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八章回学院

第二百七十八章回学院

        天龙门这一边非常好处理,姒穆清如约的展示了割头不死,断肢重生的能力,在庚辰这一具分身突破天地长生策第八重的情况下,他本人对于第七重自然也有了更深的理解,现今无法突破第八重更在于他本体的修为不足,魂帝还是差了些,只有魂圣才有能力尝试元精元气合炼,最好的阶段是封号斗罗层次,不过需要十万年的魂兽,看在古月娜的份上,就由七环开始吧!

        天龙门臣服,带来的好处还有一个,那就是地龙门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老天龙劝说成功了,并且会帮忙镇压天魂帝国北部的宗门。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姒穆清讲解了一遍修行之后,又把王秋儿、凌落宸留下,确保不会出现问题。

        姒穆清和古月娜,叶骨衣、虞璎、雪霏几人则转道天斗城回学院去了。

        路过天斗城的时候,姒穆清又拉着古月娜想要去冰火两仪眼捞一把,结果冰火两仪眼没了,连带那些仙草都被人连根拔了。

        古月娜在一旁偷笑,龙族那守财奴的性格,怎么会给你薅羊毛的机会,潇和焱,老龙族佼佼者了,而且那时候她也在呢,当然是见者有份,三条龙巴拉巴拉都分了。

        姒穆清失望的回到了学院中,然后就去找大姐姐寻求安慰了。

        温柔、善良、美丽、贤惠的大姐姐听见姒穆清的行为后,笑得前仰后合。

        “清清,你,噗!哈哈!”

        “先让我笑会儿!哈哈!”

        “等等,你…你干…什么,别过来,别脱我鞋子,哇……哈哈!”

        “不行了,喘不过气了!我……不笑了还不行吗?”

        姒穆清把玩着张乐萱的玉足,脚趾根根晶莹玉滑。

        “放开。”张乐萱肌肤白里透红,小脚往回抽,姒穆清的右手稳稳握住张乐萱脚腕。

        “不放,咱俩就这样聊天吧!”姒穆清笑嘻嘻。

        “被人看见了,我大师姐的脸往哪搁!”张乐萱半倚在沙发的另一边,俏脸扭开,不敢去看姒穆清。

        “搁这。”姒穆清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这里永远为你留一个位置。”

        “油嘴滑舌,你对每个姑娘都这么说吧!”张乐萱美目盼兮,巧笑倩兮,赤裸的小脚在姒穆清的胸膛上蹭蹭。

        “天地为证,我只对你这么说过。”姒穆清举掌发誓,然后握住她不安分的小脚丫。

        “娜儿,你也没有说过?”张乐萱眼睛亮晶晶,闪着光,拉近和姒穆清的距离。

        “没有。”姒穆清异常肯定的说,他是第一次说这个话。

        张乐萱露出笑颜,唇角上扬,虽然知道他肯定不会只对她一个人这么说:“你去解决一下你朋友。”

        姒穆清有些懵:“朋友?你说谁?”

        “苍宇那个小家伙,最近闹出不少风波,差点被人打死。”张乐萱的话让姒穆清为她按摩的行为停下。

        “打死?谁干的!”姒穆清怒气冲冲,牧星剑呼应他的情绪,一声剑吟,脱鞘而出。

        张乐萱一只手把牧星剑退回剑鞘,另一只手拍在姒穆清的头顶。

        “听我说完。”张乐萱手脚并用,把姒穆清压在了身下,姒穆清乖乖的停下挣扎,他现在只要一动就能碰到大师姐身上柔软的肌肤。

        “大师姐,不用这样吧!你给我发福利,我不介意。”姒穆清只要稍稍低一下眼眸就能看见大片的雪白。

        张乐萱贝齿咬住下唇,她也不想用这样的手段,可刚刚的事情证明,她面对他的时候,无力的很,轻而易举的就被脱了鞋袜,见鬼的银龙,太克制她了。

        “苍宇最近喜欢上了人妻。”张乐萱在确定姒穆清不会一怒冲出去后,放开了他,她可不希望被认为是不知自重的女人。

        人妻?姒穆清心中警铃大作,最讨厌自己身边的朋友有人想做丞相了。

        “他倒也不强迫别人,只是被人发现就很无奈了。”张乐萱叹了一口气,这段时间她已经为苍宇摆平了不少的麻烦。

        “不强迫,那就是你情我愿了。”姒穆清眉毛一挑,“我去告诫一下吧!但起多大的作用就说不好了。”

        “另外,乐萱姐我要召开海神阁会议。”姒穆清的这句话让张乐萱猛地看向他。

        “我要提议两系合并。”姒穆清盯着张乐萱的眼睛,对着自己的倒影说。

        “终于到这个时候了吗?”张乐萱一点也不意外,这是姒穆清早就开始的准备了。

        “还有,伍茗姐现在应该不能作为我的对手了,我魂帝了。”姒穆清一脸难为情的说。

        张乐萱美眸睁大,死死的看着姒穆清的脸,要在他的脸上看出一丝玩笑的痕迹:“你不是说,在完成计划前不突破的吗?”

        姒穆清尴尬的把杀戮之都的情况告诉张乐萱。

        张乐萱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开始犯了难:“学院中可以作为你对手的强攻系魂师本来就少之又少,如今你成为魂帝,震惊肯定没有魂王对抗魂圣来的强,斗铠的初步亮相也会失去不少的色彩。”

        姒穆清没提魂斗罗,因为现在学生中的魂斗罗只有张乐萱一个,他舍不得打。

        老师们中有合适的,但不会有一个肯下场的,被他暴打,他们的脸都要丢尽了。

        张乐萱忽然问道:“你现在能不能打魂圣的联手?”

        姒穆清的目光闪了闪。于是估摸着说道:“三个没问题,只要不是完美配合就行,能动用牧星剑吗?”

        “最好还是不要动用。”张乐萱斟酌的说道,姒穆清握住牧星剑的战力和不握是两个概念,而学院中也有人知道这一点,所以能不用最好不用,但要确保胜利。

        只有用最辉煌最震惊的胜利,才能打碎武魂系的老顽固。

        “既然如此,我先去魂导系那边把最后一件斗铠吸收了,大师姐你去海神阁召集宿老。”姒穆清手握着脚腕,为她穿好鞋袜。

        “登徒子!”张乐萱红着脸,轻声骂了一句。

        “这时候才说,是不是太迟了,萱姐姐。”姒穆清在张乐萱脸上一摸,大笑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