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八章追踪

第二百五十八章追踪

        幽蓝寂静的万载玄冰窟中,寒冷深邃的火焰在虚空中静寂的燃烧着万载玄冰窟中无穷无尽的寒能,虚空扭曲成熔炉,将火焰牢牢的锁住。

        冰蓝通透的冰极神晶被姒穆清投入到火焰中,冰极神晶在火焰中翻滚,微不可察的融化。

        姒穆清精准的调节着火焰大小。

        与此同时,庚辰扯开了哑巴头上的黑色面罩,一个陌生的脸庞出现在他们眼前。

        王秋儿伸手在哑巴的全身上下摸了摸,愕然道:“是死于极寒。”

        庚辰颔首,五指一抓,万千水流成为了他手里最锋利精准的手术刀。

        纤薄冰冷的水刃刨开哑巴冰冷僵硬的尸体,纤细的水线将肌肉骨骼五脏六腑分离。

        庚辰紧紧皱着眉,有些懊悔,哑巴魂魄溢散,他也无法通过搜魂来获得情报。

        “是一尊魂王。”庚辰紧紧抿住唇,魂王在许多大势力中都属于可堪一用的战力了。

        “怎么办?”王秋儿修长的双腿来回拨动,等着庚辰提意见,她只是黄金龙,要她战斗没问题,其他的,请原谅她专业不对口。

        庚辰双目一合,一条条游动的水蛇以他为中心,顺着水流扩散。

        无孔不入的水流成为了庚辰的双眼,为他寻找哑巴到来的路径。

        刚刚哑巴情急危难,生死悬于一线之时,仍旧没有向上冲,而是在这附近徘徊,很明显这附近有一条暗道,不找出来,他哪里有心思去执行计划。

        王秋儿百无聊赖的在庚辰身边游动,优美的曲线展露。

        庚辰睁开双眼,右手握住王秋儿的皓腕,激荡的水流游动,送他们离开。

        王秋儿俏皮的眨了眨眼,剔透瞳孔中倒影着庚辰的侧颜,幽深寂静的黑暗里,只有庚辰身边莹莹微光照亮,空间虽大,却只有他们二人独处。王秋儿心中一动,若是他们一直能待在这里,该多好!

        她心中情感翻涌,在庚辰的侧脸上轻轻一吻。

        正在铸剑的姒穆清心神一荡,炉中燃烧的冰冷火焰差一点失控。

        庚辰目光转向王秋儿,强调道:“我只是一具分身。”

        “但你们的记忆情感感觉不是共通的吗?难不成你连自己的醋都吃!”王秋儿贴近庚辰的身边,唇角勾起,好奇而兴奋的问道。

        庚辰沉默,然后道:“但这具身体只是用太阴月华铸造成,虽然触感和常人无异,但…只是一具能量体。”

        “你能知道,对吗?”王秋儿美眸明睐,深情的注视着庚辰的容颜,似乎能通过庚辰一模一样的容颜看到某人。

        汹涌的水流激荡,庚辰和王秋儿被送入去了隐秘的地下暗道。

        黑暗的地下水道中,幽寂深邃,庚辰和王秋儿都沉默着,只有水流冲撞在青石上的声音回响,清脆幽远。

        庚辰目光在一块碎裂的青石处驻留,青石一面尖锐,侧面则圆润异常,分开浩浩汤汤的清水,时不时有细碎的石子剥落,顺着水流冲击而下。

        幽幽的模糊光亮隔着水面亮起,庚辰握住王秋儿的温暖有力的手掌,用力的捏了捏,提醒她小心。

        庚辰手指一点,一团水流就在他的指尖下塑型,一只大雁振动着流水的翅膀冲出水面。

        影影绰绰的人形晃动,嘈杂的声音传入水下,庚辰和王秋儿是何等的听力,轻而易举的分辨出来了声音中的信息。

        从那些信息中,得知他们仅仅是误打误撞,并不是真得知道暗道通向地龙门的密地。

        庚辰手一捏,一只只水雁,水蛙,水猪等各种魂兽形象被他捏了出来。

        王秋儿看着这些栩栩如生的魂兽,眼底闪过淡淡的羡慕,创造,这无疑是比单纯的毁灭更让生灵心折的能力。

        庚辰施展了一个小小的幻术,偏折扭曲了光线,然后和王秋儿光明正大的走了上来。

        骂骂咧咧的粗狂声音不断,一群身着铠甲的魂师三人一队,进退有据,互相呼应,彼此配合围剿,这些庚辰捏造的事物被打成了一团团溃散无形的水,扑洒在地上。

        庚辰目光一凝,这些魂师所用的技巧和战阵都是军中的手段,大开大合,仅仅是旁观都有一股沙场杀伐的惨烈气息。

        不知道他们是来自于哪国军队?天魂?斗灵?还是星罗?总不至于是日月吧?庚辰暗自嘀咕,旁观这些魂师的路数,时不时丢上一个手捏的造物,保持着对这些魂师的压迫。

        随着伤亡的渐渐惨重,这群魂师终于拿出了底牌。庚辰目光一厉。

        魂导器,虽然只是近战魂导器,但威力之强,与魂师的契合度却是远远超出庚辰的所知,庚辰很清楚斗罗三国的魂导器水平,他们拿不出来。

        庚辰停下了捏造水元素得行为,源源不断的水魂兽失去了来源,自然被魂师们一一斩绝。

        灭亡了威胁之后,这些魂师沉默有序的收敛了战友的尸体。

        庚辰准备和王秋儿动手,制住他们,拷问他们是哪一家军魂师?但意外情况打断了他们,让他们暂且停手,驻足观看。

        一个魂师一把扣住另一名魂师的脖颈,手上青筋暴起,缓缓提起,魂师面部被黑布遮掩,仅仅露出一双眼睛,怒目而视。

        “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说没有危险的吗?”魂师怒气冲冲,眼底中闪烁着杀意。

        被掐住喉咙的魂师双脚离地,露出的双眼中一片血色,双手使劲的掰扯着如同钢筋水泥铸成的大手。

        “广世,停手。不要如此粗暴的对待先生。”另一个魂师发话,听起来,他是这群军魂师的领导和率领者?

        名为广世的魂师松开铁手,被称作先生的魂师跌落在地上,踉跄着后退几步,瘫倒在地上,吞咽写下面上的黑布,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先生,你为我们献上一条可以快速攻下龙城的捷径,本是大功一件,但现在…我的部下已经损失了一半还要多?如若先生不能解释清楚,你不止无功反而有过,不止许诺于你的荣华富贵全数泡汤,而且我还要跟你算一算,引诱我部下陷入死地的账!”

        为首的魂师目光阴狠凶戾,淡淡的杀气萦绕,他的说法很明显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