉醒,生命、死亡、命运、星辰四种力量融合化作一种全新的力量,这一剑霸道至极,又坦荡大气。

        姒穆清的这一剑撕开了古月娜的圆,刺向了古月娜,这一剑的暴戾煞气无双无对,因此他却有些控制不住神剑本能的渴求,剑本凶器,神剑出世,当以血为祭。

        无双锋芒在触及到古月娜的鼻尖前猛地偏转,刺在了地上,嫣红血液顺着清亮剑锋流下,左手裂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带着清香的鲜血溢出。

        “为什么不防御啊!”姒穆清半跪在地上,责问道。

        古月娜抿唇一笑,春风化冻,贝齿在寒日阳光下亮晶晶,反问道:“你会刺下来吗?”

        古月娜半蹲下身子,右手在牧星剑无双锋芒上一划,鲜血顺着剑锋流下,和姒穆清的鲜血混在一起,再也分辨不出。

        牧星剑闪耀着微弱光芒,饱饮鲜血,神剑开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