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七章铸剑开始。

第二百五十七章铸剑开始。

        姒穆清领着王秋儿、凌落宸,和古月娜、雪霏两女重新回到了万载玄冰窟。

        王秋儿扫过澄澈寂静的冰蓝,金色眸子中闪过一片目眩神迷。

        凌落宸一脸的惊喜,美眸微微张大,修长的手指在胸前握起,按在自己的心口。

        惊喜、感激之情盈满了胸膛,让凌落宸大脑一空,做出了一个自己都没有预料的动作。

        凌落宸转过身,一把抱了姒穆清,仰起头,踮着脚尖,香唇在姒穆清的脸颊上一吻。

        姒穆清闻到一阵香风迎面而来,柔软如花丝绸的唇瓣在脸上一印,娇躯扑入他的怀里。

        姒穆清手下意识在丰盈柔嫩的地方一捏。

        凌落宸俏脸通红,下意识的啊的一声,娇躯从姒穆清怀里弹出,一双小手遮掩在胸前,羞答答的看着姒穆清。

        王秋儿脸一黑,右手火速抓住姒穆清的胳膊肘,使劲往后一拉。

        猝不及防下,姒穆清踉跄着后退:“嘶!”

        姒穆清吸了一口冷气,怒目而视,掰开王秋儿一根根的手指。

        五根清晰的青红手指印印在姒穆清的手臂上。

        “抱歉抱歉!情绪太激动了!”凌落宸双手合十,微微鞠着躬,唇角翘起一个可爱的弧度。

        “没事。”姒穆清对着凌落宸说,“你去修炼吧!我要和秋儿好好谈一下。”

        姒穆清挥了挥手:“雪儿,你去看一看望舒剑的设计方案,有什么意见尽快提,娜儿,我去和秋儿谈谈心。”

        王秋儿一只手臂环住姒穆清的脖颈:“好啊!我和和你好好联络一下感情。”

        一字一顿中,王秋儿手臂的力气逐渐加大,姒穆清逐渐感到窒息的感觉。

        姒穆清伸手握住王秋儿纤细雪白的皓腕,慢慢的,慢慢的拉开王秋儿的手臂。

        两人就这么一边拉扯着,一边向僻静无人处走去。

        “不要闹了。”姒穆清彻底的掰开王秋儿纤细柔软的手臂。

        “什么叫闹!”王秋儿磨着牙,眼神危险的盯着姒穆清。

        “不要跟我说,你避不开凌落宸的那一吻!而且还摸了她…”王秋儿恶狠狠的看着姒穆清,大有不给个交代,就让他血溅当场的感觉。

        “为什么要避开?”姒穆清理所当然反问王秋儿。

        王秋儿深吸一口气,努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你是有女朋友的。”

        “我有几个女朋友?”姒穆清又一次反问道。

        王秋儿沉默,没有回答,她忽然就意识到姒穆清的意思。

        “两个…半。”姒穆清竖起两根手指头,他笑了:“你觉得两个跟十个有区别吗?”

        “我能喜欢上娜儿后,又钟情于你,自然也会喜欢上别人。”姒穆清右手指尖顺着王秋儿完美的侧颜轮廓滑下。

        “要么专情一人,要么多情于众多,一个和两个尚有差别,两个和十个,真没有区别。”姒穆清悠然的说道。

        “秋儿,你要是为了这个吃醋,那你以后会泡在醋坛子里酸死,你的姐妹可不会只有一个。”姒穆清笑得肆无忌惮,“何况,娜儿还没有说话呢!”

        姒穆清眼珠向着古月娜的方向一转,王秋儿默然无语。

        古月娜笑意盈盈的在凌落宸、雪霏之间转悠,一点其他的神情都看不出,别说醋意和恼怒了,连一丢丢不满都没有,而且时不时的指点凌落宸,如何更好的吸收万载玄冰髓。

        “你不觉得她一点也不在乎你吗?”王秋儿虽然觉得这样有点挑拨的意思,尤其是她和古月娜是姐妹的情况下,但依旧忍不住的说道。

        “你觉得她不会吃醋对吗?”姒穆清点出王秋儿的说这话的原因,“实际上她还是会吃醋,而且醋劲还很大,只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只不过,她从来都注意形象,在你们面前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姒穆清轻轻抚着王秋儿的头顶,告诉她,她成长的路还长着呢…

        “还记得我们接下来的计划吗?”

        王秋儿闻言,回忆了一下,点点头。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姒穆清紧紧握着王秋儿的右手。

        王秋儿樱唇一撇:“你不是一样要跟来吗?虽然用的是化身庚辰。”

        “铸剑的时候,我离不开,不要说我了,娜儿雪霏落宸基本上都不能离开,只有一个人自己行动,要千万小心。”

        姒穆清强迫着王秋儿直视自己的眼睛,紫色琉璃眸中满满的担忧。

        王秋儿不以为意的说道:“不是一个人,你的分身不是和我一起去?”

        “是,一起去。”姒穆清的回答让王秋儿的眼角眉梢泛起微微的喜悦。

        忽然,听到外面的话语,王秋儿话语一转,杀意凛然。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小子!”

        姒穆清眼神一转,庚辰的分身踏步而来。

        王秋儿见状,心中委屈至极,没有办法对罪魁祸首束手无策,于是下手的动作又果决凌厉了三分。

        三千银发在空中飞舞,王秋儿为此,心中一阵气苦,汹涌澎湃的力量更上一层楼。

        龙吟凤哕之声炸开,层层气浪翻滚中,澄澈透明湖水中,几个已经人影像是已经团团围住了她。

        一抹血色出现在澄澈的湖水中。

        王秋儿松开手,一具无头尸身晃晃悠悠啊的坠入深渊。阿巴阿巴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原来是一群哑巴。

        庚辰想到这里,心中掠过浓浓的疑惑,刚刚的声音来自哪里?守在上面的虞璎和叶骨衣呢?更不用说还有地龙门守望相助以及这片极寒的环境对方是如何适应。庚辰目光一暗,传音给王秋儿。

        短短时间中,王秋儿已经把这群哑巴撕碎了,一个哑巴仗着灵活的身子和躲过王秋儿的攻击,啊啊啊!哑巴拼尽全力,确实从王秋儿的手中逃了出去。

        庚辰手中一道寒冷深邃的气劲附着在哑巴的身上。庚辰一只手搂住王秋儿纤纤细腰,一边追踪着哑巴。

        幽蓝黑暗的水中,庚辰面色一变,眉心紧蹙,王秋儿抿起唇,伸手抚了抚他的眉心。

        “没事,只要对方还对万载玄冰窟有祈求,总会露处狐狸尾巴。”王秋儿安慰姒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