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二章老天龙

第二百六十二章老天龙

        “啧!”庚辰抬起头仰望着高大粗狂的天龙门建筑,可能是双方门主男女的区别,相比于地龙门的精致雅丽,天龙门的建筑风格更偏向于雄伟壮观,大气磅礴。

        两个身穿天龙门制式服装的弟子挡在庚辰和王秋儿面前,一人伸出一只手臂交叉成错号:“天龙门驻地,闲人免进。”

        “想要拜师,请明年后再来,今年天龙门的弟子招收已经结束了,明年的六月份,请不要记错了。”高高瘦瘦的那个天龙门弟子和颜悦色的说道。

        庚辰讶然,见惯了小说中,门卫眼高于顶,趾高气扬,看不起人,如今受到礼遇,反而有点惊讶。

        当然庚辰不知道,门卫这么客气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王秋儿,明媚艳丽的王秋儿此刻散发着耀人的光彩,眼波转动间明亮动人。

        “我们可不是闲人。”庚辰笑眯眯的说道,“我这里有一张纸条,你递给天龙门门主即可,他看了就知道意思。”

        庚辰的话语笃定,又带着一股莫名的信服力。

        天龙门的守门弟子对视一眼,那个稍矮一些的弟子接过纸条,跑进门里。

        剩下的天龙门弟子以礼相待,将他们邀请进了一处暂时的落脚处,天龙门的保安室。

        高高瘦瘦的弟子沏了一壶茶,殷勤的给庚辰和王秋儿满上。庚辰没有喝茶,只是在茶杯边沿隔空轻抿。

        庚辰开始修习从古月娜手拿来的望气术,这是一种瞳术,同样也是一种锻炼精神的辅修之法。

        色彩斑斓的气充盈他的视野,整个世界揭开了一层面纱。

        白色的气在天龙门弟子上升起,然后穿过天花板。

        庚辰顺着白气的方向望去,无数缕白气、黑气、黄气、赤气中夹杂着一丝丝的青气汇集在龙城城南上空,成为了羽翼爪牙鳞角。

        一南一北,两只不同的龙盘踞在龙城上空,隔空对望。

        庚辰知道,那就是天龙门和地龙门的气运,淡淡的青气镇压在中心,只是现在天龙门的青色气运摇摇欲坠,而地龙门同样受到了冲击。

        天龙门弟子向上看了看,眼神疑惑又伸手抹了抹额头。

        “我额头上有什么东西吗,先生?”

        庚辰听到这一句话后,默然的摇了摇头:“别在意,我在修炼一门功法。”

        天龙门弟子心中愕然,用完美的微笑服务,露出八颗牙齿的那种,面对庚辰。

        “他就是这种会抓住每一分每一秒来修炼的人,还请你不要介意。”王秋儿语气温和中带着歉意,柳叶眉微蹙。

        “啊……没有没有。”天龙门弟子连连摆手,心中受宠若惊,他在门中只是一个边缘人物,从来不受重视,所以才被派来看大门,怎会和秋儿这种等级的美女说过话,一时间手足无措。

        “先生,如此勤奋,正是我辈的楷模。”天龙门弟子诚心实意的说道。

        王秋儿温婉而笑,纤细的手臂一直挽着庚辰的胳膊。

        “先生,门主大人有请。”刚刚去报信的天龙门弟子回来了,客客气气,彬彬有礼。

        庚辰和王秋儿跟在天龙门弟子后面。

        大堂之中,一个满头苍发的老者坐在正中心。

        “咳咳!”老者脸上透着一种病态的苍白,浑身气势却是雄浑厚重,老者挥了挥手,示意弟子下去。

        弟子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抹失望,躬身退了下去。

        金色的阳光斜斜的照射在深红的地板上。

        庚辰心中摇头,他灵敏至极的灵识已经察觉到了老者强大外表下的一丝虚弱,外强中干。

        “庚辰,携内人王秋儿见过天龙门主。”庚辰把天龙门主的外放的气势视若无物。

        王秋儿眼睛一亮,嘴角微弯,对着天龙门主盈盈一礼。

        “闲话少说!”一声历喝,惊雷炸响。

        天龙门主脸上的法令纹深深,可想而知,平常是一个不苟言笑,威严深重之人,深深凹陷的眼眸盯着庚辰和王秋儿。

        “你们是如何知道的?”老人语气低沉,身体崩起,仿佛随时都会出手,把庚辰和王秋儿格杀在此。

        庚辰随意一笑,根本不在乎天龙门主暗藏的威胁,食指在王秋儿手心中写下字,告诉她事有不谐,她就准备跑他会帮她。

        王秋儿在庚辰手心中写了一个是字,她没有倔强的要什么同生共死,一来庚辰只是他的一具化身,二来,只有一个人跑掉,才能让他投鼠忌器,两个人都活。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庚辰的回答让老者洁白的长眉紧紧皱起。

        “一块冰龙魂骨而已。”庚辰语含不屑,倒不是冰龙魂骨不够珍贵,而是不能吸收利用的魂骨,比起一块石头好不到哪里去!

        天龙门主笑了起来,人老成精,他自然是听出来了庚辰的话是真心实意,而这也让他稍微放下了戒心。

        然而庚辰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眼睛中猛然迸发出杀机。

        “我想请门主放弃这一块冰龙魂骨。”

        庚辰的话一说完,汹涌澎湃的魂力波动爆发,沉重的压力按在他的肩膀上。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老者眼睛中好像有一只猛虎在磨牙吮血,张牙舞爪,择人欲噬,随时都会跳出来。

        “知道,但门主我且问一句,自从得到冰龙魂骨后,天龙门战死者几何,而得到的好处又有哪些?”庚辰无惧,侃侃而谈。

        “个人浅见,这冰龙魂骨非是天龙门强大之机,反是衰弱之引。”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不是每个人都能在他一身魂力爆发下,依旧谈笑自若。

        “你且说说,你的见解。”老者身上的魂力不减反增。

        “首先魂骨无法吸收,这正是前辈最大的困难,再好的东西无法转化为实质性的力量,都只是一场空谈。前辈当然也可以把魂骨做成魂导器,不过那只是下下之策。”

        “第二,秘境中的兽潮。”庚辰竖起两根手指,“天龙门一直以守护龙城为己任,其行事作风,晚辈一直佩服的紧。”

        说到这里,庚辰拱了拱手。

        “但正是如此,天龙门绝对无法放弃龙城交由兽潮肆虐,尤其是兽潮的起因还是天龙门引起。”

        庚辰竖起第三根手指:“第三,日月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