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九章时不我待!

第二百五十九章时不我待!

        瘫坐在地上的先生面色苍白无血,浓浓的悔意充斥心头。

        “先生不若下去看一看,看看我那些兄弟是怎么死的!”魂师首领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他的部下将先生团团围绕,身躯紧绷,蓄势待发,只要先生露出拒绝的意思,他们就会最快速度的制服先生,为战友报仇。

        先生见此情景,一颗心渐渐沉入了无底的黑暗深渊之中,拔凉拔凉的!两条路,一条十死无生,一条九死一生。

        挣扎着站起,先生一步步向着暗道走去,十死无生和九死一生这个选择很好做,围绕他的魂师们让出一条路,浑身肌肉紧绷,魂力在他们体内如涛涛江水流转,手中的近战魂导器微微发亮,这是魂导器已经运行的铁证了。

        谁也不愿意用生命来证明先生得无害?这就是现在他们的心态。

        庚辰叹息,他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来历,日月帝国太子徐天然的手下,如今日月帝国皇帝缠绵病榻,无心理政,内部政局动荡,争权夺利,能有心思放在外界,为自己未来一统大陆做准备的估计就只有徐天然了。

        无声无息间,一道纤薄的风刃紧贴着他们脖颈的肌肤。

        “不要乱动,不然我手一抖,你们的小命就没了。”随着庚辰的话语落下,他和王秋儿身影出现在入口处,逆光正对着这些魂师。

        为首的魂师并没有坐以待毙,束手就擒,而是挥动手中的近战魂导器,他们岂会惧死!

        庚辰感叹他们的忠心耿耿,可惜全是无用功。

        纤薄的刀刃撤去,庚辰纯紫的眼眸缓缓亮起,明亮的光辉从眼底溢散,璀璨明耀如日月同辉,光明无量。

        魂师一个个失去动力,四肢下垂,狠厉的眼神失去光彩,就像提线木偶一样行动。

        庚辰一句句问,他们一句句答。

        王秋儿把玩着自己的秀发发梢,看着庚辰俊秀的容颜带上一点点苦涩。

        “时不我待啊!”庚辰发出一声感叹。

        国力上的差距,让日月帝国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导权,而斗罗三国中绝大部分高层就像醉生梦死的猪一样,完全不知道屠刀就要落下。

        “觉得时间不够,那就去争取时间啊!”王秋儿拍拍这些魂师的头顶,围着他们转悠,双眼上下打量,魂力探入他们的身体,检查他们是怎么被庚辰控制的。

        庚辰沉默一瞬,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是了,我有分身啊!”

        他创造出灵台日月经后一直把两大分身当做战斗的辅助,但实际上分身的作用可不止于此。

        “日月之行势在必行。”庚辰吐出一口浊气,手一挥,这些被控制的魂师纷纷自杀。

        被称为先生的魂师,牙齿打着颤,苍白的脸颊恐惧深深的印在他的骨子里。他刚刚看到对方控人心神的邪异手段都心惊胆战,大气都不敢喘。现在他看到对方冷酷无情,视人命为蝼蚁的手段,更是寒意渗入到心底。

        “你居然不杀他?”王秋儿可怜的看了他一眼,“日月?你不是说日月帝国是魂导师的世界,没有你想要知识,所以你这辈子也不想要去那里吗?”

        庚辰闻言,一抹尴尬从脸上掠过,他是说过类似的话:“我的意思是进修,我不会去那里进修!”

        “奥……”王秋儿拉长了语调,“那你是打算去杀了徐天然,为星罗争取时间了?”

        庚辰呛了几下,伸手拍拍她的头顶,恼怒道:“秋儿,动动你的脑子!”

        “杀一个徐天然有什么用!没了徐天然,还有徐天宇徐天雷之类的家伙!”

        王秋儿一怔,她确实不太明白人类之间的复杂关系,尤其是政治这种讲究妥协和平衡的游戏。

        庚辰明白王秋儿来人类中的时间过于短暂,又长时间处于学院这种象牙塔中,身边又有古月保护,对于人类的黑暗认知有所不深。很正常。

        “这么跟你说吧!日月帝国当今的皇帝是通过政变,杀死了自己的兄长、前任日月帝国皇帝后上位,这一场政变本质上是日月帝国主战派对主和派的血腥清洗。”

        庚辰指尖燃起火焰,一点点的荧光飞出,每一具魂师的尸骸中都落入了一点荧光,火焰从尸骸的七窍中喷出,青烟袅袅升腾。

        “当今的日月皇帝和他的太子徐天然都是日月帝国主战派推出来的代言人。”庚辰下了总结,“之所以现在日月帝国还没有发动战争,原因就在于他们还缺少一个强有力的君王,原先的皇帝因为缠绵病榻,理政都十分困难,何况统合整个日月帝国各方势力发动一场灭国之战?徐天然就是他们新推出的人选。”

        “那他就不更该死了?”王秋儿不信徐天然这种枭雄日月帝国皇室可以有许多人来替代。

        “你啊!还是没有听明白,最重要的不是徐天然,而是他契合了日月帝国高涨的战争呼声。”庚辰食指在王秋儿眉心正中一摁,“杀了他,只会让日月帝国同仇敌忾,以为太子复仇的名义堂堂正正的发动战争。”

        王秋儿愕然,沉思良久。

        “这场战争不可避免,我所要做的就是拖延它到来的时间,为星罗的改革和学院的强大争取时间,我至少需要争取十年的时间,这样星罗的改革才会初见成效,有一战之力。”庚辰唇角紧紧抿起,同时他决定把应龙那家伙派入星罗帝国,去找许家伟,三线并行。

        “所以你打算怎么入手?”王秋儿撇了一眼,战战兢兢,如临深渊,恨不得把自己耳朵堵住的魂师。

        “日月帝国皇帝缠绵病榻,我想让他活得久一点。”庚辰笑得眯起了眼,皇帝和太子,这可是老戏码了,汉景废刘荣,汉武杀刘据,太宗杀承乾,玄宗杀李瑛,隋文废杨勇,肃宗囚隆基,自古以来,太子和皇帝之间的矛盾就没有断过,太子,这可是名正言顺能够染指皇权的人,而每一个皇帝,尤其是英明有为,大权在握的皇帝哪怕是死前的最后一秒也要紧紧握住权柄,故而最忌惮的就是自己的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