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我的生命中没有逃避二字。

第二百六十九章我的生命中没有逃避二字。

        唐雅听得怔怔失神,丹凤眼中满是向往。

        “要是有这样一次经历,那么死也值了。”唐雅喃喃低语。

        萧萧和许久久带着怜悯看着唐雅。

        “违背长辈和家族,贝贝肯定能为你做出来。”庚辰倚在石碑下,笑着对唐雅说,他还是希望自己的cp不要碎。

        “那么接下来呢?”唐雅俏脸上露出来好奇,她猜到了是悲剧,可她还是想要知道结局。

        “接下来啊!”庚辰抬头看向天空金阳和银月。

        金龙和爱神婚后的生活虽然甜蜜无比,可同样有摩擦,两族之间的差异,曾让他们痛苦不堪,可在他们地爱情下,两人互相的包容下,他们还是度过了种种的坎坷和争吵。

        在岁月的历练下,他们的爱情成为一坛醇厚柔绵,回味怡畅的美酒。

        他们隐居在一处龙族帝都的山谷中,避居世外。

        而在他们隐居千载后,人族抓住机会,联合诸多种族,对虚弱的龙族发动反叛。

        是时,龙族九大龙王陨落两位,五位龙王重伤垂死,无力动手,需要时间修养,而龙神下落未知。

        所幸,龙族中最擅长征战厮杀,负责统帅军队的金龙王依旧完好。

        人族空间主神和时间主神联手切断龙族帝都对于其他的联系,妄图先剿灭龙族最精华的一部分,在逐一横扫各大星辰的龙族。

        所幸金龙王仍在,而这里是龙族的帝都,龙族最精华的一部分族人都在这里。

        而人类也知道这一点,于是五大神王设局,十位主神联手,围杀金龙王。

        最终十位主神陨落五位,五大神王无伤,金龙王魂飞魄散。

        龙族军队失去了统帅,在前线战场节节败退,银龙一脉主掌祭祀职位,大祭司临危主掌军队,稳住战场防线,同时命自己刚刚成年的孙子前往寻找金龙王之子,让他继承金龙王之位,统帅龙族军团。

        银龙振翅,哀鸣凄厉。

        爱神一掌拍在银龙的眉心,暧昧的粉色神力毁灭了银龙的魂魄。

        “没有人可以打扰我和他的生活。”爱神柔弱的双眸中透出坚定,“对不起了,什么龙族,什么人族,什么天下第一种族,我只是一个小女人,顾不了那么多。”

        爱神擦去自己额头上的汗液,借助偷袭,她成功解决银龙,这也有他刚刚成年的缘故还没有打破寿元的界限。

        接下来就是收拾现场了,龙族死后,尤其是银龙及其分支,他们死后的血液和尸体会对天地元素及周围生命和空间造成巨大的影响。

        所以爱神才选择偷袭,一击泯灭了他的魂魄。

        爱神用一件空间类的神器收起银龙的尸体,哼着小歌,跳着小舞赶回了家里。

        “回来了?”曾经眉宇间满是桀骜不驯的金龙锋芒毕露,在岁月的打磨下,他现在更像一枚温润的宝玉。

        “今天吃什么?”爱神温婉的笑着。

        “我逮了一只暗金恐爪熊,又杀了一只深海魔鲸。”金龙眼眸温和,一大桌子菜出现在爱神的眼前。

        “恩。”爱神轻点螓首,坐在一旁:“夫君,我想要个孩子了。”

        “好。”金龙的话语中带着些许的无奈和宠溺。

        他们夫妻幸福美满的生活中不是没有缺憾,孩子就是他们两人心头最大的遗憾,尤其是对于重视后裔的龙族来说,这更是他被族人诟病的一点。

        没有孩子,原因有二,龙族繁衍率本就低,何况跨种族,二来她的身体太娇弱了,他还没出力,她就不行了。

        “你可要努力啊!”金龙笑着说,面前的盘子堆叠如山。

        爱神羞不可抑,虽然结婚已久,可面对这事,她还是感到羞涩难当。

        金龙哈哈大笑,在自家妻子柔软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一把。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金龙感叹道。

        一顿温馨的晚饭后,被翻红浪,如哭如诉的喘息连绵不绝。

        三天三夜,声息不断。

        金龙紧紧搂住怀中红润的娇躯,上下其手。

        “晴儿。”金龙在她的额头一吻。

        “夫君。”声音娇柔婉约,满满的情意中带着高潮的余韵,“我们会有孩子吗?”

        “再见,晴儿。”金龙语气一变。

        爱神的口中溢出鲜血,妩媚的眸子中是不敢置信。

        尖锐的龙爪破体而出,鲜血在爱神的身躯下绽放,涂抹出一朵妖艳凄美的彼岸花。

        “为…什…么?”爱神没有反抗,只是想问清楚,她每说一个字,口中都会涌出一口鲜血。

        “我是龙,我的生命中从没有逃避和后退可言。”英朗的男子面容如刀刻,仰头向上,不去看自己的爱人。

        巨大的羽翼在他的背后展开,阴影遮蔽阳光,也让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说…过…你…可以…为…了…我…放…弃…龙…族…中…的…一…切。”爱神奄奄一息道。

        “那从不包括责任和义务。”金龙低下头,温热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脸上。

        “你…哭…了。”爱神在这时笑了起来。

        “没有,只是下雨了。”金龙冰冷的看着爱神娇媚的容颜上,既然做出了决定,那么至死也要做敌人。

        “瞎…说…哪…有…雨…是…热…的。”爱神声息消亡。

        “是雨。”金龙仰头,“是龙血化成的雨,所以是热的。”

        金龙拿出妻子贴身藏好的空间类神器,催动神器,银龙完好的尸身储藏在这里:“抱歉。”

        爱神太小瞧银龙了,纵使只是一个刚刚成年的银龙,他依旧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金龙转动神器,用龙尸作为神器的力量源泉,把银龙尸身和爱神的遗体藏了起来。

        锋利的骨刺从金龙的皮肤下刺出。

        黄金龙的羽翼伸展,风元素自然而然的托起了他,修长凶戾的龙躯蜿蜒盘旋。

        人龙战场,灼热的龙血洒落,在任何种族的历史中屠龙都可以被称作神话与史诗,是值得传唱万载的事情,而人族屠龙更是可以永久铭记之事。

        而现在这里正在上演最古老最浩瀚的史诗与神话。

        修罗魔剑再次落下,就要收割一条金龙的性命。

        金铁摩擦的声音响起。

        “杀我族人,问过我了吗!”

        修罗抬眼望去,一只黄金浇筑的龙爪挡住他的神剑,另一只龙爪击退了毁灭之神。

        “你是谁?”修罗蓄势,流转的杀戮之力凝聚在剑锋上。

        “金龙王,北苍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