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二章旁观

第二百七十二章旁观

        庚辰站在明都上空,身形似虚似实,没有丝毫的生息,明都遍布的探测魂导器对于他视而不见。

        “银龙遗体分解的材料是在哪里呢?”庚辰自言自语道,理论上应该在日月帝国皇室的私库或者国库中,但银龙遗留的材料在魂导师手中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所以明德堂的宝库也是可能的。

        庚辰下了决定先去日月帝国皇室的私库和国库看看,再去明德堂。

        他的身影骤然凝实,猩红的警铃大作。

        “入侵者,请停在原地不动,根据明都治安条例……”

        一只魂导师军队飞上天空,反应速度之快足以让斗罗三国汗颜。

        庚辰笑了笑,这才是他熟悉的科技世界嘛!踏空而行,身形闪烁,其人直入皇宫。

        轰!一枚弹头上刻着鲨鱼头的魂导炮弹迎面而来。

        爆炸的火焰在明都上空炸出一团明亮的烟云。

        “哪里来的宵小,不知天高地厚!”亲王徐国忠冷哼一声,操纵着魂导器落在皇宫地面。

        已经进入皇宫的庚辰仿佛听到徐国忠的话,哂然一笑,朝着皇宫中的探测魂导器最密集的几个地方去。

        翡翠巨龙的天赋,瞬间转移,无视一切结界和束缚,时间天赋,他更愿意称之为花开顷刻和岁月不灭体,点满了防御和回血的技能。

        庚辰施施然的走在皇宫中,他的身影时不时由实变虚,整个人有时处于上一瞬,有时处于未来下一瞬。

        越过满腹武装的侍卫,庚辰来到一座华丽的寝宫,只见罗纱帷幕重重,檀香扑鼻,他剑眉一皱,就要退出去,他对日月皇帝的妃子可不感兴趣。

        “臣,徐国忠拜见陛下。”这一声,让庚辰停下了脚步。

        “国忠,外面发生了何事?”苍老的声音在帷幕后落下,庚辰面露兴趣,驻足停留。

        “一个小毛贼,不知天高地厚,意图闯入皇宫。臣,”

        “吾弟一如往昔,可惜朕已经命不久矣。”

        “皇兄哪里话,如今魂导科技一日千里,必能找到解决皇兄痼疾的方法。”徐国忠微低着头,单听话语他是忠心耿耿。

        “朕的身体朕还不知道吗!”皇帝的声音一重,顿时连声咳嗽,声嘶力竭,仿佛要咳出肺部才肯罢休。

        庚辰笑容有点古怪,作为读心术的专家,他能清楚知道两个人的心思,看起来忠心耿耿的徐国忠已经准备把自己的皇兄卖个好价钱,日月皇帝也一点不信任自己这位弟弟,猜忌和提防占据了多数,这声嘶力竭的咳嗽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试探?

        皇帝的咳嗽声停歇,庚辰听见皇帝喝了口水,润了润刀割般的喉咙。

        “国忠,天然最近在干什么?”皇帝缓了缓心神。

        “读书写字,修身养性。”徐国忠立刻回答道。

        庚辰的脸色缓了缓,心中想道,看来挑拨太子和皇帝的关系不用我太费心,他清楚的感知到这位皇帝对于徐天然的忌惮猜忌还要超过徐国忠,在听到徐天然安分守己的时候,甚至猛松了一大口气。

        而徐天然的行为也很有趣,皇帝病重,没有夺权,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对于权力的炙热之心,要么他是真的不在乎权力,要么他在装,让人放松警惕,结合原著中的印象他当然更倾向于后一种。

        “陛下,臣告退。”就在庚辰沉思的时间中,徐国忠已经向皇帝汇报完,准备告退。

        “来人,为朕送亲王一程,另,亲王保卫皇宫得力,赐黄金千两,珍珠十枚,六尺高珊瑚树一株。”皇帝不徐不缓的下达着命令。

        徐国忠一直低着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前面两个都不算什么,那珊瑚树才是真正值钱的东西,一个小毛贼换来这东西,他巴不得天天有不知死活的毛贼来袭。

        贪财,庚辰记下这个特点,有弱点就好,未来可以操纵。

        庚辰手臂掀开罗纱帷幕,走到皇帝的床榻前,浓郁的药味呛人,庚辰用手臂遮住口鼻。

        “谁允许你进来的!”声音不怒自威,那是久居高位之人才能养成的威势,一声就可叫人肝胆俱裂。

        “我想进来就进来。”庚辰开口说话。

        陌生的声音让皇帝的脑子卡克了,鹰隼般的眼睛看向庚辰。

        “阁下想要什么,朕可以叫人送来。”皇帝瞬间就服软了,这变脸速度让庚辰都愣了愣,该说不亏是杀兄上位的皇帝吗?

        庚辰没有对皇帝说话,紫眸垂怜,迷幻朦胧的光溢出。

        皇帝锐利的眼合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庚辰把唐雅从乾坤问情中拉出来。

        唐雅丹凤眼红通通,看见庚辰后,赶紧拭了拭眼睛:“小师弟,找我干什么?”

        “小师姐,帮我看看这个病人。”庚辰指着日月皇帝说道。

        “好。”唐雅答应过后,翻了翻眼皮,又扒开皇帝的睡衣看了看,问了问气味,最后把手搭在他的手腕上。

        唐雅切完脉后,对庚辰摇摇头:“病入膏肓,药石无医。”

        “斗罗大陆旷阔无边,能人异士无穷,或者还有其他人医术精湛,说不定能救他一命。”

        “早年的暗伤,这些年来昼夜颠倒,日夜操劳,又有一种阴狠的毒素渗入,三者齐下,他的身体已经被彻底掏空了。”

        “以我的医术最多吊住他的命,三年。两年前的话他还有救。”唐雅惋惜的叹了一声气,她虽然不知道庚辰要他活着做什么,但她还是很照顾这个小师弟。

        在确定皇帝的病情后,唐雅主动回到神器中,没有任何给小师弟添麻烦的行为。

        庚辰唤醒了他,询问他银龙的材料在那?在得知银龙剩余的材料都在明德堂后,他抹去皇帝的记忆,飘然出宫。

        这次误打误撞遇见皇帝,也给姒穆清提了一个醒,任你权柄至上,醉卧美人膝,行掌杀人权,雄才大略,壮志勃勃,在岁月面前,也不过是浮游,朝生夕死,他道心再度坚定。

        庚辰走在大街上忽然回头看向皇宫,金碧辉煌的宫殿中有鲜红的光芒流淌,刚刚的一瞬间,他仿佛感觉到了至亲血脉的呼唤,心脏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