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九章海神阁会议

第二百七十九章海神阁会议

        姒穆清在魂导系吸收斗铠,而张乐萱以自己的权力召开了海神阁会议,召集了所有在学院的宿老。

        “来来,小乐萱,告诉我,这一次的议题?”玄老一只手啃着鸡腿,油腻腻的爪子对着张乐萱招了招。

        “玄老。”张乐萱轻轻一跺脚,稍微露出点小儿女的情态。

        玄老一下子乐了:“小乐萱,你数数日子,你有多久没那么开心了。”

        “天天那副样子,我都担心你未老先衰。”

        “未老先衰,谁又能比得过您呢?”姒穆清声音先至,帮助张乐萱狠狠反击玄老。

        在玄老重新开口调笑之前,姒穆清又说道:“海神阁如此神圣之地,玄老,你怎么可以大吃大喝?”

        “老头子就愿意,小师叔都管不了我,你个小不点,还想管我!”玄老说罢,气势凶狠的灌了一口酒水,晶莹酒水粘在拉碴的胡子上。

        姒穆清微笑,手指做了个七:“七种新制作的糕点,不同口味的。”

        玄老吞咽了口水,咕嘟。

        “好,没问题,你放心。”玄老说完后,把鸡腿收起来,想了想,又把油腻腻的手在自己脏兮兮的衣袍上反复抹了抹。

        “穆清,你可不能反悔啊!”玄老小眼睛盯着姒穆清,样子很没有威慑力。

        “玄老,你终于遇到能克制你的人了。”

        “喜事,喜事,不可一世的玄老也终于遇到了克星。”

        “哼,我乐意。”玄老不以为耻,一仰头,乱糟糟的头发抖动。

        看得姒穆清拉着张乐萱远远的避开:“玄老,你以后再不注意形象,绝对没人给你做菜。”

        一阵欢快的笑声,这学院的最高会议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肃

        “好了,好了。都安静。”穆老嗓音温和,“都坐下。”

        玄子、宋老、言少哲、蔡媚儿、仙琳儿、钱多多、林惠群、庄老一群老头老太太中姒穆清和张乐萱两个人扎眼无比。

        不得不说,人还是要靠人来衬托,站在一群老人家中,两个人的风采感觉又上了一个档次。

        张乐萱和姒穆清的位置在言少哲之后,穆老在所有人坐好后,开口说道:“穆清,你是第一次参加海神阁会议,我为你介绍。”

        穆老一一点名,每一个点名的宿老都对姒穆清含笑点头。

        “穆清,海神阁的会议是你让乐萱提起的,那么现在可以说了。”坐在轮椅上的穆老,对着姒穆清道。

        “实际上是两件事,不过本质上是一件事。”姒穆清把斗铠的事情说了,又把两系合并的建议说了。

        “现在大家可以商量了。”穆老在姒穆清说完后,就又说了一句。

        海神阁宿老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断的议论,交换着意见。

        最后由言少哲代表诸位宿老问话:“第一斗铠的效果,第二魂师和魂导师的兼修之艰难,到目前为止,两者兼修皆有所称的就一个霍雨浩。”

        “斗铠的效果不用担心,我和几位学姐学长有一场约战,正好可以用来展示斗铠的效果。”

        “至于兼修?说实在,这是时间不允许的缘故,给我一万年,我肯定把魂导师和锻造的技能点满。”

        姒穆清这话引来一阵微弱的笑声,但许多宿老也在点头。

        “所以要把魂导师拆开,魂导阵法设计,制造,维修再加上锻造,总计四门课程,分为主修和辅修,选修。”

        “这也和之后学院的要进行的改革有关系。”

        “说实在的,如今学院两系的存在实际上割裂学院本身的团结,言院长和钱副院长就曾经为了一个弟子争执不可开交。”姒穆清对言少哲和钱多多歉意一笑。

        “武魂系弟子和魂导系弟子更是泾渭分明的分成两派。”

        在稍稍浅谈了学院的弊端之后,姒穆清又开始详细描述自己对于内外院的改革计划,这个计划由他提出大致的方略,张乐萱完善,几乎兼顾了方方面面。

        说完之后,姒穆清坐下。

        “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了。”穆老把话语权丢到桌上,他现在已经开始放权了。

        “为什么要进行男女分院?”第一个开口的仙琳儿,这位脾气火爆的魂导系院长脸上带着浓浓的不满。

        “小子,你是瞧不起我们女子吗?”一声质问。

        “男女分院,和性别歧视没有任何的关系。”姒穆清不卑不亢的回答,“我之所以提出这个原因,本质上是因为男女身体构造不同,因此男院和女院的课程、设施的不同。”

        “譬如说,月经。女性需要四季准备红糖水,四物汤等药膳,还有替换用的干净棉布。”

        “总不能让我们这些男性喝这些药物吧!”姒穆清反问了仙琳儿一句,“女性的痛苦我们又体会不到,而男女一院,总有人会顾忌异样眼光,反而麻烦。”

        仙琳儿无话可说,再不否决,只是心中嘀咕,这么体贴,难怪讨女孩子的欢心。

        “放弃班级制,由学生们自由选课,自行决定上课顺序呢?那些孩子自制力不够,恐怕会荒废学业。”言少哲又提出另一个疑问。

        “并不是一开始就这样做,而是在四年级之后,这是学生们也都十五六岁了,应该自律了,一个要靠鞭子抽打才能稳定进步的人,又会有什么成就呢?”

        姒穆清从容应对,侃侃而谈,为了这一件事他已经准备了许久了,一切都了然于心。

        最后再无一人发问。

        “举手表决吧!”

        “只要斗铠效果展示没有问题,那么我同意。”第一个举手的是言少哲。

        接着是两个、三个……

        姒穆清长吐一口气,成功了,心里猛地挥了一下拳头。

        张乐萱也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那么改革的实行者就由穆清和乐萱两个孩子来吧!”穆老拍板决定,根本没有进行商讨。

        “未来是年轻人的,两个孩子又为此准备了这么久,就由他们来完成这最后的一步吧!”

        言少哲忽然一笑:“既然如此,那么我提议,在学院两系融合后,由穆清担任院长,乐萱担任副院长。”

        一言激起千层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