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出发,日月帝国

第二百六十七章出发,日月帝国

        史莱克城,一座小院子中,一对俊男靓女正在一边闲聊一边照顾花朵。

        “小雅,我听曾祖说……”贝贝絮絮叨叨,所说的正是天球交汇。

        唐雅柳叶眉稍蹙,打断了贝贝的话:“那种大事你和我又有什么能力改变,还是专心做好眼前的事情吧!”

        贝贝紧张的挠了挠脸颊,自打唐雅找到了自己的努力目标,现在找个共同话题是越来越难了。

        “贝贝!”唐雅气愤的从贝贝的手中夺走了水壶,“现在,你给我出去!”

        贝贝的脸一苦,乖乖的挪出了后花园,一步一回头,可怜兮兮的望着唐雅,希望能够打动她。

        唐雅精心的照顾手中的花草,没有抬头去看他。

        贝贝离开之后,一声嬉笑从屋脊传下:“小雅姐,你反应这么冷淡,该不会和贝贝感情出问题了吧!”

        唐雅抬起头,停下手上的动作,收拾好工具后,一双丹凤眼看向屋脊。

        银色的发丝垂落腰间,狭长的紫眸凌厉淡漠,翘着而二郎腿,整个人随意的坐在屋脊上。

        唐雅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俏生生的打了个招呼:“小师弟,好久不见!”

        “啧啧,小雅姐,你这么区别对待,贝贝会哭的。”庚辰手臂一用力,脚一踩,轻盈的落在地上。

        唐雅给了庚辰一个大大的拥抱:“哭什么!他,我天天见,小师弟你可不常见。”

        庚辰一笑,状似随意的说:“既然如此,小雅姐要不要和一起出趟远门?”

        “出远门?”唐雅一怔,笑靥如花:“说吧!让我帮你杀谁?”

        “不是杀人,是吊住某人的命至少十年。”庚辰摇头更正道。

        唐雅面露难色,犹疑道:“救人我没什么把握,这比杀人难多了,我只能尽力而为。”

        “足够了。”庚辰点头,“小雅姐,你和他们告个别,我去找其他人,马上就出发。”

        “这么急!”唐雅吃惊道,庚辰说完后,就消失在了屋脊上。

        唐雅拿出一张信纸,提笔开始写给贝贝的告别信。

        庚辰搞定了唐雅后,就回到了内院,找到了许久久和萧萧,找许久久是为了借助星罗帝国的力量,找萧萧是为了在日月帝国中有可以信任的人。

        许久久一听是为了让日月帝国内乱,争取时间,很是痛快的答应了。

        萧萧一拍桌子也答应了,两人分别去找张乐萱和玄老请假。

        庚辰跟着许久久一起去找张乐萱,玄老那边,让萧萧送了一份糕点,草莓冰淇淋蛋糕。

        “你一回来就带人离开啊!”张乐萱轻叹,签署文件的动作熟练而利落。

        “这只是一具分身!”庚辰很是面无表情的说道,他只是一具没得感情的分身,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缘还是让他的本体来处置。

        “那你过来干什么!”张乐萱听得手一停,当她不知道灵台日月经的分身和本体,异体同心吗!

        庚辰在张乐萱签署完文件后和许久久落荒而逃。

        和萧萧、唐雅在门外汇合,庚辰看着利落的唐雅,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这么快?贝贝呢?他没要求和你一起来?”

        “我留了一封信给他,他现在应该已经读完了。”唐雅像是一只灵巧的麋鹿,轻轻跳起。

        “我在信上涂了胭脂醉,现在估摸着毒发了,他追不过来了。”

        唐雅说完后,萧萧和许久久情不自禁的看向她,要不要这么狠!

        “你俩感情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庚辰张大了嘴,他的cp碎了?问题有这么大吗?

        “感情?”唐雅一脸的复杂难言,“没什么问题。”

        唐雅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看得庚辰心痒难耐,八卦这是他家的遗传啊。

        “他没事,胭脂醉是一种迷药,三个月内魂力消失,四肢酥软。”唐雅轻描淡写的移开了他们的注意力。

        呼,庚辰长长的舒了口气。

        “小雅姐,感情出了问题就要尽快解决,不然小心被挖了墙角。”庚辰好心的提醒道。

        “你担心娜儿离开你后,会出轨吗?”唐雅反问。

        但你这么做,我担心贝贝会多想。庚辰觉得自己本体回史莱克学院的时候有得麻烦了。

        失意下,庚辰也不想多说,带着许久久和萧萧、唐雅连夜赶路,绕路星罗帝国和日月帝国的边境线,从明斗山脉穿过。

        嫣红的鲜血喷洒,冰剑划过一名邪魂师的脖颈。

        庚辰冷漠的用手帕擦拭剑上的鲜血。

        洁白的手帕飘落,覆盖在死不瞑目的脸上。

        抬步踏前,手中冰剑上扬,凛冽的寒气四溢,雪花围绕着他飞舞,剑锋抵住最后一名邪魂师的喉咙。

        淡淡的金色星辉环绕在庚辰的身边,映衬得他如神灵,萧声绵绵,柔和含蓄。

        “说,你们的背后是谁?”冷冷的话语出口,冰冷剑锋一递,点点鲜血染在素白的剑尖上。

        “是星罗帝国西方集团军。”

        “这不可能!”头戴星冠的许久久惊叫,她越过庚辰,一把掐住邪魂师的喉咙:“说,你是不是诬陷!”

        “我来吧!”唐雅站了出来,从许久久手里带走了邪魂师。

        “你行吗?”许久久执掌情报,对于拷问手段,虽然称不上熟练,可是见多识广。

        唐雅嘴角翘了翘,冰冷得没有一丝笑意,自从得知唐门被灭的原因后,她的笑容是越发的冷了。

        她带着邪魂师走入山洞的黑暗里,不一会,就一个人回来了。

        “是星罗。”唐雅的话一出口,许久久就面色一白。

        “但他们也接受日月帝国的委托,两边横跳,日月和星罗借助这些盗匪控制两国的走私渠道,以此确保走私的庞大利润掌握他们手里。”

        “另外,他们来自圣灵教,上一次你和贝贝绞杀的也是如此。”唐雅平静的说完后,走到庚辰的身后。

        许久久美眸睁大,咬牙切齿的说道:“戴浩。”

        庚辰握住许久久纤细的手臂,阻止了她折回去找戴浩对质的打算。

        “别闹了!”庚辰冷冷的说,“作为执掌西方集团军,为星罗镇守一方的大公爵,这种小事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就是闹到御前,你那位皇帝哥哥甚至会主动处罚你。”

        庚辰笑容中带着玩味:“你可以写封信告诉你哥哥,这件走私的事情,试探一下他知不知道这件事。”

        “要是不知道,那可有意思了。”庚辰说完,就准备继续向明都前进。

        “稍等。”许久久从自己的长袖上撕下一片衣衫,露出洁白无瑕的手臂,在自己的手指上一咬,然后以血为墨,头顶星冠飞下点点星光融入血书中。

        “这是我许家独有的保密手段,需要用星冠魂力才能读懂。”许久久写完后,点燃了一束特殊的烟火,金色皇冠在天空中炸开。

        萧萧目光一动,静静地站在庚辰身后,好奇的看向许久久的血书。

        许久久大大方方的展现出来,给萧萧满足了好奇心后,就随意找了一块石头压在下面。

        四人随即向着日月帝国的边境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