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叮嘱

第二百五十一章叮嘱

        姒穆清惊天动地的一剑过后,留下了遍地的狼藉。

        玉天龙和他的追随者们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凌落宸、虞璎和叶骨衣瘫倒在地上,天知道她们刚刚的心态,绝望无力,那种威力姒穆清只要稍微控制不住她们就死在他的剑下了。

        姒穆清反手握住剑,就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却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先是他的脸上出现了道道的血色剑痕,然后是一团团的血雾在他的身上爆开,骨骼碎裂的轻微声响连绵不断。

        原本干爽整洁的衣服瞬间就被鲜血浸透,成了一件血衣。

        “穆清!”看见这一幕的王秋儿也顾不得姒穆清刚刚那明显超越他自身等级的一剑。

        王秋儿匆匆跑到姒穆清身边就要扶住他,古月娜微微摇头,关心则乱,对王秋儿评价道,她伸出手拦住王秋儿,不让她去碰他。

        “还可以自愈吗?”古月娜问着姒穆清,换做其他人,古月娜现在就准备收尸或者复活了。

        姒穆清满是鲜血的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没问题!”

        王秋儿气急,这幅样子还说没问题,你都快死了。

        说完话,姒穆清身上涌现一股绵绵生机,护持住他的生命。

        然后一股凛然的危险压在了王秋儿、凌落宸、虞璎和叶骨衣的心头。

        无形的波动从姒穆清身上向着四周扩散。

        花草树木、飞鸟鱼虫、大地山川纷纷吐出自己最纯净的生命精华,从四面八方朝着姒穆清涌来。

        原本生机勃勃的秘境,在姒穆清这一招下,周围瞬间化作了死寂。

        姒穆清身周的虚空好似化作了一座天地熔炉,造化为工,阴阳为炭,万物生机为铜,无形无色的生机之火熊熊燃烧。

        一滴滴翠绿的液体滴落在姒穆清的头顶百汇穴。

        古月娜秀手缓缓攥起,尖厉指甲刺入掌心,剧烈的疼痛感才能让她压下心中本能出现的杀意。

        在失去了湖水镇压后,池底的毒火涌动着流淌,彻底爆发,吞没失去了生机的鱼虾水草的尸骸。

        古月娜见状,信手一拈,浩浩荡荡的大河冲向天空,穿行在天空中,落入化龙池中,填入了裸露的湖床、湖底,冰冷的水流和肆虐的赤金浆流一接触就发出沸反盈天的声音,蒸腾出大量的水汽。

        叶骨衣一幅三观崩碎,被玩坏了的表情,怔怔的看着这夫妻二人,她自诩天才,族中也说她天赋比万年前的先祖相比也只是欠缺了天使神祇的钟爱。

        他俩的修为真的是魂帝吗?虞璎见识浅薄,可在她的印象中,她见过的那位魂圣也做不到这一点。

        姒穆清身上的裂痕缓缓弥合,就像碎裂的瓷器再修,破碎的镜子重圆。

        凌落宸见识不少,出身名校,因此更加明白姒穆清身上的情况,刚刚的一剑让人惊骇欲绝,而现在的情况则是可称奇迹。

        王秋儿焦急的神色缓缓平静,想到了他口中提到过的天地长生策,心中一片火热。

        古月娜看见姒穆清的伤势消失的差不多之后,两根纤细的手指捏住他的耳朵,把他往一旁拽。

        “胡闹!你准备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古月娜目光仅仅有了这些变化。

        姒穆清讪讪笑道:“哪有!娜儿你想多了,而且你这个谚语用的不对吧。”

        “是我想得太多。还是你做得太多!”古月娜厉声喝问,咄咄逼人,她理智,不代表她不担心。

        古月娜声音由严厉转为柔和:“你的剑道境界现在远远超过你的修为,要小心,你现在就如同站在万丈高楼上,然而脚下却是空荡荡,仅仅只有几根白玉柱在支撑着,稍有不慎,就是大厦垮塌,跌入万丈深渊。”

        姒穆清默然无语,古月娜的话语正中他的要害,他的剑道境界一路绝尘,如今已经超过了他修为的支撑程度,好处就是他已经打通通往后面的道路,再无瓶颈可言,坏处就是曲高和寡,根基不稳,需要时时注意自己的心境。

        拥有同样的技巧,但在技巧上能够发挥多少的效果,也取决于心境,就像乔峰和张无忌的区别,而心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存在,它会受到喜怒哀乐的影响。

        姒穆清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古月娜的叮嘱。

        古月娜展露出一个清丽绝伦的笑颜,手指搭在姒穆清的手腕上,给他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立体的检查。

        “没有留下什么暗伤,看来天地长生策是真得不错!”古月娜夸赞了天地长生策的精妙绝伦,“但以后不要用这种手段了,熔炼世间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化作生机元气,滋养己身,这种手段太过于阴毒,而且会对于位面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姒穆清讪讪的答应古月娜,说到底这是天地长生策中的一种衍生手段,人体生机有限,而天地生机无限,故而炼万物以补自身,这是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古月娜和姒穆清商量完后,一齐找到了凌落宸、叶骨衣和虞璎三个女人,这时玉天龙和他的追随者们已经被五花大绑,关押起来,由王秋儿看守。

        “你们这是都缓过来了?”姒穆清在三女苍白,缺失血色的脸颊上扫过。

        “谢谢,我们都缓过来了。”凌落宸楚楚可怜的说道,语气中不在有昔日的清冷漠然。

        姒穆清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凌落宸和叶骨衣她们该不会被他刚刚那一剑打掉了心气吧!

        那可不行!修为可以练,天资可以通过后天来改变,但心气废了,一个人也就真的废了。姒穆清缓缓想到,他在凌落宸身上砸了那么多资源,要是废了,那他不就是血本无归了。

        “玉天龙为何而来?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天龙门和地龙门有什么关系?把你们知道的事情通通说出来。”古月娜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

        姒穆清拍了拍古月娜的手背:“慢慢来,不急。落宸她会跟我们说的。”

        叶骨衣和虞璎闻言一声苦笑,果然他最相信的还是知根知底的凌落宸。

        凌落宸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把原委缓缓道来。