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二章原委

第二百五十二章原委

        姒穆清听凌落宸道出三女这一段时间的经历,面露惊讶。

        这半个月中,三女一直处于艰难求生中,若不是被环境所迫,凌落宸的箭术也不会进步的这么快,生死危机最是可以激发人体的潜力,她们先是进入了天龙门的一方秘境中,那方秘境中涌现出了兽潮,她们的责任就是抵挡住兽潮,为天龙门彻底解决兽潮的根源争取时间。

        “没事吧?”姒穆清狭长的凤眸看着凌落宸苍白的肌肤,剑眉微皱。

        凌落宸嘴角向上扯起,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没什么大碍。”

        虞璎一向鲜艳的红唇失去了血色,嘴唇微动,似是想要说什么,叶骨衣拇指和食指捏住虞璎的衣袖轻轻扯了一下。

        王秋儿胳膊肘一撞姒穆清的肩膀,眼睛向着周围的狼藉的地面一瞥,只见道道剑痕犁开了地面,黑色的泥土翻出。

        姒穆清顺着王秋儿的目光一看,心中顿时觉得尴尬无比,她们在秘境中所经受的生死危机加起来估计也不如刚刚那一剑给她们的感觉强烈。姒穆清于是轻咳一声,避开了这个话题。

        “继续说吧,你们又是怎么来到这里?总不能说天龙门和地龙门的秘境是同一个吧?”

        “我们知道这里和地龙门有关系,还是基于之前见到了你们,玉天龙认出了地龙门少门主南秋秋。”凌落宸一点点的说着。

        “天龙门为了彻底解决兽潮组织了一批敢死队,杀入了兽潮深处,然后误打误撞我们就进入了这里。”凌落宸双臂环住曲起的膝盖,赤金的火光映照在她的脸上。

        姒穆清丢一根木柴进入篝火中,篝火发出噼啪的声音,温暖的热量随着火光传递到几人的身上。

        “误打误撞?”姒穆清自言自语了一句,“那为什么是玉天龙带队?天龙门的门主呢?”

        “老门主受了伤,兽潮中有十万年修为的魂兽。”叶骨衣在凌落宸说完后补充道。

        “封号啊?那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姒穆清奇怪的发出疑问,封号斗罗的实力他很清楚,凌落宸、叶骨衣和虞璎她们有像他一样近乎开了挂一样,有斗铠,有本命剑器,打不过也逃得掉。

        “因为我们根本没有直面那一只魂兽,天龙门主和十万年魂兽拼了个两败俱伤,我们借助这一个机会才杀进了兽潮最深处。”

        姒穆清双膝盘坐,牧星剑横放腿上,手指敲打着剑身:“然后你们就到了这里?”

        “我们是进入了另一个地方。”凌落宸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俏丽的脸庞上出现了幽深的恐惧之色。

        叶骨衣和虞璎的娇躯也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一下。

        “后来我们杀得精疲力尽之时,就被迫进入了这里。”叶骨衣说完后,银牙咬着下唇,那显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姒穆清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剑身,得得得,一声声回荡在所有人的身边。

        王秋儿抓了抓自己的秀发,看向古月娜,这里她应该是最了解情况的人。

        “有客人来了,穆清,你先去把客人了结吧!”古月娜只是侧着身子,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拨拉着篝火,无视了王秋儿的目光。

        姒穆清握紧了剑柄,眼中露出一丝茫然,精神感知全开,大量的信息流涌入他的脑海。

        铺天盖地的信息流包裹着他,天上云层的流动,地面上轻微的风流,尽数流入了他的脑海。

        姒穆清不喜欢这种状态,很烦,只要不忽略它们,那么就无法安静下来。

        然而现在,姒穆清主动打开了这个状态,在以他为中心的庞大空间里任何轻微的响动应该都无法逃离他的六识。

        然而现在他的精神感知被欺骗了,唯有第六感告诉他,刺骨的危险环绕在他们的周围。

        姒穆清浑身剑意凝练,剑念高涨,整个人就像一柄抵天神剑,锋芒毕露。

        他的剑念高涨扩散,融入到虚空自然之中,洞察万象。

        无数明光微澜在姒穆清的身边明灭。

        姒穆清忽然反手握剑,左手按住剑尖,背脊向先前一弯。

        锋锐的利爪刺在剑身上,划出一片火花。

        “这!”王秋儿双目一厉,双唇一抿,五指合拢,沉重的拳劲瞬间压缩凝实,金灿灿的龙拳狠狠的轰在黑影身上。

        黑影弹飞出去,就像哪吒脚下的风火轮一样转动着行走。

        王秋儿面上惊诧之色一闪而过,脚重重的踏在地上,气浪翻飞,整个人就像一颗流弹撞向了黑影。

        凌落宸接着火光看清了来袭的生命,本来就苍白的脸上更是缺少了血色:“秋儿小心不止一只龙蜥!”

        在王秋儿和龙蜥缠斗时,一只只龙蜥从地下跃出,翻滚着撞向所有人。

        姒穆清剑光一闪,牧星剑挥舞出一套大开大合,朴实无华的剑术。

        三指宽的幽深长剑似慢实快,从容不迫的击飞了所有龙蜥。

        凌落宸拿出大羿弓,一连九箭射出:“穆清,你去帮秋儿!”

        姒穆清面上惊疑不定,刚刚他的剑气绝对可以击破这个修为魂兽的防御,可龙蜥给他的长剑感觉不对,滑不留手。

        眼见王秋儿那里落入下风,又听得凌落宸的话,姒穆清于是丢了一个眼神给古月娜。

        姒穆清身上的锋锐气息淡去,整个人仿佛融入了蓝天白云,万物自然。

        砰砰砰,姒穆清一剑剑刺在龙蜥身上,强大的力量击打的龙蜥到处乱滚。

        王秋儿终于得以稍稍回气,平复了因为出手翻滚不休的气血,唤出了黄金龙枪,提枪杀了过去。

        姒穆清数百剑刺在龙蜥身体各处,一双眸子如冰似雪,冷静冷漠的分析着自己通过数百剑得出的信息。

        剑念附着在牧星剑上,丝丝剑气缠绕在鳞甲的缝隙之中炸开,九天星光遗落,朵朵剑花盛开,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气炸开了龙蜥的血肉筋骨。

        剑气跗骨,剑念流转,姒穆清仿佛化作清风徐来,无形的剑气炸开龙蜥的防御。

        一道锐利的冰箭从姒穆清炸开的伤口处射入,贯穿龙蜥的脑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