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六章决断

第二百六十六章决断

        庚辰的话语很轻柔,也很坚定。

        这是他前世人们所追求的最虚无缥缈的梦。

        但在这个灵气弥而广极,笼罩四方上下,天地六合之地,他真得验证了这一条道。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那群神王神祇也就是炼气化神的层次,龙神可能在炼神还虚的层次。

        而他起意按照道家的理念修行,离不开魂师大赛时,穆老的回答和从古月娜那里得知的魂兽十万年后的修行。

        二十万年魂兽都已经打碎了寿元的限制,限制他们长存的是天罚。

        “仙。”老天龙轻嚼这个字眼,眼中透出一抹炙热和滚烫,谁能理解他们这些封号斗罗的心境,同样的实力,那些畜生却享受着远远超过他们的寿元,这天地何其不公,这神界又何其残酷。

        “你可不要骗我。”老天龙的语句颤抖,小心翼翼,生怕这只是一触即碎的泡沫。

        “我本身就已经有了万载岁寿,何须欺骗于你。”

        庚辰不咸不淡的说道,却是让老天龙一阵激动,他要说自己已经得了长生,老天龙是不相信的,但要是寿元长,可信度就大大提升了。

        不过到底人老成精,老天龙依旧保持最后一份理智。

        “阁下可有证明?”老天龙也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想要证明寿元,最好的法子是活下去,可一万年时间,他早就成灰了。

        “寿元很难证明。”庚辰轻轻一笑,在老天龙和众人露出失望之色后,却提出了另一个方法。

        “不过我可以证明另一件事情,纵使是极限斗罗,砍下四肢也无法重生,砍下头颅或者搅碎心脏,一样要死。”

        “我的本体可以为你们表演一番断肢重生和砍头不死。”

        庚辰说出这一番话语时,正在铸剑炉旁的姒穆清抬手扶额,自己坑自己,他该怨谁?他的天地长生策已经到了第七层,断肢重生,摘头不死,那是小意思,可这很疼,非常疼,异常的疼。

        “怎么了?”古月娜四根洁白如葱的玉指捏着纯白的衣袖,为姒穆清擦去额头上的汗渍。

        “只是被自己坑了一把。”姒穆清没有对古月娜隐瞒,“弄脏你的衣袖了。”

        “那你帮我洗衣服,包括内衣哦!”古月娜清丽绝尘的容颜上樱桃小嘴弯出一个俏皮的弧度,紫色瞳孔中满是捉狭的笑意:“还是说,你帮你的弟子铸剑,不肯帮我洗衣服?”

        “怎么可能?”姒穆清翻了个白眼,“别说帮你洗衣服,就是……”

        姒穆清凑到古月娜的耳边轻声吐字,古月娜脸颊一下羞红,心脏剧烈跳动,惊叫道:“你你……谁把你教坏了!”

        古月娜的大喊吸引来了凌落宸和雪霏的目光,古月娜冷冷的回视,凌厉的视线逼得雪霏和凌落宸专心于自己的事情。

        且不说古月娜和姒穆清的打情骂俏,天龙门这边,老天龙已经做出了决断。

        “只要你能证明你所说的两种能力,我天龙门愿意唯你马首是瞻!”老天龙落字掷地有声。

        “不是我,是道门。”庚辰对老天龙说了他们需要做得事情。

        老天龙和长老们面面相觑,不是庚辰的要求太苛刻,相反宽松到了极点。

        “这些要求我们自然可以答应,并且倾尽全力做到最好,日后但凡道门有令,我天龙门必然肝脑涂地,在所不辞。”老天龙真正心折于对方的心胸与品格,于是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老天龙绝不会想到,今日一言却成就了未来号称玉令一出,天下景服的太上令。

        “是我们的道门,是道门祖庭的命令。”庚辰强调以后,老天龙若有所思。

        “还有,我只会传你们道,不会传法,且谨记,你们天龙门问鼎长生的功法要由自己创造。”

        庚辰也是无奈,他倒不介意把自己的天地长生策、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等等功法传授出去,但他发现斗罗人有一个难以言尽的特点,不会创新。

        他要是直接授法,保准万年后魂师修行的都是他的功法,一点变化都没有。他想想都觉得恐怖。

        “把冰龙魂骨拿来,告诉我你们从何处得到魂骨,我先为你们解决了兽潮。”庚辰不管正在思考自己话中含义的天龙门高层,开口说道。

        老天龙在书房处启动了一出隐秘的机关,想来,他在此地接见庚辰就已经准备好了,又把地点细细的告诉他。

        庚辰接过特殊制造的盒子,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我的本体在地龙门密地铸剑,此事你们可以找南门主确认,最好把她一起劝入道门。”

        “就这么走了?”二长老自问道。

        “要么是骗子,要么就是坦坦荡荡,故而无所畏惧。”老天龙大大方方的说道,“老四你脚程快,去地龙门问一问,就知道了。”

        “好咧!”说罢,四长老就直奔城北而去。

        庚辰找到王秋儿,简洁而明快的说道:“你回去找本体吧!我要去解决兽潮,此事完成后,我会马上赶往日月帝国。”

        啊,王秋儿小嘴微张,绝美的容颜上是显而易见的失落。

        庚辰说完后,直接奔向了天龙门的秘境。

        王秋儿玉足狠狠的踏在地上,留下一个完美的足印:“姒穆清,你个大混蛋!”

