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四章天龙门的迷惑

第二百六十四章天龙门的迷惑

        庚辰闻言,满意的一笑,从贵客这两个字就可以看出老天龙如今的态度,他不急,要让老天龙接受他的方案,就要一点点的加码。

        王秋儿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了客厅。

        “有什么疑问吗?”庚辰心情大好,用精神沟通对王秋儿说,他还真要谢谢徐天然,没有他的这一番助攻,他想要让天龙门感受到绝对的压力可不容易,原本的计划中,他是想要借助帝天的势来着。

        “为什么不直接提出来?”王秋儿问道,庚辰的目的很明确,让天龙门成为道门的一个分支,这一点王秋儿心知肚明,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庚辰没有乘胜追击。

        “直接提出来?”庚辰随即悄然的摇了摇头,“不行,那会让天龙门的抵触情绪骤然加大。”

        “现在,就让他们去验证我说的话吧!”庚辰目光看向逐渐西垂的大日,“倒是秋儿你,有没有兴趣去天龙门做一位门主?”

        “门主?我?”王秋儿指着自己的琼鼻,一脸的茫然:“上次我要去本体宗,你不是还拒绝吗?而且天龙门的继承人已经确定了玉天龙,那个老头子不像是不念旧情的人。”

        “那是本体宗体量太大,至于玉天龙我自有法子废掉他的继承权。”庚辰随口道,玉天龙落到他的手里,自然被他翻了个遍,他的来历和到天龙门的目的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算了,且看看,未必到得了那一步。”庚辰又握住王秋儿温暖柔软的玉手,“联系双方的手段又不止这一种。”

        “你就这么肯定天龙门会答应你?”王秋儿用力一捏庚辰的手掌,“你这可是图谋他们千年的基业,而且你还要帮助星罗覆灭天魂,依照刚刚那老爷子的性格,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怕不是会一巴掌拍死你!”

        “秋儿你这是在提醒我不要得意忘形吗?”庚辰一笑,对着王秋儿妍丽的面容说。

        王秋儿眼波流转,檀口开阖:“回答我。”

        “因为我能给他的东西要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而他需要做的只是承认道门祖庭的地位,奉道门玉律,拜道门祖师,天龙门依旧存在,甚至在我带来的机遇下会远远超过以往。”

        “至于说天龙门的权力,我是不在乎的。”庚辰说道。

        在庚辰和王秋儿交谈的过程时,弟子带他们来到了一间客房,宽敞明亮,窗户外就是一片姹紫嫣红的花园。

        “两位贵客,这里就是你们的住处了,需不需要为你们准备一些侍女呢?”天龙门弟子恭敬到了极点。

        “侍女就不需要了,你去准备一些热水吧!我和秋儿要洗一个鸳鸯浴。”庚辰目光落在那一张粉红色的大床上,“再给我们准备一桌饭菜,四菜一汤,两道素菜,两道荤菜,荤菜里要……”

        庚辰一连说了一大串要求,开心得王秋儿眼睛都要眯起来了,暖暖的温度仿佛也随着庚辰的这些话传到了她跳动的心脏里。

        六天后,老天龙的书房里。

        老天龙右手转动着左手大拇指上铁指环,问道:“这些天,他们都在干什么?”

        “谈情说爱。”下首的天龙门弟子一言以蔽之,之后又把庚辰和王秋儿这段时间的行为细细道来。

        旁边坐着一个老人噗嗤笑了,感叹道:“年轻真好啊!”

        “少年不知愁滋味。”另外一个面容普普通通,唯有一双明眸的中年妇女同样感慨万千。

        “门主,看来他是成竹在胸了。”一个有着两撇小胡子,双手粗大的中年男人冷笑道。

        “你下去吧!”老天龙气度雄伟壮阔,“老四,闭嘴。三长老,说说你在天斗城探听的消息。”

        三长老正是那位中年妇女,老四就是有着小胡子的男人,大长老长年闭关以求突破。

        “那小子说得是真的,不过据说四国还在协商,日月帝国据说是铁了心要加入宗门,星罗那边则是死活不同意,这消息很隐秘,我是找了一位闺中密友,才从她丈夫口里掏出一点风声,这小子背后势力不简单。”中年妇女最后下了判断?

        “我这边也一样,那位客人给的消息真实不虚,那些小宗门确实是偷偷投靠了日月帝国,其次双方约定他朝日月帝国入侵天魂帝国,他们作为内应,洞开龙城城门。”小胡子中年男人说道,“彼辈当真该死!”

        “那么,庚辰和王秋儿呢?”老天龙目中精光闪烁,看向一直静坐的老人。

        “门主恕我无能,庚辰这个名字我并没有查出任何来历。不过,我从从他身边那个女子入手倒是查出了一些东西。”

        “史莱克学院。”老者眼皮一搭,“上一届魂师大赛中这个小丫头是史莱克学院预备队的人,她的武魂是黄金龙。”

        中年妇女和小胡子对视一眼,窃窃私语。

        老天龙转动手上扳指的速度骤然加快,沉思一阵后说道:“龙族血脉的魂师一向高傲,黄金龙武魂虽是第一次出现,但其骄傲远胜常人,能够成为她的夫君必然是绝世的天才。”

        “绝世天才不可能籍籍无名,庚辰或许是一个假名,上一届魂师大赛表现最杰出的魂师是谁?”老天龙问道。

        “姒穆清。”二长老回答道,“我也想过,但这个不太可能。”

        三长老和四长老对视一眼,他们这些人专心于修行上,很少过问大陆年轻一辈的事,魂师大赛的情况,那些年轻人可比他们熟悉多了。

        “确实不太可能。”老天龙想起来了姒穆清是谁,于是也自言自语的说道。

        四长老把询问的目光探向老人,等着他给他们一个解释。

        “姒穆清是有爱人的,而且这一对小情侣众所周知,魂师大赛上闪瞎了所有人的眼。”老者淡淡的解释道。

        三长老和四长老恍然大悟,明白了他们两人的意思,众所周知,史莱克学院是一夫一妻制的推行者。

        “或许是雪藏也不一定,那个马小桃不也是如此?上上届魂师大赛根本没有她的名字。”二长老做出一个推测。

        四个人皱眉苦思,他们当然不是闲的没事干,而是只有知道了庚辰背后的势力是谁?要什么?他们才能放心,毕竟庚辰就差把自己有图谋写在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