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一章秋儿的表白直球

第二百六十一章秋儿的表白直球

        宽阔的青石街道上,一家古朴的药店门外,一个人不停的在门前转悠,脸上的神情非常焦急。

        金发美女立在一旁,目光望向药店里面。

        唐文初长吁短叹,自己怎么就鬼迷了心窍。

        庚辰从药店中走出来,手里抛着一个白瓷瓶。

        白瓷瓶上上下下,从掌心抛起,然后被接住,庚辰不断的重复这个动作,也牵引着唐文初的目光。

        “太慢了。”王秋儿扁着唇,一边向庚辰抱怨,一边挽起他的胳膊。

        唐文初很想点头赞同王秋儿的话,但他也知道自己的地位。

        庚辰拔下白瓷瓶的塞子,倒出一粒解药,给了唐文初,又隐晦的点了点:“记住你的承诺!”

        唐文初点头哈腰,掐媚奉承。

        王秋儿见不惯他这幅低眉顺眼,没骨气的样子,于是干脆赶走了他,让他快点去日月帝国,省得电灯泡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接下来我们去干什么?人家都听你的。”王秋儿眼波似秋水盈盈,明亮娇柔,温暖的身子娇弱无骨半贴半倚在庚辰身上。

        “去找天龙门门主。”庚辰低着头沉思,王秋儿的媚眼他压根没看见,暴殄天物。

        王秋儿心中失落,柔柔弱弱道:“好。”

        庚辰终于发现不对劲了,抬眼看向王秋儿,伸手覆在王秋儿洁白的额头上:“秋儿,你怎么了?”

        “你不喜欢这样吗?”王秋儿松开手,提着裙角转了一圈,洁白的裙裾飞扬。

        庚辰一笑,暖熏的香风掠过鼻尖:“你没必要强行约改变你自己的风格,女汉……英姿飒爽实际上挺不错的。”

        “我挺喜欢自立自强的女人的。”庚辰摸了摸鼻子,说道:“反而是那些完全依赖男人的人真的喜欢不起来。”

        “男人不都喜欢小鸟依人吗?”王秋儿心里嘀咕,她从南秋秋那里听来,难道错了?

        “你不是很喜欢娜儿姐在你面前露出依赖的神情吗?”王秋儿抬眸大声说道,声情并茂,抑扬顿挫。

        庚辰挑挑眉,眼角余光看旁观的路人,心中不喜的他身上一缕剑意迸发。

        森寒的剑意掠过四周,虽然没有杀意和破坏力,但依旧让周围的路人心中一寒,远远避开,八卦再好看,也比不过自己的命重要。

        庚辰轻轻抚过秋儿黄金般的秀发,把她耳边一缕调皮的发丝摘到耳后:“那叫反差萌!”

        “指和平常完全不同的一面,但在不同那也是她啊!你刚刚太矫……演技太差了。”庚辰说道。

        王秋儿斜着眼看庚辰:“你刚刚原本是不是想要说矫揉做作?是不是?”

        她步步逼人,气势如虹,秀手搭在庚辰的肩上,稍微低了庚辰一头的她仰头看着庚辰,金色的眸子璀璨若星辰。

        “你自己不觉得别扭吗?”庚辰没有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

        “面对你就不别扭。”王秋儿雪白的贝齿咬着唇,一只手握住庚辰的手腕,将他的手心对准自己的心口。

        “我没有父母,生长在山野中,我没有体会过爱也没有人保护,我只有一个人拼,一个人杀,杀出一条生存之道,我没有办法软弱,也不敢信任任何人。”

        “现在,我最柔软的地方就在你的掌下,我的心完整的给了你,我的信任也是你的,我的软弱同样给你看。”

        “你能保护我吗?”王秋儿长长的睫毛颤抖,那一双平时看起来总是璀璨耀眼威严冷酷的金眸,这一刻像是浸在了清水中,水润温柔。

        庚辰注视着眼眸,胆怯、勇敢、期待种种情绪,还有无尽的爱意似水长流。

        正在铸剑的姒穆清停下了手,目光抬起,柔情似水,他做了一个拥抱的动作。

        “一辈子,不抛弃,不放弃,不远离,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庚辰紧紧的把王秋儿拥入怀中,在她的耳畔说道。

        王秋儿脸颊上涌起惊喜的红润,紧紧的反搂住他,力气之大,好像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庚辰低下头,噙住那一抹温润,霸道的掠夺着所有。

        “唔!”王秋儿激烈的回应。

        漫长的一吻后,王秋儿和庚辰分开,嘴唇微红。

        庚辰为她收拾被自己弄得凌乱的领口。

        “你也不怕被人看见了?”王秋儿娇嗔薄怒。

        庚辰指了指周围,仿若黄鼠狼偷完鸡以后的笑:“我怎么会让周围有人了,早就让他们避开这里了。”

        “坏蛋!”王秋儿这一声,轻柔婉转,娇羞似水。

        “我只对你这么坏。”庚辰勾了勾王秋儿高挺的琼鼻。

        王秋儿琼鼻一拱:“娜儿姐呢?你说你有没有对娜儿使坏?”

        庚辰一眨眼,哎呀!刚刚说话时把娜儿忘下了。

        姒穆清心虚的望了一眼一旁教导凌落宸的古月娜,专心,专心铸剑。姒穆清回过神。

        “没有。”庚辰果决的回答道,这具身体确实是初吻来着,至于魂魄上,那不能算。

        王秋儿眼神幽幽的看着庚辰,他能忍住不吃肉?要说他和娜儿姐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她信。但要什么都没有做,她不信!以前那浓情蜜意就差贴在脸上了。

        庚辰看到王秋儿就差把我不信三个字在自己的眼睛肿不断循环播放了。

        “我叫庚辰,是姒穆清的化身,这是我新铸造的身体,那的的确确是我的初吻。”庚辰给了王秋儿一个解释。

        王秋儿忽然扭捏了起来,推开庚辰:“那刚刚我究竟算是和你,还是他接吻?”

        庚辰剑眉一立,王秋儿的问题是,分身和本体怎么算?她刚刚的行为算不算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自己绿自己?松了一口气

        铸剑的姒穆清嘴唇弯起一抹无奈的笑意,拜托,庚辰就像他开的小号,哪里会有这种问题。

        “我们本是一体。”庚辰强调道,“我们的记忆和感觉是同步的,我就是我,本质如一,从来不曾改变。”

        王秋儿松了一口气,拍拍饱满的胸脯。

        庚辰握住王秋儿的手,在她的额头弹了一下:“不要胡思乱想!接下来我们去见天龙门主。”

        庚辰带着王秋儿走入人流向着天龙门的驻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