        庚辰闯入秘境,一路上纯正的龙威张开,在冰龙天赋的帮助下,轻而易举的闯入了秘境的最深处。

        在浩瀚的冰原上,素白且泛着冰蓝的山脉耸立,浓郁的血色覆盖天空,磅礴大雨倾盆而下,那是血色的雨水,其中有着滚烫的龙血。

        在山脉上,沉寂的巨龙趴伏在山巅,他的羽翼垂落,翼梢触碰到平坦冰原,一眼望去,好似只是沉眠,随时可能醒来,发出震天的怒吼。

        然而那像岩浆一样流淌的血,从巨龙的伤口处涌出,染红了整座山脉,灼热的血融化了冰雪,化作了水汽升到了天上,化作暗红的云层,降下永不停歇的大雨,滂沱而下,沐浴着雨水的生命就在他的眼前成为了龙族的伪亚种。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庚辰,他已经死了:“何等的伟力啊!何等恐怖的生命啊!”

        庚辰感叹着,明明已经失去无数载,而他的鲜血依旧炽热充满能量。

        暴虐的力量从他身后碾至,要把他碾成粉碎。

        纤细的玉手从虚空中探出,拿走了庚辰手中承装魂骨的盒子。

        拂袖一挥,只差毫厘就可以触碰到庚辰衣衫的尖甲静止。

        “臣服或者灭族。”古月娜冷漠给出选择,手中盒子粉碎,晶莹剔透的魂骨美轮美奂,飞向龙尸,而尺寸也由正常人类大小恢复真正的尺寸。

        古月娜手掌一按,这存世不知多久的秘境破碎。

        漆黑天痕横贯天空,巨大的冰蓝星辰于破碎的时空乱流中稳稳屹立,冰蓝的光带环绕,它的背景是永恒黑暗的太虚星空。

        天球交汇。

        没有近距离直面过亘古星辰,永远难以想象星辰的巨大。

        而此刻,斗罗的人们以一种最为直观的方式,了解了星辰的庞大身姿。

        绝望,惊骇的情绪蔓延在了心底,无数的人们跪伏在地上,绝望的祈祷。

        “娜儿,这动作是不是太大了!”庚辰生涩的开口,他一直以为龙墓就是一座半位面,现在才知道,他的想象力还是太贫乏了。

        “只是为了让你了解一下,星空有多大!”古月娜

        背负双手,仰望星辰,银色发丝飞舞飘扬。

        趴伏在山巅的巨龙睁开了眼睛,发出震天的怒吼,垂落的羽翼舞动。

        巨龙仰天长啸,声波震碎了空间,庚辰并不认为巨龙复活了,那只是他的残念被古月娜激活,操纵着身体完成最后的葬礼。

        “和我一起合唱。”倾盆大雨没有一丝一毫的落在古月娜身上,可她身上的寂寥和孤独,在这一刻清晰深刻的落在了他的心底。

        庚辰张嘴,纯正的龙言歌颂过去的英魂,清越与雄浑交织。

        言灵送上最美好的祝愿,巨龙羽翼伸展,露出了身上的累累伤痕。

        巨龙腾空而起,冲破了暗红的雨水,一跃飞到了天之极巅,巨龙回首而望,怀念而感伤,担忧而无奈。

        最后一声龙吟,冲入了冰蓝星辰中。

        层层的冰雪掩埋了他的身体,巨大冰柱屹立,上面有龙族的文字篆刻。

        庚辰亲眼目睹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中复杂难言,他从古月娜的身后环住她的细腰,双手在她的小腹出相握。

        “不用担心我。”古月娜展颜一笑,绝世的风华冲淡了身上的感伤。

        “你要去日月帝国?我送你去吧!”古月娜螓首倚在他的肩膀上。

        “送我去史莱克城吧!我要找两个人一起去。”庚辰说道。

        “好。”古月娜一言之后,庚辰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她的身后。

        古月娜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似乎是在大雨中感受到寒意。

        淡漠的目光垂下,巨大的龙蜥俯首,用最为恭敬的姿态表示臣服。

        所有的表示臣服的龙族伪亚种都随着古月娜一同消失,而不臣服者,都化作了岩石雕像。

        星辰隐没,碧蓝的天空恢复正常,而它带来了的影响却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